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大堂集合
    倩倩和林诗音做出了一样的举动,林诗音抱住了小龙,而倩倩则是冲上前将冲出来的张铭全给抱住,方薇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位同伴,随即一咬牙,继续朝着前面跑去。

    方薇虽然不知道诗音为什么会要让自己去找那位怪人,但是她知道诗音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她现在要做的是找到那位怪人。

    方薇拼命的跑,而张铭全被倩倩给缠住并没有追出来,只是看着方薇的背影,脸上却是露出无所谓的笑容。

    因为,张铭全很有自信,方薇跑不掉的,这个山庄的人没有人逃得掉,他不需要着急。

    轻轻一甩,倩倩便是被张铭全给甩倒在地,而后,张铭全一脚踩在了倩倩的脸上,在祠堂内缠着小龙的林诗音见状立刻喊道:“张铭全,你不要伤害倩倩。”

    张铭全转头看向林诗音,脸上露出了笑容,收回了脚,直接是抓着倩倩的衣领将倩倩给从地上提了起来,“放心,都是同学,我怎么会伤害倩倩。”

    将倩倩给推入祠堂中,张铭全的目光看向他的表弟,而小龙却是点了点头,随即轻轻一晃便是将林诗音给甩在了地上,接着转身走出了祠堂,追方薇去了。

    张铭全的手上拿着电棍,就这么好整以暇的看着林诗音,而林诗音却是走到一边将倩倩给扶起来,而后目光和张铭全对视着,“张铭全,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诗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张铭全笑了,“只是诗音,虽然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我还是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是我杀死的刘士伟的,一切的证据可都指向杜武。就连杜武自己都是承认了的。”

    张铭全带着疑惑的表情看向林诗音,他自认自己的计划很完美,而一切也如他计划中进行的那样,刘士伟死了。杜武成为了凶手,没有人会怀疑他。

    “杜武不过是变成了你的替罪羔羊而已,没错,是杜武将刘士伟砸晕的,也是杜武将刘士伟给用袋子弄窒息的。但是医学上有一种说法叫假窒息。当时的情形应该是这样的:杜武用袋子将刘士伟的头给套住之后,感觉到刘士伟没有了动作之后便是松开了。”

    “杜武只是一个普通人,杀刘士伟的时候心里肯定是很慌张的,所以感觉到刘士伟不挣扎了便以为刘士伟死了,于是就抛开了。但是杜武没有想到,刘士伟没有死,刘士伟不但没有死,而且还站了起来,并且摇摇晃晃的朝着门口走去。”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你又没真正看到过。”张铭全摊了摊双手,说道。

    林诗音的手指着地上,同时手中的手电筒也是朝着地上照去,“因为这地上的血迹。”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可以看到从祠堂的中间位置血液一直快要到了祠堂门口处的。

    “其实当时第一次见到这现场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只是到底哪里不对劲我说不上来,但是这一次的时候我确实明白了,那就是这地上的血液。”

    “血液怎么了?”

    “杜武用重物将刘士伟给击晕,就算是击破了刘士伟的头,但正常按道理来说也是不会有这么多的血液流出来的。而且竟然快要流到了门口处,这本身就很不对劲,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靠门口的那边的血液不是一滩一滩的。而是呈滴落状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刘士伟曾经从地上站起来,捂着伤口朝着门口走去过。”

    张铭全的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可就这个你又凭什么怀疑我?我当时可一直是和你们在一起的。”

    “对,你当时是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的。但是当时天色很暗,而且我们大家心里又着急,所以就会忽略到很多细节,比如你表弟当时是真的跟在我们身后吗?”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双手不但粗糙而且还有老茧,这说明了什么,恐怕你这表弟的身份不简单啊。”

    林诗音笑了,笑着看向张铭全,“如果我猜想的没错的话,当时你表弟在刘士伟和杜武冲出去之后便是跟着出去了,他从头到尾目睹了杜武杀害刘士伟的过程,等到杜武走后,他看到刘士伟从祠堂内站起来,于是便上前将刘士伟给杀死了,而杜武不知道这一切,所以他一直以为是自己杀死的刘士伟。”

    “同样的,我们听了杜武的话后,也会深信杜武就是凶手。这真是一个设计的天衣无缝的局。”

    啪啪啪!

    张铭全鼓起了掌,“诗音,你真的很聪明,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你吗?除了你的美貌和知性,就是你的智慧吸引着我。”

    “然后呢,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到我的头上的。”

    “从杜武告诉我说他没有关掉摄像机,从你和小龙出现时候杜武的震惊,还有你说没有找到茹茹的时候。”

    林诗音目光看向张铭全,“杜武没有关掉摄像机,刘士伟不可能关掉,而茹茹没有这么做,那这摄像机又是谁关掉的?当时我就在怀疑这其中会不会有阴谋。”

    “而之后你和小龙出现的却是那么巧合,刚好是在杜武将一切都说了出来,将杀死刘士伟的事情往身上背之后,虽然,我要感谢你把我从杜武的手中给救了下来。”

    “但是你接下来的表现却有让我困惑,你竟然提议就将杜武这么绑在山庄让他自生自灭,这不像你以往的作风,你竟然还建议不要报警,也就是这个才开始让我怀疑你了。”

    张铭全没有说话,就这么沉默的倾听着。

    “接下来我问你找到茹茹没,你说在山坡下面没有发现茹茹,可杜武明明是将茹茹给推下去了的,所以我便确定你说了谎。”

    “诗音,”张铭全这时候却是开口了,“这一回你判断错了,我是真的没有看到茹茹,我和杜武在山坡下面搜寻了一个遍,没有茹茹的身影,而之后返回的时候,杜武才将我给电晕了,这一点上我没有骗你。”

    “而且,我和小龙先前会冲出去也是因为看到了茹茹,那不是鬼,茹茹没有死,只是等我和小龙冲出去之后,茹茹的身影又不见了,这一点到现在我都很疑惑。”

    张铭全皱了皱眉头,虽然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和计划中,但还是出了意外,茹茹消失不见又突然出现就属于意外。

    听到张铭全的话,林诗音也是愣了,这个时候张铭全不可能撒谎,那茹茹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不说茹茹,放心,只要她还在就跑不了,继续把你的推断给说下去吧,很精彩,我想听听到底我露出了多少破绽。”张铭全朝着林诗音说道。

    “是的,那些都是我的猜测,但真正让我确定了的是这录像的内容和另外一样东西。”林诗音将右手伸出,手电筒照向自己的手心处,那里,有着一块碎布,一块藏青色的碎布料。

    “这是我从祠堂的地上捡到的,上面还有血手印,我想,这血手印应该是刘士伟的,在有人让刘士伟窒息的过程中,刘士伟的手从对方身上抓下来的。”

    “我仔细回忆了,刘士伟和杜武身上的衣服都不是藏青色,所有人当中,只有你表弟是穿着藏青色的衣服,而刚刚你表弟进来的时候,我特意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你表弟的衣角处,果然发现其中有一块碎裂的地方。”

    “原来如此,看来小龙还是大意了啊。”

    张铭全摇了摇头,“没想到精心策划的一个局毁在了一块布料上,当真是失败。”

    “张铭全,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死刘士伟和杜武,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那一百万吗?”林诗音有些不明白,以张铭全的才能,要赚一百万并不是很难。仅仅是为了刘士伟的一百万而杀人她无法理解。

    “为什么?”

    张铭全笑了,“诗音,你不是很聪明吗,一切都被你给猜出来了,这最后一点就是我最大的秘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张铭全,你真是丧心病狂,亏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好人,没想到你是一个衣冠禽兽。”倩倩靠在林诗音的身上,开口骂道。

    “我衣冠禽兽,倩倩,何必把你自己说的多么高尚,当初是谁为了毕业论文而被导师带到宾馆去?”

    张铭全笑吟吟的看着倩倩,而倩倩在张铭全这话一出之后脸色瞬间苍白,没敢再开口说话了。

    “算算时间小龙也该回来了,诗音,你放心,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喜欢的女孩,我说过我不会杀死你的。”张铭全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朝着祠堂门外看去,只是这一看却是愣住了,因为,朝着祠堂走来的不是自己表弟小龙而是方薇。

    “小龙呢?”没有看到小龙的身影,张铭全脸色变得谨慎起来,朝着方薇问道。

    “那位叫大家都去大堂集合。”方薇没有正面回答张铭全的话,反而是面色古怪的答道。

    “那位,是谁?”张铭全愣了一下,随即却是反应过来,“那位姓秦的?”

    “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