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一百二十八章 原因
    当初,秦宇走后,崔永清便是决定将崔晓娇给送回城市,然而那时候的崔晓娇一心只在刘杰身上,又怎么可能愿意回去,于是便和崔永清吵了起来。

    但这一次崔永清是铁了心了,崔晓娇争吵无果之后,便是想出了另外一个办法,她假装上了车,结果却在下一个站便下了车,而后又偷偷的回到了莲花县。

    是的,崔晓娇回到了莲花县并没有回到村里来,与刘杰在县里幽会。

    刘杰此人对崔晓娇的身体又充满了兴趣,一段时间下来倒也是如胶似漆,但刘杰毕竟是一个个花花公子,崔晓娇带给他的也只是一时的新鲜感。

    一个月过去,刘杰便是对崔晓娇已经是失去了兴趣了,终于是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崔晓娇虽然是坠落了爱河之中,但到底还是有女人的敏感的,很快就让她发现了刘杰的变化,于是在一次暗中跟踪中,她发现刘杰进了县里的某家著名的娱乐会所,一直到深夜凌晨才出来,同时怀里还搂着一个女孩。

    这一幕让得崔晓娇气炸了,她没有想到刘杰电话里跟她说去外地处理一些业务,可结果却是在这里寻花问柳。以崔晓娇的脾气自然是忍不住了,当场就是拦住了刘杰和那女孩。

    崔晓娇以为,刘杰被自己识破了至少会显得愧疚,但是让崔晓娇没有想到的是,面对着自己,刘杰毫无愧疚,反而是一脸嘲讽的看着自己。

    “崔晓娇,既然你都已经看到了,那我就和你直说了,我已经是厌倦你了,咱两的关系也就这样结束了,这一个多月,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咱两说也不欠谁。”

    崔晓娇不知道最后她是怎么回去的。总之她没有和刘杰争吵也没有撕扯,就这么一个人走了。

    原以为自己这辈子找到了真心疼爱自己喜欢自己而自己也喜欢的人,但却没有想到结果竟然是如此的残忍,这个打击对崔晓娇来说是巨大的。巨大到她选择了轻生。

    第二天,崔晓娇便是一个人走到了县里的桥梁上,准备选择跳河自杀,不过最后却是被好心人发现通知了警察而被救了下来。

    崔晓娇想要跳河自杀,面对警察却什么都不说。警察在查看了崔晓娇的身份证件之后自然是要通知她的家人的,而崔永清在接到警方的电话之后才知道自己女儿竟然偷偷瞒着自己躲在了县里,而且这一躲就是一个月。

    等到崔永清赶到警察局的时候,愤怒的他直接是一个耳光扇在了自己女儿的脸上,然而,看到自己女儿不哭不闹,一脸麻木和悲戚的表情,崔永清最终又是抱着崔晓娇痛哭了起来。

    父女痛哭,崔晓娇终于是有些回过神来,脸上也不再是那种生无可恋的表情。眼神也不再是麻木。

    在崔永清夫妻的询问下,面对着自己的父母,崔晓娇终于是将一切都说了出来。而也就是这样,崔永清才知道自己女儿这一个呆在县里竟然是和刘杰呆在一起,而且也是刘杰怂恿自己女儿这么做的。

    现在刘杰转身就把自己女儿给甩了,这让知道真相的崔永清气的直接找上刘家,去找刘杰算账。

    一开始,刘达见到崔永清的时候态度还不错,但是当刘杰出来和崔永清对峙的时候,刘达对待崔永清的态度却是慢慢的变了。到最后更是直接是将崔永清给赶出了刘家。

    然而,崔永清虽然为人善良,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必须要为自己女儿讨回一个公道。于是便是在刘家外面蹲守,等到一次刘杰单独出来的时候,直接是将刘杰给揍了一顿。

    别看刘杰是人高马大的年轻人,而崔永清已经是四十多岁接近五十岁的人了,但论力量,两个养尊处优的刘杰都比不上天天在田地里劳动的崔永清。

    刘杰被揍。刘家自然是不甘心,直接是报警让人抓走了崔永清,而以刘家的能量,崔家想要将崔永清从派出所里捞出来却并不容易。

    尤其是刘家还拿着所谓的医院的验伤报告,说要将崔永清给送进牢里,这更是让崔家人急坏了,无奈,崔家想要向刘家低头了,但是崔永清却是不肯,他宁愿坐牢也不愿意自家人向刘家低头。

    只是,崔永清毕竟是在派出所里,而崔永清的老婆和崔晓娇为了救出崔永清不得不上刘家低头道歉,连着三天被刘家人给赶出来,最后母女两在刘家门前下跪,引来村民的议论,刘家人这才答应不起诉。

    崔家人对崔永清是隐瞒了这事情的,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最后崔永清出来之后还是从村民中得到了事情的真相,想到自己妻女跪在了刘家面前,第一次,崔永清对天狂喊着:“苍天无眼啊!”

    听到崔晓娇说到这里,秦宇的眼眶也是微微湿润了一下,因为他可以想象的到老崔内心的愤怒和迷茫。这样一个一辈子善良本分的老实人,一辈子遵循着祖上与人为善的祖训的人,可结果却落得一个女儿被人欺负,妻女跪在人家门前的下场。

    这又怎么能不让老崔狂吼苍天无眼呢?

    秦宇可以想象的到,老崔在吼出这句话时内心的那种悲愤和痛苦,这是一个坚持了一辈子与人为善的人突然发现自己所坚持的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种信念突然崩塌所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

    然而,在善人的人也是有血性的,崔永清没有再去正面硬扛刘家。是的,你刘家对不起我女儿,那当初我把那块风水地让给你,现在我就去收回来。

    于是,崔永清在一个夜晚,从山的另外一侧上了山顶,将当初秦宇的所有举动重复了一遍,因为已经有了先前两次的经验,崔永清已经是熟门熟路了。

    然而,因为是深夜,加上崔永清怕被刘家守山的人发现,所以连手电筒都没有带,就这么摸黑上山。所以没曾想就出了意外,一不小心踏空从山上滚落了下来。

    最后,还是第二天村里的村民在山脚下发现的崔永清的尸体。

    崔永清从山上不慎摔落而死,对于这个死亡结果崔家人不相信。但这是公安机关给出的报告,崔家人就算是不信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我爸肯定不是不慎摔落的,就算是黑夜,但是我爸的视力一直是很好的,不可能会摔落的。肯定是刘家人害的,是他们将我父亲给推下山的。”

    听了崔晓娇的话,秦宇没有表态,只是继续问道:“接下去的事情呢?”

    “就在我爸死的当天,刘家的那位也死了,真是活该报应。”

    刘家那位,秦宇知道崔晓娇说的是刘达的父亲那位刘家老头。只是,秦宇却又知道,刘家老头死了,对于刘达和刘杰父子来说。不一定就是坏事,没准刘达早就盼着这一天呢。

    刘家老头不死,那风水宝地给谁下葬去?

    事情的一切,到这里秦宇已经是全部搞清了,看着崔晓娇哭泣的脸,秦宇却是没由来的一阵厌恶,老崔会死,有很大程度的原因是因为崔晓娇。

    如果不是崔晓娇的任性,老崔又怎么会找上刘家,就更不可能会有后面的事情。

    只是不管怎么样。老崔已经是死了,而崔晓娇又是老崔唯一的女儿,这是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老崔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崔晓娇。

    “给老崔找好了墓地了吗?”

    “找好了。就在我太爷爷墓地的下面。”

    “怎么不葬那蜻蜓点水之山上?”

    “刘家人不让葬。”

    秦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半响之后才继续问道:“刘家什么时候下葬?”

    “不知道,不过应该就是这一两天了。”

    一边的刘鹏听着秦宇和崔晓娇的对话,他知道这时候是该他上场了,当下轻声说道:“秦先生,要不要我去查查?”

    秦宇点了点头。刘鹏便是走出了崔家,调查刘家对他来说并不难,很快就可以有结果

    “老崔的墓地先放一下,明天你们跟我去刘家一趟。”秦宇看向崔晓娇母女开口说道。

    “去刘家干什么?”崔母有些迟疑的问道,她现在对刘家是真的怕了,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这普通人家可以招惹的起的。

    “当然是去给刘家老头上柱香,既然刘家老头走了,作为邻居怎么能够不表示一下。”

    秦宇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是这笑容却是带着一抹阴沉,就连崔母和崔晓娇也都听出了秦宇话里的反意。

    “秦兄弟,刘家的势力太强大了,我知道你是想要为老崔讨回公道,可我怕到时候你自己也陷进去,那我可就更没法向老崔交代了。”崔母有些担忧的说道。

    “放心,我只是去上一炷香,我相信刘家人还不至于如此的霸道。”秦宇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而后看了眼憔悴的崔母和崔晓娇后说道:“你们去休息吧,今晚我在这里陪老崔唠唠嗑。”

    秦宇的话让得崔母和崔晓娇脸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不明白秦宇话里的真正意思,但崔母想到自己丈夫生前和这我秦兄弟似乎很聊的来,也就点头答应了。

    (未完待续。)

    PS:推荐一本书,鲁班传人在美国

    简介: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学生厉凌,脑中意外承传了一本《鲁班书》,成为了鲁班传人。

    木工厌胜术、木匠万法术、上梁术、机括机关术、堪舆命相术、破煞辟邪、寻龙探宝…

    掌握了这些鲁班术后,厉凌发现,他能接触到的领域更加宽广,眼中的视野更加开阔。

    世界诸多神秘事件、不解之谜、超自然力量等等,都在一一向他招手。

    他的人生,跨入了前所未有的精彩和逆天。

    其实他原本只想做学霸、大学毕业后在华尔街混个高级白领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