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我是来拜祭的
readx();    次日,金鸡报晓!

    秦宇原本坐在棺材前,当鸡鸣声响起之后,却是从地上站起,而后,拍了拍棺材,对着棺材说道:“老崔,看着吧,到底苍天有没有眼,很快老崔就会知道结果了。”

    秦宇伸了下懒腰,“老崔啊,你说你这不在,都没人给我准备给早餐,也没有了酒,这一趟我到你这崔家来是亏了啊。”

    而似乎是为了回应秦宇的话,在秦宇话音说完之后,这灵堂却是刮起了一道阴风,在秦宇的周身徘徊。

    “行了,老崔,我现在没法施展念力,就不和你说了,反正和你也没啥好聊的,你也就知道种菜除草,跟你说兰博基尼你知道是啥吗?”

    “你知道什么叫拉菲吗,知道什么叫人头马吗,知道什么叫LV吗?知道什么叫宝马吗,哦,这个你知道,刘达好像开的就是宝马。”

    秦宇就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老崔,你说你悲不悲催,你家老寿星都一百零四岁了还健在,你竟然走在老人家的前面,你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在秦宇自言自语的时候,刘鹏就站在灵堂外面,他的手里拎着两袋热乎乎的包子,这是他刚刚在村子里的包子铺买来的。不过,刘鹏却是不敢进去打扰秦宇,而是站在灵堂外面等候。

    刘鹏也听到了秦宇在灵堂内的自言自语,但刘鹏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因为他清楚,秦国师并不是在自言自语,应该是和这位叫崔永清的死者的魂魄对话。

    只是,让刘鹏有些好奇的是,他昨晚连夜去调查了崔家和刘家,知道崔永清就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在望眉村虽然是属于比较有头脑的,但是这样的人在全国没有个千万也有个百万,怎么就容劳动秦国师连夜从青城山赶过来呢?

    不仅是连夜从青城山赶过来。而且竟然还让秦国师在灵堂守了一夜,这崔永清到底和秦国师之间有什么关系,这就好像一个是平民老百姓,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庙堂人物。两者之间根本就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

    但是,疑惑归疑惑,刘鹏却是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问。

    “好了,今天我也该去刘家了。不过老崔你就呆在家里吧。”

    当第一缕阳光洒在望眉村的时候,秦宇终于是走出了灵堂,而一旁的刘鹏连忙迎上前,“秦先生,您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没吃过,这是我从村子里买的包子,您要不要尝尝?”

    “谢谢。”

    秦宇点了点头,接过了刘鹏手中的包子,同时说道:“害你也陪着我挨了一天饿了。”

    “没关系的,能陪着秦先生是我的荣幸。跟着秦先生能说到很多东西。”刘鹏连忙答道。

    秦宇哑然失笑,他知道刘鹏这是奉承自己,也许,换做玄学界的人跟着自己确实是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是刘鹏却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比一般普通人知道的多一点事情的普通人。

    不过秦宇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说的越多只会让这刘鹏越紧张,这让秦宇有些理解那些位居高位的人有时候为什么会慎言慎行了,因为任何一个举动都会让得下面的人无数的猜测和紧张。

    解决掉了几个包子之后,另外一边。崔永清的老婆李翠英和崔晓娇也是从内里走了出来,两人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手臂上绑着黑布,神态憔悴。显然是没有睡好。

    看了李翠英和崔晓娇母女一眼,秦宇说道:“走吧,去刘家吧。”

    “真的要去?”李翠英还是有些担忧。

    “妈,怕什么,那刘家还能把咱们给杀了不成。”崔晓娇在一边倒是咬牙切齿,她对刘家充满了仇恨。刘杰玩弄了他,刘家又害死了她父亲。

    “放心,只是去上香而已,刘家还不至于这么霸道。”秦宇淡淡说了一句,抬脚就是朝着门口走去。

    一直站在秦宇身侧的刘鹏听到秦宇的话后,再看看李翠英脸上的担忧之色,心里却是暗道:“刘家和秦国师相比,那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差距,有秦国师在,刘家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

    不过,这些话刘鹏也就是在心里说说,从目前情况来看,崔家人不知道秦国师的身份,既然秦国师没有告诉崔家人,那他自然也不能透露秦国师的身份。

    刘家!

    和崔家的冷清不同,虽然是大清早的,但刘家大门便是聚集了不少人,进进出出的人几乎就没有停止过,刘家虽然是举办丧事,但偏偏做出了喜事的气氛。

    丧事办三天,刘家大摆丧宴三天,除了没有肉菜和用的菜油炒菜,几乎是和酒宴没有差别了。

    所以,当秦宇带着李翠英和崔晓娇母女来到刘家大门前的时候,正在刘家院子吃着早餐的村民们上一刻还高谈阔论,下一刻便是集体失声了。

    崔家和刘家之间的恩怨,已经是传遍了整个望眉村,望眉村的每一个成年的村民都知道两家之间的恩怨,当初李翠英和崔晓娇母女两在刘家大门前跪下的一幕不少村民可是亲眼目睹着。

    以刘家和崔家之间的恩怨,李翠英和崔晓娇母女两出现在刘家,让得在场的村民惊讶,因为他们相信李翠英和崔晓娇母女绝对不是来参加葬礼的。

    崔晓娇的目光在这些村民的脸上扫过,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之色,而这些村民目光与崔晓娇对视之后都微微低下了头不敢再和崔晓娇对视。

    因为,他们知道崔晓娇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嘲讽之色,因为他们都曾经或多或少的得到过崔家或者是崔永清的帮助。

    崔家的大鹏蔬菜,村子里几乎可以说是挨家挨户都吃过,而且还是崔家免费送给他们的,另外有时候家里有一点事情需要帮忙,崔永清也都会很热心,哪家建造房子缺钱了,只要是找崔永清借,少的一两千也是有的。

    所以,崔晓娇的那嘲讽目光让得他们心生愧疚,但是要他们在崔家和刘家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他们还是会选择刘家,因为刘家有钱。

    刘家已经答应那三百万出来在村子里办厂,并且承诺到时候会招村里人到厂里上班,每个月最少有两千工资,而且不需要文凭,只要是五十岁以下的都可以进厂。

    一个月两千,这对于那些三四十岁的妇女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这群人因为文化程度低,到外面也找不到工作,也就只能在村子里下田务农。

    但现在种田能赚多少钱,一亩地累死累活恐怕收成也就几千块,哪有在刘家工厂里上班赚钱的多。

    不过,村民们也都知道,虽然刘家说村子里的人只要满足条件都可以到厂里上班,但是大家也都清楚,一个厂子肯定是不可能把整个村子的人都安排进去的。

    而到时候,到底同意谁进厂子,还不是刘家说了算,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这些村民才选择了和崔家不来往,因为和崔家来往要是被刘家给记恨上,那就肯定别想在刘家的工厂里上班了。

    人就是这么现实的,面对着刘家抛出的诱饵,他们已经是忘记了崔家当初对他们的好了。

    “你们来干什么?”

    人群的寂静也是引起了刘家灵堂内刘家人的注意,两位刘家年轻人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李翠英和崔晓娇,皱了皱眉,其中一位开口嘲讽道:“怎么,难不成你们母女两还想在我们家门口给跪着,难不成你们崔家人都这么贱,是跪上瘾了?”

    “你们刘家这群畜生迟早会遭到报应的。”崔晓娇看到自己母亲脸上变得苍白,在一旁开口咒骂道。

    “你说什么,崔晓娇,你有本事再说一遍,怎么,想在我刘家面前闹事,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也就是一个被我家堂哥玩弄的残花败柳而已。”

    “我跟你拼了。”崔晓娇一听这话,当场双眼便是充血,就要朝着刘家的这两位年轻男子扑去,不过,下一刻却是被秦宇给一声喝住了。

    “崔晓娇,给我闭上你的嘴,现在老崔不在了,没有人会把你当宝贝,给我收起你的大小姐脾气。”

    秦宇的话让得崔晓娇一愣,下一刻脸色也是同样的苍白,是的,最疼爱她的父亲死了,而她的那些叔叔伯伯却是对她充满了不齿,一个未婚家的大姑娘跟着一个男人同居了一个月,简直是丢尽了崔家的脸。连爷爷见到她也是忍不住的唉声叹气。

    甚至崔晓娇还知道村子里有人在暗地里笑话她,可这一切又能怪的了谁,只能怪她自己当初鬼迷心窍被刘杰欺骗,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种下的恶果。

    崔晓娇悲怆一笑,却是没有再开口了,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秦宇的目光从崔晓娇的身上收回,落到面前的两位刘家年轻人身上,而两位刘家年轻人此刻也在打量着秦宇,其中一位仰着头斜视着秦宇,“怎么,你是崔家找来的帮手吗,是打算来我刘家闹事?”

    “当然不是,听说刘家老爷子走了,我是来祭拜一下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