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192章 救人之法
    京城,郊区!

    来到一座庄园面前的秦宇,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栋庄园,这一栋庄园,他并不陌生,甚至,在他所知道的玄学界中有关于他的事迹传闻当中有这么一种说法。

    这庄园,是他秦国师真正扬名玄学界被各大势力所铭记的一个舞台。

    没错,这里就是当初三会大比举行的地方,就是在这里,秦宇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带着玄学会一改以往三会垫底的成绩,一下子摘得了桂冠。

    也就是在这庄园内,秦宇才被提到了千年不世出的妖孽天才的地步上。

    而对于秦宇自己来说,也正是当初的庄园之行,才让他进入了三十六洞天福地,见识到了一股隐匿的恐怖力量。

    也是这一次的三十六洞天福地之行,让他的实力暴涨,甚至还拥有了第二元神分身。

    然而,对于秦宇来说,最重要的却不是这些,对于秦宇来说,最重要的是他在这庄园内的幻境中明悟了自己对莫咏欣的真正感情,不至于让自己以后后悔终生。

    现在,在一次站在这庄园门前,秦宇却是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是推开了那庄园的门。

    当年,这庄园是三大协会的会长合力才能打开,但此刻这庄园的门在秦宇的轻轻一推之下便是缓缓打开,紧接着,秦宇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这门缝之内。

    庄园之内,和秦宇等人当年进来之时一样,一片宽阔的广场和寂静的环境。

    走到广场的中间,秦宇的目光落在了地上,那里,碎石满地。同时也有两座高达的石碑耸立在那里。

    秦宇的嘴唇微微抿起,思绪回到了当初的三会大比时。

    三会大比,其中有一场比试便是三大协会的选手在这石碑上留下印记。

    而这里之所以还只有两块石碑。是因为当年属于玄学会的那块石碑被自己给拍碎了。

    想到这里,秦宇也是微微摇了摇头。现在想想,自己当初还真是有些年少轻狂。

    “秦国师这是旧地重游,想要回忆一下自己的光辉过去?”

    一道苍老的声音在一侧响起,秦宇的目光朝着广场的左侧看去,那里,一道身影正慢慢的走来。

    “故地重游,回想起当初在这里经历的事情,难免有些感触。让伯老见笑了。”秦宇目光看向老者,说道。

    没错,这道向秦宇走来的身影就是这庄园的主人,当初三会大比时候唯一的主持人和裁判伯战。

    和几年前相比,伯战没有多大的变化,除了脸上的皱纹又微微深了那么一点。

    “这个庄园,除了三会大比的时候会开放,其他时候任何人都不能进来,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伯战的目光在秦宇身上打量了几眼之后,目光落在了秦宇的右手上拿着的枕头上面。老眼微微眨动了几下。

    “伯老,这一次晚辈来这是有一事想要请伯老帮忙。”秦宇也是看向伯老,直接说道:“我的师兄为了保护我的妻子和孩子而燃烧掉了元神。”

    “秦宇。你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燃烧了元神便是意味着魂飞魄散,你来找我干什么,你不会以为我有办法帮你救活你那师兄吧。”

    伯战直接是打断了秦宇的话,“我的实力可比不上你秦国师,你秦国师都做不到的事情我自然也做不到。”

    秦宇的眸子也是闪烁了几下,如果,没有人提醒他自然也不认为元神燃烧之后还有办法复活,就算真的是有办法复活他也不会想到伯老。

    但是那个人已经是很明确的告诉过他了。自己师兄虽然燃烧了元神,但并不是就没有机会复活。而要复活自己的师兄,那就要到京城庄园来找伯战。

    实际上。秦宇当初会收手的原因,不是为了成全钱多多等师兄弟,而是因为在当时那人给他传音,告诉了他上面的消息。

    而这,才是秦宇真正收手,最后同意了十年之约的真正原因。

    “伯老,晚辈既然会找上您,必然是知道一些信息的,只要能够复活我师兄,有什么要求伯老您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必然全力以赴。”秦宇朝着伯战诚恳的说道。

    伯战的老眼微微眯了起来,“全力以赴?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最多只能够施展两次念力,你拿什么去全力以赴?”

    秦宇眸子急骤收缩,带着震惊之色看向伯战,自己身体的状况,连云松子三人都看不出来,而这伯战的实力还不如云松子三人,可却看出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但是震惊过后,秦宇的心中反而是带着狂喜,因为这说明了伯战没有表面这么简单,而这也意味着也许伯战还真的有救活自己师兄的办法。

    “大道伤痕,凭着不死之身能够撑到现在你也算是幸运和大胆。”

    伯战的话又让秦宇再次震惊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在伯战面前仿佛是没有了秘密可言,大道伤痕和不死之身竟然都被一眼看出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看出自己身体中的其他秘密,比如诸葛内经。

    要是换做以往,秦宇肯定是会对伯战进行试探的,但是此刻他到这庄园的目的只有一个,至于伯战的身份来历还有神秘之处在这个目的达到之前都可以先不管。

    “伯老真是好眼力,一眼便是看出了我身上的这么多问题。”

    “不用恭维我。”伯战摇了摇头,“秦宇,元神死亡便是真正的魂飞魄散,这是天道法则,是这个世家的规则,谁也不可能逆转这个规则的,你还是离开吧。”

    说完这话,伯战便是不再理会秦宇,转身,朝着左侧的原路走回去了。

    “难道伯老不想知道,到底是谁让晚辈来找您的吗?”看到伯战转身要走,秦宇开口喊道。

    听到秦宇这话,伯战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秦宇,“何人?”

    “那人让我给伯老带一句话。”秦宇没有正面回答伯老的话,“瞒的了一世,却瞒不了一个轮回,不该存在的却活了下来,当真是好手段。”

    “你……”

    秦宇完完全全的将那位的话给说了出来,然而落在伯战的耳中,却是让伯战神色大变,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冷静和淡定。

    “你……你到底是谁?”伯战脸上的青筋抽动,就连身躯也是有些微微的颤抖,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秦宇。

    “伯老,我就是秦宇,不过这话却是那位让我转述给你的,说是来自于老友的问候。”秦宇答道。

    看着伯战的情绪都因为激动有些失控,秦宇的心里也是冒起一团疑云,因为他不明白为何伯战会因为这句话而有如此大的反应。

    这句话秦宇在来的路上曾经琢磨过,从字面上来理解的话,这话的意思应该是说该死之人没有死,而且还瞒着所有人活了下来。

    但是秦宇知道,这话绝对不只是这么的简单,肯定还有更深层的意思,只是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许只有那位和伯战自己知道。

    盏茶时间之后,伯战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面带复杂之色的看向秦宇,“你想要救你师兄不是没有办法,但是我告诉你,这办法不是那么的简单,而且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多谢伯老。”

    秦宇没有表态什么,但是这句“多谢伯老”已经是表明了他的决心了,不管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不会放弃。

    “你跟我来吧。”

    伯战深深看了秦宇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朝着前面走去,而秦宇听到伯战这话,脸上也是露出了喜色。

    那位,没有骗自己,伯战确实是知道如何复活自己师兄的办法。

    伯战在前面领路,秦宇跟在后头,先后走过了三个回廊,穿过了六个天井,最后,出现在了后院深处的一座偏院前。

    站在这座偏院大门前,秦宇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因为,这座偏院给他一种很邪门的感觉。

    站在这里,秦宇感觉不到院子内的任何生机的存在,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气场流动,而这,却是极其不正常的。

    哪怕是一个荒废的院子,里面也会有杂草,或者是老鼠蟑螂之类的动物存在,这些,都是生命,只要有生命存在就会有生机。

    但这个院子,给秦宇的一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口棺材,一口紧闭的棺材,除了死气之外再无其他。

    站在院子前的伯战,神色也是有些复杂,这院子,如果可以,他一辈子都不想再踏入一次,而从他接手这庄园之后,也只是踏入过这院子两次。

    “跟我进来吧。”

    站在院门前半盏茶的时间后,伯战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迈步朝着前面走去,踏上院子门前的台阶,最后,将院子给推开。

    古旧的木门发出吱吱吱的声响,伯战的身影一闪而逝消失在门内,然而,秦宇并没有立刻就跟随进入,相反的,秦宇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怎么可能!”

    秦宇呢喃了一句,脑海中却是大门打开,伯战的身影闪入这大门内瞬间留下来的那个背影上面。

    ps:好了,九灯回到家了,恢复更新,今晚三更打底,先去吃个晚饭,最后两天了,大家有月票别留着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