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362章 疯狂的不止是秦宇
readx();    “失败了吗?”

    “大山宗师失败了吗?”

    人群有些议论,因为大山老师目前的状态实在是太不好了,那苍白的脸色和浑身的伤痕已经是表明了一切了。

    “连大山宗师都闯不过这血雷吗,难道这血雷真的有这么的恐怖?”

    玄学界人有些绝望,好不容易玄学界有一位真正的尊者了,可最后却是渡劫失败。

    秦宇的眸子看向大山老人,而后又看看血云所在之处,和玄学界人不同的是,他并不觉得绝望,因为大山老人还没有失败。

    尊者渡血雷之劫,失败的后果就是形神俱灭,而大山老人虽然受伤,但至少还活着,也许这不能说明大山老人已经是成功了,但至少是说明大山老人没有失败。

    “此人不行了,下一刻便是会被这血雷之劫摧毁,诸位,等到此人陨落,一起出手灭杀秦宇。”

    三十六洞天福地的几位峰主暗中交流,秦宇杀死了叶望,确实是不至于让他们彻底和玄学界开战,但是灭杀秦宇替三十六洞天福地雪耻是必须的。

    没有任何的言语,大山老人的目光望向那血云所在之处,下一刻,整个人的气势却是又一次攀升。

    “杀!”

    大山老人只有这一字出口,下一刻人便是再次冲入了血云之中,搅动着血云又一次翻滚了起来。

    “哼,没用的,既然先前失败了,那这一次也不会成功。”

    三十六洞天福地的那些峰主对于这血雷之劫很清楚,因为他们有的人当中也渡过这血雷之劫,越是到后面,将会越难渡过。

    三十六洞天福地的这些峰主,已经是在开始等待着大山老人的失败了。

    然而,下一刻!

    “这?”

    消失的雷声再一次震天响起,而且,比起上一次来,声音还要浩大,那血红色的雷光哪怕是有着血云的遮挡,流露出来的余光依然是刺目的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我的元神不止是颤抖了,我的元神在恐惧。”

    “我的也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渡过了雷劫了吗?”

    玄学界的宗师们惊骇,而三十六洞天福地的这些峰主们在这一刻却是有着极强的念力波动,很显然内心也是十分的不平静。

    秦宇的某在这刹那之间却是射出一道亮光,他就知道,大山老人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便是失败。

    大山老人,甚至比他还要疯狂。

    自己,是以半步尊者的境界去挑战一劫尊者,这已经是让所有人觉得震惊和不可思议了,打破了玄学界这么多年来的历史。

    然而秦宇知道,大山老人此刻所做的事情,比起自己来说是只大不小,因为大山老人此刻所做的,同样是玄学界前所未有的事情。

    “他怎么敢的,一次连渡两次血雷之劫,他怎么敢的?”

    三十六洞天福地的一位峰主声音带着颤抖,血雷之劫每一次他们都要渡的小心翼翼,一般来说,渡过一次之后,至少五十年内是不会再渡劫,所以,当他们听到雷声再次出现的时候,那种震惊丝毫不比下方的玄学界人少。

    血雷之劫分两部分,一为雷劫,一为血劫,每一部分都只会有一次,所以,先前雷声消失,便已经是意味着大山老人渡过了雷劫了。

    然而现在,雷声又一次响起,那么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大山老人已经渡过了这一劫血雷,再次冲击二劫血雷了。

    “此人比秦宇还要疯狂,竟然敢连续冲击两次血雷之劫。”

    “哼,真是太狂妄了,普天之下还没有人能连续渡过两次血雷之劫的。”

    听到三十六洞天福地的这些峰主的话,秦宇却是笑了,而后朗声道:“以前没有,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尝试过,但却不代表着后世之人也不能。”

    “历史,就是用来打破的,我辈修道之人,如果连这点道心都没有,只会循规蹈矩,那何尝的逆天修行!”

    秦宇的声音如洪钟一样清楚的传入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中,不少年轻人听到秦宇的话后浑身一震,而后眼中放射出亮光。

    “这个世上,没有永恒的规则,前人没有做到的事情,不代表我们就做不到!”

    如果说,这样的话,换做另外一个人来说,可能不会给人带来震撼,但是,说这番话的是秦宇。

    秦宇,一个出道玄学界以来便是打破一次次人们的认知和常识,创造一个个奇迹的人。

    所以,这个话由秦宇的口中说出来,最有说服力和震撼力。

    “既然各位峰主认为大山前辈闯不过去,那不如我们就打个赌可好!”秦宇的话锋一转,看向三十六洞天福地那十五位峰主的意念所在之处。

    “你想赌什么?”

    “赌一座山门!”秦宇眸子蓦然睁开,爆射出一道精光,“如果大山前辈不能闯过这血雷之劫,那么你们三十六洞天福地回归之后,按照约定划分的地盘,我玄学界再让一座山门给你们。”

    “但如果大山前辈闯过了这血雷之劫,那么你们三十六洞天福地也让出一座山门给玄学界。”

    “这个赌,你们敢不敢接!”

    这一刻的秦宇目光凝视着这十五位峰主的意念,带着无尽的张狂。

    下方所有的玄学界人在秦宇这话一出之后全都是浑身一震,不过却是没有任何人有不满和异议。

    因为,如果没有秦国师,也就没有现在和三十六洞天福地的合约,到那时候恐怕连现在十分之一的山门都保不住。

    “好好好,本座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有如你这么张狂的人,既然你要赌,那本座就和你赌。”

    三十六洞天福地的峰主应承了,因为他们不觉得大山老人可以成功闯过。

    秦宇没有再说话,目光静静的看向血云之处,他对大山老人有信心,因为他相信,如果大山老人没有把握的话,是不会去闯这第二劫的。

    因为,大山老人和自己心里一样清楚,这一次的计划,是绝对不允许失败的,一旦失败,不仅仅是两人死亡这么简单,整个玄学界都将会因此而遭殃。

    以整个玄学界的未来作为赌注进行的计划,每一步都要走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时间,慢慢的流逝,现场,一片沉寂。

    一个时辰之后,正当众人等待着有些焦急的时候,一股至纯的气息却是从血云之中散发出来。

    三十六洞天福地的十五位峰主在这一刻面色大变,而秦宇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这种气息,让我的元神觉得好舒服。”

    “我也是,我的元神都想要脱离体内朝着这气息追逐而去了。”

    这是一股比龙脉之气还要纯净的气息,然而和龙脉之气不同的是,龙脉之气滋养的是身躯,但这种气息却只对元神有效,只有六品宗师以上的境界才可以感觉的到。

    “我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记载,尊者渡过血雷之劫后,元神便是会得到沐浴,所有的伤势都会复原,难道,就是因为这气息的原因。”

    “对,肯定是,我的元神在三十年前的时候曾经受过一点小伤,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曾痊愈,但是刚刚在这气息之下,我的元神上的小伤竟然好了。”一位门派的掌教一脸的激动,元神之伤是最难愈合的,这么多年来他为此找遍了方法和吞食一些天材地宝,但效果都不大,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在这里因为被这股气息给拂过就好了。

    血云慢慢散去,在这庄园的上空,只剩下了一道身影站立在那里。

    呼!

    人群一阵欢呼,因为那道身影正是大山老人,此刻的大山老人,神情无喜无悲,元神已经是回归了**,但是整个人却仿佛年轻了五十岁。

    这不是真正的年轻,而是气血的提升,这是寿命的提升。

    大山老人,最终还是成功了。

    “一次连过两道血雷之劫,大山宗师创造了一个奇迹。”人群中有人欢呼。

    那些族长和掌教们也是一脸复杂之色的看向大山老人,这个在百年前压着他们黯然无光的末法时代第一天才,在经过了五十多年的沉寂之后,终于又一次在世人面前展露出来了他的璀璨光芒。

    “感谢诸位道友前来观看老夫渡劫,老夫无以为报,这一道元神之露便是送给众位吧。”

    大山老人开口了,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那种笑容,右手一扬,一滴液体在他的手心蒸发,而后,和先前一样的至纯气息再一次充斥着整个庄园。

    下方的玄学界的那些宗师面露狂喜之色,一个个连忙召唤出来元神,拼命的吸收这气息,因为他们知道,这气息对他们来说是大补之物。

    就连秦宇也是有些触动,吸收了一道这气息之后,虽然元神没有多少变化,但却也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传出来。

    唯有三十六洞天福地的那十五位峰主面色难看,甚至其中还有几位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元神之露他们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那是对渡劫成功者的奖励。

    如果是如液体一样的元神之露对他们还有所帮助,但是这化作了气息的,对于他们这些尊者来说根本就用不上,更何况他们还不是本体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