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441章 亲情之梦
    幽梦草,最大的作用就是在梦中斩掉自我。

    幽梦草,提供的是一个梦境,只是这个梦境十分的真实,真实的和现实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秦宇先前选择斩掉秦阳对惜若的那份情,便意味着斩掉了自我,便是可以从梦中醒来,踏入尊者境界。

    然而,秦宇选择了放弃,哪怕明知道这只是梦境,哪怕明知道要想成为八品尊者,那就必须选择一个自我斩掉。

    秦阳,就是秦宇自己!

    他自己做不到,宁愿在心底里将这保持成一份回忆。

    下一个梦,秦宇又化身成为了一个贫苦人家的孩子,他有一个妹妹和弟弟,而他的父母在他十岁的时候便是死了。

    长兄为父,这一世,秦宇一个人扛起了家庭的重担,为了培养自己弟弟和妹妹长大成人,十一岁的时候便是辍学打工。

    在小作坊当过童工,也干过服务生,甚至,还拉过皮条,只要是能够赚到钱,可以说所有能干的活都干过了。

    而秦宇的弟弟和妹妹也没有辜负自己哥哥的一番努力,姐弟俩的学习成绩都很好,两人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名牌大学。

    对于这一世的秦宇来说,他最大的心愿便是希望自己的妹妹和弟弟生活可以过得好,看到妹妹和弟弟都这么争气,考上这么好的大学,秦宇便是觉得很满足了。

    然而,生活总不会那么的简单。

    因为童工的缘故,秦宇的身体提前透支了潜力,二十六岁的人,身高却不到一米六,最重要的是,苍老的和四十多岁的人一样。

    就像所有狗血的八点档电视剧一样,秦宇也遭遇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弟弟和妹妹不喜欢见到他。

    尤其是他每次去学校给弟弟还有妹妹送钱的时候。

    “哥,你不要再来我学校了,我现在周六周末兼职可以给自己赚取生活费了。”这是秦宇妹妹对秦宇说的话。

    “哥,我最近正在追一个女孩,她家庭条件挺好的,所以哥你以后能不能不来我学校,有什么事情的话给我打电话,我从学校出来找你。”

    两个天之骄子一样的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他们不想被同学们看不起和轻视,所以,他们选择性的忘记了,如果当初不是为了他们,他们的哥哥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然而,即便是如此,秦宇对自己弟弟和妹妹依然是没有任何的怨言,以后,却是真的不在去弟弟和妹妹的学校。

    后来,秦宇的弟弟和妹妹都毕业了,也都各自找到了工作,而秦宇,则是在家乡守着当初父母留下了那三亩地,每年都把收割下来的玉米还有番薯给在大城市里的弟弟和妹妹给送去。

    虽然,他不知道,他送过去的这些东西,最终都是在一个角落里发霉,然后被丢入垃圾桶中。

    甚至,他都不知道,他的弟弟和妹妹早就已经是换了地方居住了,他所寄送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寄送到自己妹妹和弟弟的手中。

    “哥,我要结婚了。”

    “要结婚了,那是好事啊,妹妹,哥哥这就赶过去。”

    “哥,不用了吧,太远了,时间来不及了,我叫二哥来主婚了,等过段时间,我和我老公来看哥你。”

    “这……”

    秦宇手中的玉米掉落在了地上。

    “哥,怎么了?”

    “没事,那好,等到你们来的时候,哥在给你弄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石耳。”

    “哥,现在谁还吃那东西啊,太不干净了。”

    电话挂掉,秦宇看着饭桌上的那一碗石耳,那是每到打雷下雨的天气,从山上那些石块上面刮下来的类似于木耳一类的菌类野菜。

    “不干净吗?”秦宇呢喃着,那一张满是褶皱的脸又深了几分。

    一个月后,秦宇的电话再一次响了。

    “哥,我要和小英结婚了,你要来参加婚礼吗?”

    “要,我这就让村长帮我买车票,连夜就过来,这结婚的一些习俗你不了解,我要和你说说的。”

    秦宇一脸的高兴,自己妹妹嫁人了,而现在自己弟弟也要成家了,他终于是完成了父母临终前对他的嘱咐了。

    “哥,不用了,你人来就可以了。”电话那头,弟弟的声音有些冷淡。

    “那怎么行,这彩礼钱什么的都不能少的,哥这些年也存了一点钱的。”

    “哥,人家小英家那边给买了房子,给买了车子。”

    秦宇愣住了,房子他不知道,但是车子他知道的,好像最便宜的都要好几万一辆,上次村子里的二蛋开了一辆车回来,据说是花了十八万,可把整个村子的人给镇住了。

    大山深处的小山村,十八万那是什么概念,他们一年在地里干活,也就赚那么个五六千,十八万,那得是他们干上个三十年才能存下这笔钱。

    “哥,人家小英家什么都不缺,而且一切都给包了。”

    “小英是家里的独生子女,所以小英的父母希望我两生的孩子能够跟小英姓。”

    “你说什么!”

    秦宇的眼睛瞪得老大,孩子跟女方姓,那不是和上门女婿一样了吗?

    这……这让他怎么和死去的父母交代?

    “哥,那不然还能怎么样,你知道现在的城市生活压力有多大吗,一套房子要几百万,就是首付也要五六十万,我才毕业多久,哪里有这么多钱。”

    “而且,小英怀孕了,如果不是小英怀孕了,人家父母还不会答应让小英嫁给我。”

    “可你……你是……”

    “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就一个姓吗,反正都是我的孩子就可以了。”

    秦宇,沉默了,许久之后,挂掉了电话,在这之后弟弟说了什么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村子里的后山,那是一片坟场,而秦宇便是站在其中一座坟的面前。

    这是秦宇三兄妹父亲的坟墓,而在这墓碑的右下方,赫然是刻着三个名字,秦宇和他弟弟还有妹妹的名字。

    在他们三人的名字之下,则是有着一排字,荣华富贵吉祥安康。

    秦宇记得,这是父亲临死前叫村子里的一位先生给取得八个字,这八个字,是要留给下一辈人取名字用的。

    “小宇啊,以后你和你弟弟结婚生子了,就按照这上面的取名字,要是八个字不够的话,可以让村子那位先生再给刻一块墓碑。”

    ……

    后来,秦宇的弟弟和妹妹也都分别有了孩子,而在这期间,秦宇只离开过一次村子里,那就是打造了两把长生锁,请附近百里最好的银匠师傅打造的。

    “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带这个,爸妈给孩子打了金锁了。”

    听着自己弟弟和妹妹对亲家一口一个爸妈,秦宇没有说话,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走出过村子了。

    后来,他听说自己弟弟做官了,而且官还做的不小,因为,村里的村长每次见到他都给他发烟,甚至镇上的一些大官都经常到他家里来慰问,礼物堆的家里都放不下。

    然而,秦宇的脸上不但没有笑容,反而是因此眉头紧锁。

    那一年,秦宇又一次走出了村子,来到了省城。

    “这里不能呆,你要有事情的话可以去那边,隔着不远就是信访办。”

    “我在这里等人。”

    秦宇蹲在省委大院外面,负责守卫的几位武警便是走了过来。

    “那也不行,这地方不能有人。”

    “同志,你们认识秦亮吗,我是秦亮老家的亲戚。”

    “秦亮?”

    几位武警愣了一下,秦亮这个名字他们自然是熟悉,这可是最近省里的一位新贵,是书记身边的红人,不但是第一秘书,而且还是整个省委大院的二管家。

    “如果你是秦处长的亲戚的话,那就给秦处长打个电话吧。”

    “我手机被人偷了。”秦宇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他做火车的时候,7手机便是被偷了,而且他这一次来之前,没有提前给自己弟弟打电话。

    “那你在那边等吧。”

    几位武警最终还是没有赶走秦宇,而是叫秦宇到一边的休息亭去等。

    “谢谢几位同志了。”

    休息亭内,秦宇默默的坐在那里,将背上的包裹放在了脚下,一双粗糙的手却是在无意识的搓着。

    然而,这一等,就是晚上,秦宇始终是没有等到自己的弟弟,而那几位武警也早就换岗了。

    深夜十点,一辆车子从省委大院内开出,而此时的秦宇正从包里拿出几个包子,配着水在吃着。

    车子,在路过休息亭的时候却是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老人家,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是的,从面貌上来看,秦宇要比眼前这人显得老很多,看着就像是五六十岁的人。

    “我在等我弟弟。”秦宇看着男子,有些拘谨的答道。

    “你弟弟,你弟弟在这里工作吗?”男子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你怎么不给他打电话?”

    “我手机被偷了,只能是在这里等了。”

    男子恍然,半响后继续问道:“那你弟弟叫什么名字?”

    “秦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