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447章 大战!
    “战宗大人,我们退吧,再不退就真的要全都没了。”

    “退,拿什么退?整个四十二区就剩下不到三个下属战宗区域了,咱们要是退了,另外两个区域怎么办?”

    “而且,这里是整个四十二区的中心,要是退了,怎么和战尊交代?”

    在惨烈的战场之上,一位战宗一脸严肃表情的看着前方战况,而在他的身侧,两位中年男子却正在劝说着。

    “战宗大人,咱们的战尊根本就没有来,也许上面根本就抽不出来站尊大人了。”

    “不会的,别忘了第三十六战尊可是亲自过来过的,上面已经是安排了一位站尊大人过来了,可能战尊大人有事情被拖住了。”

    “可大人,就算是真有战尊大人,但是战尊大人现在不在,我们死守也没有意义,只会是让更多的人惨死。”

    战宗不说话了,表情沉默,许久之后似乎是有所意动,长叹了一口气,“撤退吧,你们带着人撤退,撤到隔壁区域去。”

    “那大人你呢?”

    “我,我是在这里出生的,生于这里,那边死于这里吧,而且有我拖着,才可能让更多人的撤离。”

    这位战宗,已经是做好了在这里战死的准备了。

    “木兄何必如此,四十二区战败已经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了,如果木兄你陨落了,那可是四十二区的一大损失啊,不如一起撤离,到时候等到战尊到来,再收复回来。”

    几道身影出现在了木容的一侧,这几位都是战宗,木容知道,这几位是当初三十六战尊所带来的十位战宗中的几位。

    八年来,第四十二区死去的战宗超过了六十位,而三十六战尊带来的这十位战尊也只剩下了这三位,其他七位也都牺牲了。

    木容苦笑了一下,他知道对方不过是为了劝说自己撤退而说的安慰的话,因为,整个人类从来没有被异族夺取过去的区域还有能够收复回来的。

    “几位道兄不要劝了,我心意已定了,只是,我这区域的子民,还希望道兄们能够照顾一二,帮忙转移。”

    这些战宗不是第四十二区的本土战宗,所以木容知道没有理由要人家留下来陪自己送死,而且,明知道是送死行为,自己一个就够了,少死一位战宗,便是给人类多留下一份力量。

    “几位道兄,拜托了!”

    这位战宗苦笑,看着木容的坚决之色,他们也知道劝说不了了,而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发生的并不少,每次当有区域被异族给占领之后,总会有那么一批人选择和对方同归于尽。

    不止是战宗,就连战尊也有!

    然而,就在这时候,战场之上却是出现了变化!

    在战场的对面,却是冲出来了十五道身影,这十五道身影,直接是无视了下面的战场,朝着木容所在的区域而来。

    “哈哈,你们人类这一次一个也别想跑!”

    一道笑声出来,只是这笑声却是充满了霸道,在这片天地响彻。

    转瞬之间,这十五道身影便是来到了木容等人的身前,看到这十五道身影,木容身侧的手下面色齐齐大变,而木容和那三位战宗眉头也是紧锁了起来。

    十五位银甲强者,也就是说,对方是十五位战宗,而他们这边才三位,实力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

    一股绝望的情绪开始涌上在场所有人的心头。

    “木容,十年前老子就想斩杀你了,却一次又一次的被你逃脱,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对面的十五位银甲强者中的一位开口了,他的目光看向木容带着一抹狠毒之色,“我的弟弟就是被你所杀,今日我要拿你的人头去祭拜我的弟弟。”

    “摩罗索,要想拿走我的人头,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木容,没有多言,和三位战宗对视了一眼,而后,四人几乎是同时出手了。

    “哼,那就送你们四个上路吧。”

    对面,那十五位银甲强者也是动手了,双方很快便是交上了手,只是,以四对十五,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在盏茶时间之后,木容四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其中木容的伤势是最重的。

    “木容,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摩罗索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这一次为了杀死木容,他特意请了其他几位强者来帮忙,就是不能让木容逃脱。

    “三位,我会最后拖住他们,你们全力突破吧。”

    木容朝着三位战宗传音,而后脸上露出坚决之色,他本来就抱着必死的心,这一次,他要用自己的死,给其他三位创造逃离的机会。

    木容的全身,血色光芒大涨,整个皮肤几乎都是变成了血色,看到这一幕,三位战宗脸上露出悲痛之色,因为他们知道,木容这是选择同归于尽了。

    “哼,你们人类就会用这一出,真以为我们没有防备吗?”

    摩罗索冷笑连连,和其他几位银甲强者同时出手了,几人手势变幻了一下,以他们为中心的,方圆十里的天地灵气瞬间消失一空。

    而木容,就好像正在充气的气球,一下子被扎破了,便是漏气了,身上的血光也是慢慢消散了。

    “想自爆,那也要有机会,总之,这一次你们都要死。”摩罗索戏谑的看着木容和三位战宗,说道。

    “想要我们死,那你们也得来几个和我们陪葬。”

    三位战宗也是知道,此刻,想要撤离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那么只能是战死了,但哪怕就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哈哈,别急,你们没有那么快死的,我要你们先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这些手下是如何惨死的。”

    摩罗索脸上带着残忍之色,身影一闪,下一刻却是出现在了下方的战场上,一掌拍下,便是有着数百人丧命。

    “摩罗索!”木容怒吼,然而回应他的却是摩罗索的狂笑。

    摩罗索的右手又一次举起,化作了巨大的手掌,“今天,就要让你这样看着。”

    然而,就在摩罗索的最后一个声音落下的时候,一股寒意却是在他的心底冒出,还没等他来得及做出反应,便是感觉到一只手出现在了他的喉咙处,而后,便是卡擦一声,摩罗索的喉咙直接是被这只手给拧断了。

    临死前的那一刹那,摩罗索的余光瞥到了身后,只看到一位青年男子站在那里,一脸的冰冷。

    这突然的变故,让得全程寂静,甚至就连下方的战场也是在这一刻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向上方那位青年男子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