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508章 泄露天机
    一道身影,跪立在山脚之下,目视着无数的坟墓和青铜棺材。

    这一幕,让得秦宇动容,眸子微微收缩,因为,他认出了这一道身影,正是当初围攻第八王的四位男子之一,按照释迦所说,也正是云梦之境的四位始祖之一。

    而云梦之境的这位始祖,此刻就这么直直的跪立在地上,在他的膝盖之处已经是深陷下去了一片土地,很显然,这是被这位始祖长期跪立下去造成的。

    也许,这一跪便是数十万年。

    秦宇,迈步朝着这始祖走去,眼神带着复杂之色,因为,他已经是明白了这些青铜棺材内都装的是谁了,也明白这些无字墓碑的主人是谁了。

    “这些,都是当年我四人犯下的错,在那数百万年的时间,我四人重走当初被我等毁灭掉的世界,只是,找到了只剩下这些尸体。”

    “我四人犯下的错,万死也难以弥补,只是,犯下的错已经是无法再弥补,只能是以这种方式来表达我等四人的后悔。”

    云梦之境的那位始祖身形不动,头微微低着,但声音却是传出,“十方世界,死在我四人手中的人族超过万亿,我等四人才是人族最大的罪人,我四人才是真正的罪民啊。”

    秦宇沉默,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对方。

    在内心深处,对于云梦之境的四位始祖他依然是怀有恨意的,每一次看到这四人便是想到了当初惨死的人族子民。

    纵然现在四位始祖已经是幡然醒悟,并且是知道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可错误就是错误,就好像,谁能原谅一个杀死了自己的亲人的仇人,哪怕这仇人后来忏悔并且开始弥补犯下的错。

    所以,秦宇沉默,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我等四人犯下的错误无法弥补的,其实,我四人当初最应该做的就是一死谢罪,只是,我四人却没有选择这一条路。”

    “不是我四人贪生怕死,而是因为我四人还不能死,因为人族的危机还没有解决,我四人要活着替人族赎罪。”

    云梦之境这位始祖的声音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哪怕是死,我四人也要死着有价值。”

    听到这里,秦宇终于是开口了,“所以呢。”

    云梦之境这始祖的声音恢复了平静,说道:“实际上,在先知你刚刚踏入云梦之境的那一刻我四人已经是感觉到了,只是那时候并不知道先知你的身份,因为,你的身上没有那来自于万古的气息。”

    “我四人虽然推演到了未来,知道在未来的一刻你会出现在云梦之境,但却没有推算的,你是因为进入了云梦之境后才踏入的万古。”

    作为云梦之境的创始人,云梦之境的始祖自然是知道云梦之境内的所有情况,也是看到了秦宇在祖圣地内服用幽梦草踏入了万古之前的岁月。

    到那一刻,云梦之境的四位始祖才知道,原来,这才是一切的真相,人族的先知因为进入了云梦之境服用了幽梦草而踏入万古前的岁月,而他们为了赎罪又创造了云梦之境,在这里等候人族的先知到来。

    这是,一个轮回因果。

    因果,本是十分清楚的东西,谁是因,谁是果是一目了然的,可现在,就是云梦之境的四位始祖都不知道这因果又该怎么划分了。

    这就是逆乱时间长河所造成的影响,导致了因果都纠缠不清了。

    鸡生蛋,蛋生鸡,到底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连云梦之境四位始祖这样的存在都迷茫这段因果,就更别说是秦宇了。实际上在见到了释迦之后秦宇便是一肚子的问号了,不过最后索性不去想这种太容易伤脑细胞的事情了。

    “你们等我到来,到底是为了何事?”秦宇直接是开门见山的问道。

    “先知想来见过了释迦了吧。”这位云梦之境的始祖没有直接回答秦宇的问题,然而是朝着秦宇问道。

    “见过了,而且还是释迦将我引到这里来的。”

    “那么释迦应该告诉过先知,当初我四人曾经对先知的未来进行过一次推演,而那次推演的结果除了我四人之外再无一人知道。”

    “嗯,释迦确实是跟我说过这一点。”秦宇点了点头答道。

    “那一次的推演,我四人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是因为那一次所推演到的未来一角实在是太惊人了,而且关系到时间长河,我四人也不敢告知于他人。”

    云梦之境的这位始祖在这一刻却是抬起了头,目光盯向秦宇,“你可知道,在万古之前,人族并无三界。”

    “你说什么!”秦宇的声音变大,震惊的看向对方。

    “万古之前的岁月你也经历过,可你可曾看到过有阴间地狱之说,可曾听闻过仙佛的存在?”

    云梦之境始祖的这一询问,让得秦宇陷入了回忆,在万古岁月呆了这么久的时日,他真的没有听到人说过阴间和仙魔。

    似乎,在那个岁月,人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我四人曾经推演到过未来的一角,只是因为关系太重大了,无法诉之于口,先知,请越过这片山脉,另外三人在那等候。”

    秦宇看着云梦之境的这位始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知道,关于未来的天机,越是重大就越加的不能倾诉于口,因为,天道所不允许。

    甚至有的时候,哪怕就是不在乎天道的反噬也是无法说出口,因为大道直接是封闭了天机,无法开口。

    就好像秦宇当初那样,如果不是强撑着,恐怕最后也无法将天机完整的给说出来。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询问,你们现在还活着?”秦宇在朝着山脉那边走去之前,朝着这云梦之境的始祖问道。

    九十万载的岁月过去,加上之前的岁月,这云梦之境的四位始祖恐怕已经是超过了两百万载的寿命。

    “没有人是永恒不死的,强如九祖不也是在数十个纪元之后不得不接受迟暮的事实,更何况是我们四人。”

    云梦之境的这位始祖苦笑了一下,“你现在看到的确实是我的身躯,但和你说话的只是我留下的一道残念,早在七十万年前,我四人便已经是走到了迟暮。”

    听到云梦之境始祖这话,秦宇既觉得理所当然,又有些心有余悸,再厉害的强者,也终究是会有迟暮之年,王者迟暮才是最悲哀的。

    人族,出现过这么多的强者,强如九位始祖,却也没有能够抵抗的住岁月流逝的,而相比之下,那些绿雾人却是走出来了另外一条路,只要不死,几乎就不会陨落。

    当人族出现顶级强者如九祖的时候,那些绿雾人便是选择了退避,因为他们知道九祖迟早会走到迟暮之年。

    如果,人族不能解决这一点,那么除非是将绿雾人给彻底的灭掉,不然的话,人族的危机将会一直存在。

    当然秦宇也知道,这问题不是现在的他应该考虑的,这离着他还太遥远了。

    、

    最后看了一眼这位云梦之境的始祖,秦宇便是从对方身侧走过,朝着山脉的另外一面而去。

    山脉很长,上面的坟墓很多,没走过一个坟墓,秦宇的神色便是沉重一分,因为,能够被云梦之境四位始祖给收到这里来立下坟墓的,都是人族的强者。

    如此多的人族强者,不是死于追求大道的路上,不是死于和异族的战斗之争,而是死于人族人的手里,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想来这些人族强者在牺牲的时候必然也是怀着无限的恨意。

    山脉延绵百里,秦宇这一走便是三天三夜!

    在进入青铜大门之后,秦宇的实力便是已经恢复了,然而即便如此,秦宇也没有动用念力快速走过,而是一步一个步伐,从每一个山头,每一座墓前走过。

    三天三夜,秦宇终于是走过了所有的坟墓,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三座石像。

    云梦之境另外三位始祖的石像。

    也许是经历了无尽的沧桑和风雨,这三座石像已经是爬满了青苔,甚至还出现了裂缝,其中一座石像的面部更是破败不堪。

    不过,秦宇的目光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是这三座石像的中间位置,那里,有着一个微微闪烁的星芒。

    “天机无法泄露,我三人自知于人族罪孽深重,本应一死谢罪,然苟活于世,不是贪生怕死,为的就是等到你的到来,以我三人之生命为代价,推演那未来的一角。”

    一道声音在秦宇的耳畔响起,而三座石像突然放射出光芒,这三座石像从原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三道光芒射在中间的星芒处。

    秦宇沉默,半响之后,缓缓朝着前面走去,走到那星芒之中。

    秦宇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因为他清楚,能够让云梦之境的三位始祖牺牲掉自己而给自己泄露的天机,必然与人族的关系十分的重大,甚至,还有可能关系到人族的生死。

    踏上星芒,秦宇眼前的画面便是改变了,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三道身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