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569章 怨气太重!
    是夜!

    钱贵家的家门口挂着两盏白色的灯笼,而屋子内也不像其他人家一样熄灯睡觉,里面有着光亮和争吵。

    “哼,快把妈的尸体给我们,你还有意思占着妈的尸体。”

    月光皎洁,照射在这钱贵家的后院。

    钱贵家的后院,此刻有着一口棺材,棺材前摆着法坛,上面朝着香,而此刻在这法坛前面,钱贵和他的两个弟弟还有妹妹还在那。

    “就是,咱妈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我告诉你,妈的丧礼我们会举办,不需要你操心。”

    “从此以后你也不再是我的哥哥,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钱贵的两个弟弟和妹妹在那不断的怒骂着,钱贵却是一言不发,只有钱贵的老婆在那争辩着,然而,她一个人又怎么可能说的过三个人。

    “钱贵,你倒是说几句话。”钱贵老婆有些不满的朝着跪在棺材前的钱贵喊道。

    “现在一言不发了,当初救人不是很勇敢吗,怎么,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没事了吗?”钱贵的妹妹看着钱贵的背部,冷笑着说道。

    “弟弟妹妹,别和他废话,咱们把妈的尸体给带回去。”

    “对,带回去。”

    钱贵的弟弟和妹妹朝着棺材走去,就要碰触棺材盖,准备把棺材盖给打开,然后将自己的妈从棺材里抱出来。

    “不能动。”

    一直是跪在地上低着头沉默一言不发地钱贵终于是开口了,声音沙哑,但头依然没有抬起来。

    “不带走,不带走留在这里等着妈看到你这个畜生之后,气的从棺材里跳起来吗?”

    “妈要是见到你,我估计死都不瞑目。”

    钱贵的弟弟和妹妹情绪十分的激动,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他们绝对会活活掐死钱贵。

    “我是长子,妈走了,那就必须在我家摆灵堂,给她做法事下葬。”钱贵压着声音说道。

    “我呸!”钱贵的妹妹朝着钱贵一口吐沫喷去,“妈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哥哥,这样的话你还有脸说出来。”

    “别跟他废话了,咱们动手,他要是敢阻拦,我倒是要让他尝尝我拳头的厉害。”

    钱贵的一位弟弟直接是朝着棺材盖伸手过去,就要将这棺材盖给掀开,钱贵见状,连忙从地上站起来上前阻止。

    而这,也是钱贵这一晚上第一次抬起头,钱贵的两个弟弟还有妹妹看到钱贵的脸后全都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

    “老钱。”

    倒是钱贵的老婆在这一刻却是惊喊出声,“你的眼睛怎么了!”

    钱贵的老婆的声音充满了惊恐,而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此刻钱贵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甚至眼角隐隐有着血泪的痕迹。

    那张本就饱经了风吹日晒的脸,在此刻更是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更加将那双眼睛衬托的恐怖,同时那脸上的褶皱也是密布,似乎,就这么一夜之间,钱贵苍老了几十岁。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妈。”

    钱贵没有理会自己老婆,目光看向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声音沙哑的就如同好几天没有喝到水的人。

    “你们怪我我不敢反驳,因为我自己也怪我自己,甚至恨我自己。”

    啪!

    钱贵突然朝着自己抽了一个大嘴巴子,一旁的钱贵老婆看着心疼,想要开口,然而却是被钱贵给阻止了。

    至于钱贵的弟弟和妹妹,除了那位妹妹脸上闪过一缕不忍之色,他的两位弟弟却只是冷眼看着。

    “可事情已经是发生了,你们要怎么怪我都可以,但眼下最着急的事情便是让得妈安稳下葬,就当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再闹了,别让妈走的不安心。”

    钱贵突然朝着他的两个弟弟和妹妹跪了下来,长兄如父,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又怎么会这么做,更何况,男人膝下有黄金。

    “二哥,三哥。”钱贵的妹妹脸上出现了犹豫的表情,似乎是有些动摇了,毕竟是自己的哥哥,而且曾经还是那么的疼爱她。

    “小妹,你可别这么轻易的就动摇了,我告诉你,他可鬼着呢,别忘了咱妈名下可是有着三亩田的,他想让咱妈在他家里摆灵堂,是因为他还想分这三亩田。”

    “老三,你这话怎么说的,老钱是老大,这三亩田本来就有老钱的份,当初妈是说好了的,一人一亩地。”钱贵的老婆在这时候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

    “一个连自己妈都见死不救的人,还有脸来分这田,把这事给传出去,我倒是要看看村子里有多少人会答应。”

    “老三你……”

    “好,田我可以不要。”钱贵阻止了自己老婆,“那三亩田地你们拿去分了就可以了。”

    三亩田,而且还是正处于政府规划开发的区域,据说已经是在准备征用了,每一亩地保守都会有八万的补偿。

    钱贵的两个弟弟听到钱贵这话,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有着一缕喜色,不过马上就恢复冷漠。

    “就是这样也不行,我们已经是询问了先生,先生说你根本就不能给妈举办守灵送葬。”

    “怎么可能,哪位先生说的。”钱贵一脸的褶皱都皱在了一起,问道。

    “当然是镇上的白道士,而且白道士就在门外,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进来。”

    钱贵的二弟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之后,从那前门当中,便是走进来了一道身影。

    “无量天尊,好大的怨气。”

    这身影,便是白天被秦宇赶走的白浩龙白道士。

    此刻的白道士穿着一身道袍,没有先前的狼狈,整个人显得精神抖搂,手中还提着一把桃木剑,另外一手则是拿着几张符箓。

    “白先生。”钱贵的两位弟弟看到白道士进来,正要开口招呼,不过白道士却是一脸严肃的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天灵灵地灵灵,元始天尊在上,赦令封煞!”

    白道士念念有词,手中的桃木剑不断的挥舞出去,同时人开始朝着这院子游走,将手上的符箓贴在了院子的四个角。

    “总算是暂时压制住了。”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白道士用道袍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一副过度劳累的模样。

    “白先生,您这是?”钱贵的老婆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院子怨气很重,说明死者心怀怨恨,只不过你们是普通人看不到,要是和我一样是道家弟子的话便是可以看到满院子的怨气了。”白道士一脸的凝重,“超乎了我的猜测。”

    “这怨气要是不化解的话,到时候这屋子里的人都要遭殃,轻则大病,重则丧命,最重要的是,死者也不会安稳。”

    “那……那怎么办?”

    钱贵的老婆一听这话整个人就慌了神了,而钱贵的脸上同样也是有着一丝惶恐之色,只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冤有头债有主,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怨气从何而来就得从何处化解。”白道士的目光看向钱贵,“你的事情我听说了,也明白这怨气是从何而来,那是因为你母亲对你产生的怨恨。”

    “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钱贵不解的问道。

    白道士看向钱贵,叹了一口气之后开口说道:“你母亲生你养你,可你对你母亲却是见死不救,犹如中山白眼狼,这如何能让你母亲不恨?”

    “更何况,你还占着你母亲的尸体不给让出去,你母亲怨气只会是慢慢的增多,到最后……哎……”

    钱贵老婆的脸色变得煞白,上前拉着钱贵的脸,“老钱,咱们就把妈的尸体给你弟弟他们吧。”

    钱贵神色犹豫不定,有纠结也有不甘。

    “老钱,你不会自己考虑也得为我还有咱家健宝考虑吧。”钱贵的老婆看到钱贵犹豫不决,在一旁说道。

    听到自己老婆这话,钱贵的神色终于是不再犹豫,闭上了眼睛半响之后,睁开眼,长叹了一口气,看向自己的两个弟弟,“妈的尸体你们可以带去,就在你们家里摆灵堂,我到时候过去守灵。”

    “不可!”

    白道士打断了钱贵的话,“你母亲对你充满了怨恨,你要想你母亲安稳下葬不出事情,那就不要靠近你母亲灵前,就是下葬的时候都不能出现。”

    “听到了没有,这可不是我们不让你去守灵,这是白先生说的,你要想妈走的安稳,那就不要来了。”钱贵的弟弟这时候也是接着开口说道。

    钱贵的脸色变得凄惨,看向白道士,哀求道:“先生,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难啊。”白道士摇了摇头,“母恨子,此恨大过天啊,要想化解实在是太难了。”

    钱贵一下子面如死灰,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精气神,呆呆的站在原地。

    “难,说明还是可以解决的,可祈祷白先生千万不要出手解决,我可不想看到他。”钱贵的这两个弟弟此刻却是窃窃私语,声音很小,可偏偏刚好可以传入钱贵的耳中。

    钱贵的眼中又有了一丝亮色,抬头看向白道士,坚决的说道:“先生,只要您有办法可以让我在我妈灵前守灵,需要付出任何代价我都答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