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570章 尸变!
    对于钱贵来说,母亲的死是他心中最大的愧疚,虽然只有短短两天的时间,但是那份自责让得他两天没有吃一点东西,每一刻都活在内心的悔恨中。

    只是,母亲已经死了,钱贵知道无论他怎么自责和悔恨都不可能让母亲活过来,所以,他最后能做的就是给母亲好好的做一场法事,在母亲的灵前陪伴母亲最后一程。

    这是钱贵现在最大的一个心愿,为了这个心愿,他可以付出任何的代价。

    钱贵的话,让得白道士沉吟了一会,似乎是在犹豫什么。

    “先生,您就帮帮忙吧。”钱贵看到白道士犹豫,再次开口恳求道。

    “哎,这事情我本来是不想插手的,不过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罢了,就破这一次例,耗费十年修为吧。”白道士长叹了一口气,答道。

    钱贵大喜,连忙感激的说道:“那真是谢谢白先生了。”

    “先别急着谢,这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是我愿意耗损十年修为,那也看你舍得不舍得了。”

    “先生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钱贵立马保证道。

    “你母亲对你充满了怨气,如果你守灵的话,你母亲定然是不会安稳走的,所以,你要想替你母亲守灵,首先要做的就是消除你母亲的怨气。至于消除你母亲怨气的办法,除了我这边做法以外,但根子还是在你这里,需要你来解决。”

    白道士目光看向钱贵,“你母亲怨恨你没有救他,认为你不孝,所以要想消除你母亲的怨气,首先你要做的就是要让你母亲满意。所以第一点你要做的就是要放弃所有你母亲名下的遗产。”

    钱贵还没有说话,钱贵老婆听到这话却是急了,“那怎么行!”

    要知道,钱贵几个兄妹虽然分家了,但是钱贵的母亲名下有一座房产,农村的老屋,建筑不值钱,但关键是所处的位置好,是在公路边上,那边的地价都到了3000一平米了。

    而这栋房子,当初是钱贵母亲留给钱贵的,不仅仅是因为钱贵是长子,更重要的是,当初分家的时候,钱贵几兄弟说好了,母亲住在他家,那栋老屋也就归钱贵的。

    十年前,那老屋不值钱,处在河滩边上,平日里几乎都没有人过去,可谁知道上面开发会突然架设一条大桥,将这边和对面的工业园区给打通,这样一来,这边的地基价格可是飞涨了。

    因为这事,钱贵的两个弟弟可没少找过钱贵,不过那时候钱贵的母亲还在,钱贵母亲直接是放话了,这屋子就是留给老大的,其他人不要想。

    “老钱,那老屋地基可是咱们留给儿子将来盖新房的。”钱贵老婆连忙上前拉扯钱贵,作为一个妇人,她首先必须要考虑的是自己这个家庭。

    “那我就无能为力了,如果不能放弃这些东西,你母亲的怨气就不会减少,就算是我想要化解也是没用,你们另请高明吧。”

    白道士摇了摇头就要离开,而钱贵的脸色却是阴晴不定,他何尝想要把那屋子给让出去,可这位白先生是镇上最厉害的道士了,如果连白先生都无能为力的话,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这世上比白先生厉害的道士肯定有,可关键是时间那么紧他来不及去寻找,而母亲的尸体又不能放这么多天,再耽搁个几天下葬尸体就要腐烂了得。

    “屋子没了我可以再赚,可我妈下葬就这么一次,如果我不能守灵的话,那我还是人吗?”钱贵目光看向自己的老婆,脸上带着愧疚之色,“秀芳,对不起了。”

    “啊!”

    钱贵老婆听到这话一下子哭了出来,“你这杀千刀的,我跟着你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妈在这里住了十年我没有说一句话,照顾妈这么好,妈也说了,那屋子是留给我们的。”

    “我跟着你受苦就算了,可健宝已经是二十了,马上就要娶老婆生孩子了,没有新房,就这破屋会有姑娘愿意嫁给健宝吗?”

    钱贵老婆坐在地上抱头痛哭,而钱贵却是始终抿着嘴,半响之后闷声说道:“我当初娶你的时候家里不也是什么都没有,健宝要是有本事,根本不需要我们操心。”

    “我呸,我当初就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钱贵老婆在那怒骂着,然而钱贵的目光却是转向了白道士,“白先生,我可以放弃那老屋地基不要。”

    “好,这样,你写阴阳两份文书出来,在上面签字之后,我将这文书烧给你母亲看,这样你母亲的怨气便是能消散不少,到时候我再做法,你母亲的怨气便是可以消失了。”

    白道士点头,所谓阴阳文书,便是让得钱贵写下一分文字,上面写着自动放弃老屋地基,然后签下自己的名和盖上手印。

    “不,我不同意。”

    白道士掏出纸张,钱贵拿过笔就要写字,不过这时候,钱贵老婆却是猛地跑过来一把将纸张给抢了过去,甚至还推了那白道士一把。

    “你们自己选择吧,我倒是希望不用麻烦。”白道士的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母亲的怨气那么重,没准有可能会尸变,就算没有尸变,到时候也许会变成鬼魂前来报复。”

    白道士说完这话的时候,目光看向钱贵夫妻两人,当看到两人苍白的脸色和震惊的神情时,心中却是不无得意,觉得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

    “我可没有骗你们,这尸变是很正常的事情……”

    白道士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到一旁的钱贵两位弟弟的表情,这两位此刻也是一脸的惊骇。

    看到这里,白道士心中却是有些疑惑,不是说好了的,他们合作一起对付钱贵,这些话语不过是他故意恐吓的,这两人不至于这么害怕啊。

    “白先……先生,你的背后!”钱贵的妹妹突然战战兢兢的看着说道。

    “我的背后怎么了,我背后不就是棺材吗?”

    白道士纳闷,转身回头,结果整个人却是目瞪口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