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575章 增寿
    此刻,在那苍穹之上,却是有着一缕缕的金光在缓缓的朝着上方飘动,钱贵身后的那些人看不到,但是秦宇却是清楚的看到,这些金光便是从钱贵的身上散出来的。

    这就是功德之光。

    是的,如果仅仅只是磕头的话,自然是不可能让一个人复活,但是钱贵身上不同,他有着功德之光,每磕头一次,便是有着功德之光从他身上朝着苍穹而去,这是祷告上天。

    钱贵的身上,有着救十四人的功德之光,而现在秦宇所要等待的就是,这十四人命的功德之光,能否换回钱贵母亲的一命。

    时间,在缓慢的流逝,当钱贵身上的功德之光几乎已经是飘散殆尽的时候,秦宇的眉头终于是微微皱了起来。

    此刻苍穹没有一丝的变化,棺材内钱贵母亲胸口处的那旗帜也是纹丝不动,这样下去的话,恐怕等钱贵身上的功德之光散殆尽也无法惊动九天。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意味着这一次的行动失败了。

    “难道是功德之光不够的缘故?”秦宇在心里猜测,半响之后却是突然伸出手,而后一掌按在了钱贵的背上。

    钱贵的脊背僵硬了一下,不过那旗帜没有飘起来,便是没敢停下,依然是再磕头。

    “既然功德之光不够,那就用我的来凑吧。”

    这是秦宇在心里默默说的话,没错,他是打算将他的功德之光借给钱贵一点。

    功德之光,是一个人所做的功德累积起来的,正常情况下是不能转移给他人的,但是眼前钱贵的情况不同。

    先钱贵也是一个有功德之光的人,虽然这功德之光和秦宇没法相比,但正是因为这一点,秦宇和钱贵身上便是有了共通之处。

    虽然,秦宇还是不可能将功德之光给转移到钱贵的身上,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稍微露一点还是可以的。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说钱贵的功德之光只是一条小溪的话,那么秦宇的功德之光便是汪洋大海,大海的海水如果抛洒向干涸的大地自然就会消失,可如果是飘洒在小溪之中,至少会有不少成为小溪的一部分。

    而秦宇现在要做的就是这一点,将功德之光给钱贵漏一点过去。

    秦宇的背后,出现了无尽的金光,头顶之上也是出现金环,不过钱贵等人却是看不到,他们只是好奇的看着秦宇的手掌放在了钱贵的背上。

    钱贵的背后,那功德之光也是开始变得浓郁起来,同时,随着钱贵的每一次磕头,都有着三道功德之光飘向苍穹,而先前钱贵每一次磕头都只有一道。

    秦宇抬头看向苍穹,盏茶时间之后,那苍穹之上终于是有了变化,那些功德之光在苍穹的伸出,形成了一份金色的文书。

    金色文书出现的那一刻,在棺材之内,钱贵母亲的胸口之处,那旗帜此刻也是开始出现了轻微的飘动,仿佛是要自动飞起。

    “以诚动天,文书成,下达阴间!”

    秦宇双手飞快的掐诀,那苍穹之上的文书便是缓缓的朝着下方飘来,然而,在漂浮出云层的那一刻却是陡然消失。

    与此同时,整个院子之中是狂风大作,那风刮得那十四位男女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刮得他们遍体生寒。

    因为,那是阴风。

    文入阴冥,这是阴间的回应。

    秦宇的目光在这一刻盯着棺材内钱贵母亲的胸口之处,那里,旗帜开始缓缓的飘动,并且慢慢的朝着棺材之外飞出。

    看到这里,秦宇的脸上又一次露出了笑容,因为,旗帜飘出,意味着阴间同意了。

    这不是阴间的某位巨头同意,而是阴间的法则同意。

    旗帜,终究是飘出了棺材,而秦宇,也是收回了落在钱贵背后的手掌,这一步,终于算是完成了。

    “秦先生,这旗帜飞出来,那我妈她?”钱贵看到旗帜飞出,连忙激动的朝着秦宇询问道。

    “没不行,你母亲现在只是返阳,但这不意味着她就可以活过来,阴间改了她的生死,但还缺少一步。”

    看到钱贵脸上的迷茫之色,秦宇耐心解释了一句,“人的一生在阴间都有着纪录,什么时候出生什么时候走向轮回都是规定好了的,而现在,我们所做的,只是让阴间将你母亲的死期给删掉了。”

    “你母亲死期删掉了,但和你母亲活过来是两个概念,要想你母亲活过来,那还得给你母亲补上寿命,而这则是第二步。”

    解释到这里的时候,秦宇将目光看向了钱贵身后的那十四位男女,而此刻钱贵和这些人也都明白了,为何先前秦宇会让他们每人给出十年的寿命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

    “你们十四人,每人在这份文书上面签字吧。”早在之前,秦宇便是让得这十四人报出了各自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而后根据这生辰八字推断了一下,至少可以确定这十四位都不是短命之人。

    文书,也就是阴契,上面写的字这些人看不懂,是以当这些人看到这阴契上面的符文时,全都一脸疑惑的看向秦宇。

    “这是一份阴契,这份阴契上面写的是尔等自愿拿出十年阳寿来换取钱贵母亲的阳寿,只要签下字之后,等到这份阴契下了阴间,到时候你们在生死薄上的寿命便是会被减少十年。”

    听完秦宇的话,这十四位男女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他们先前便已经是答应了,他们更多的是好奇之色,这一份文书,就真的可以让他们减少十年的寿命?

    不过,在见识了旗帜飘飞出来的神奇一幕,这十四位男女也是不敢小觑秦宇了,纷纷在这份文书之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手印。

    “你们,现在每个人朝着棺材走去,对着棺材拜祭三下,而后,将香给插在香炉之中。”

    在秦宇的指挥下,排在第一位的那位年轻人走到了棺材前,接过一旁的禅香,朝着棺材恭敬的拜祭了三下之后,而后将香给插在香炉上。

    “先别走,现在你对着钱贵吐一口唾沫,总之,一定要吐在钱贵的身上。”秦宇拦住了这年轻人,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得那年轻人和钱贵都愣住了。

    “十年寿命,都说一寸光阴一寸金,这十年阳寿是无价的,既然是为了救钱贵母亲,那么钱贵身为人子,就能承受的住你们这一吐。”

    秦宇的表情很严肃,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让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反倒是钱贵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便是恢复过来,一脸诚恳的朝着年轻人说道:

    “秦先生说的没错,你们是为了救我母亲而折损的十年阳寿,我身为人子,代我母亲承受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是,钱大哥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年轻人还是有些为难。

    “救命之恩是救命之恩,你的生命是你的父母给予你的。对于你来说,送出十年阳寿是为了报恩,但对你父母来说就是不孝,所以,你这一吐是代表着你父母,而不是代表着你,不然的话,这个因果了解不了。”

    听到秦宇这话,那年轻人才没有再犹豫,不过,却也只是朝着钱贵的裤子轻呸了一口吐沫。

    秦宇看了这年轻人一眼,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就轮到了下一个人,这人和先前那位年轻人一样,只是朝着钱贵的裤子吐了点唾沫。

    “我告诉你们,十年寿命代表着不孝,越是吐沫吐的多,也就意味着你们日后下阴间的时候可以少受点罪,而且你们和钱贵之间的因果也就结束的越快。”

    “各位,你们能够救我母亲我已经是感谢你们了,所以,你们就都冲着我的脸吧。”

    钱贵在这时候也是开口了,将脸给伸了出来,而此时也是轮到下一位人,此人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将吐沫给吐在了钱贵的脸上。

    一个,两个,三个……

    后面的十个人全都是如此,钱贵的整张脸已经是沾满了唾沫,而等到这些人都完成了之后,秦宇才拿起那份那十四人签了字的文书走到了香炉前,将文书给烧掉。

    “吾以监察殿殿主之名公示,此阴契无强制无强求,今转阴阳两司,以此为证,更改钱家李氏之生死。”

    秦宇闭上了眸子,口中念念有词,与此同时,在那阴间判官殿内。

    “大人,有一份阴契文书到达。”

    崔判官正在大殿上审判阴魂,却是有着两个阴兵走进,手上捧着一份文书。

    “阴契文书?”崔判官愣了那么一下,下一刻脸上却是露出明悟之色,说道:“既然阴间法则已经是准许了钱家李氏还阳,那这文书便是收下。”

    “是。”

    两位阴兵走出,而此刻的崔判官的手上却是多出了一只毛笔,凌空,写着什么。

    “钱家李氏增寿十年,葵卯……”

    “王曾海,减寿十年……”

    “张海燕,减寿十年……”

    盏茶时间之后,崔判官停下了笔,在他的面前,却是出现了一页泛黄的纸页,而上面的内容正是他刚刚所写的那些字。

    “入生死薄,记轮回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