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578章 贵客上门
    西洋女子死了,如果正常情况之下,以秦宇的身份,在人刚死的时候便是可以勾来对方的魂魄询问,可很显然,这西装男子是清楚这情况,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得这西洋女子的魂魄也消散了。

    这是彻底的杀人灭口,而这西装男子自己的魂魄也同样是消散不见。

    秦宇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对方很显然是知道自己有招魂的本事,所以才会做的如此的彻底,根本不给自己留下一点的机会。

    秦宇的脑子开始飞快的旋转起来,思索起整件事情来。

    欧阳明让这西洋女子来国内找自己,而这西洋女子不知道自己在哪,所以联系上了曹轩,但却不肯告诉曹轩找自己何事,一定要当面告诉自己。

    可就在这市安全局内却是被人杀死灭口,这说明,在西洋女子离开的时候,便是有人追了过来。

    想到这里,秦宇便是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欧阳明在西方的情况恐怕有些不妙,不然的话,他不可能让一个女人来通知自己。

    这女人不知道自己的联系方式,但是以欧阳明对自己的调查,对于自己的情况恐怕很清楚,甚至就连手机号码也有,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的让人漂洋过海而来。

    也就是说,欧阳明所处的环境应该是一个没有现代通讯设备的地方,这就导致了欧阳明无法通知自己,而欧阳明派出这个女子,可却没有告诉这女子自己的电话号码……

    秦宇的眼睛突然一亮,因为他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女子并不是欧阳明派来的,这女子应该是自己主动来到国内的,但可以确定一点,这女子是欧阳明的人无疑。

    甚至有很大的一种可能是这女子曾经从欧阳明的嘴中听到一些什么,所以在得知欧阳明出了事情之后便是决定来国内寻找自己,目的,就是希望自己前往西方帮助欧阳明。

    至于这女子所说的只有见到自己才会说出来是什么事情不过是一种推脱之词,秦宇断定,这女人知道的事情也不多,最多就是凤毛麟角。

    因为,以秦宇对欧阳明的了解,这是一个除了对自己之外,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的人,正如当初的水墨的那件事情便是可以看的出来。

    欧阳明不可能把一些隐秘的事情告诉这女子,但这女子肯定是从欧阳明口中听到了自己,所以这才会找到国内来。

    “秦国师,现在我们怎么办?”看到秦宇没有说话,那两位中年男子开口询问道。

    秦宇收回了思绪,答道:“把你们的同事好好安葬吧,至于这女子也是如此,另外,让你们曹部长启动在西方的情报人员,重点是调查教廷和黑暗议会,看看最近那边有没有什么大事情生。”

    “是。”

    两位中年男子连忙答道,而秦宇没有在办公室停留,转身便是走了出去,刚好与那位局长擦肩而过。

    剩下来的事情就和秦宇没有关系了,他现在要的是等待消息,不过好在曹轩并没有让他久等,在一天之后便是传来了消息。

    “秦国师,按照我们那边的情报人员汇报,教廷和黑暗议会确实是生了一些事情。”电话那头,曹轩的语气变得有些凝重。

    “具体情况情报人员目前还没有打探出来,但是按照他们所侦探到的,教廷和黑暗议会应该都出现了变故,因为教廷的教皇已经是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有露面过了。”

    “一个月了?”

    秦宇眉宇微微皱起,如果说是黑暗议会的议会长一个月没有露面那他不会有一点惊讶,因为黑暗议会的议会长和教廷的教皇不同,只要是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哪怕是几十年不露面都很正常。

    可教皇就不同了,教皇是教廷的最高权力者,是教会的象征,而且教廷不像黑暗议会一样是在暗中活动的,教廷是对外公开的,作为教皇可以说要参加无数个教会活动,不时的还要出现在教徒们和信徒们的面前,不可能长时间的消失,就是一个月都有些久了。

    “黑暗议会那边,最近也是暴动频繁,几乎每到晚上都会和教廷开战,现在整个西方的势力都乱成了一锅粥了。”

    听完曹轩的所有汇报之后,秦宇闭目沉思了起来。

    欧阳明遭遇了事情,西方最大的两大势力变得反常,这一切都预示着西方有着巨大的变故出现。

    而那女子又说,这事情将会关系到玄学界,秦宇相信对方所言不假。

    “帮我订一张前往西方的机票。”

    最终,秦宇还是做了决定,去一趟西方,他要搞清楚,欧阳明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而且到了他这个境界,隐隐有一股直觉在告诉他,西方的事情确实会波及到玄学界。

    曹轩那边,原本是打算给秦宇安排专机前往,不过却是被秦宇给拒绝了,因为,一旦是专机前往,必然是会引起那边的警觉。

    这一次,秦宇只打算一个人去,小九留在家里守护着孟瑶她们。

    sR市机场还在建造当中,所以,秦宇在安排好了家里的事情之后,第二天便是来到了省会nc,而后,从那里乘机前往西方。

    ……

    sR市,钱贵家。

    “请问你找谁?”钱贵看着门口处的中年大汉,疑惑的问道。

    然而,这中年大汉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是将目光给移向了他身后的母亲身上。

    “更改阴阳,倒是不错的手笔,看来那小子已经是成长的差不多了。”中年大汉自顾点了下头,而后目光扫了一眼钱贵,这一扫,钱贵整个人便是呆滞了一会,就好像有什么讯息被从脑子里给掏了出去。

    等到钱贵恢复过来的时候却是现那中年大汉已经是消失不见了,这让钱贵有些纳闷的摸了摸头,如果不是地上的脚印,他都要怀疑自己先前是不是产生幻觉了。

    秦家!

    一分钟之后,那中年大汉却是来到了秦家门口,看着秦家铁门,中年大汉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秦家院子内,圆圆此刻正费力的抱着妞妞,抚摸着妞妞身上的毛,现在的妞妞体型是越来越大的,足足有着三十斤重,几乎都比一般的宠物狗都要重了。

    而小九则是悠闲的躺在石桌上,不过在中年大汉来到秦家大门前的那一刹那,小九全身的毛突然炸立起来,下一刻,身影便是在石桌上消失,出现在了大门前。

    小九的眼睛在这一刻死死的盯着中年大汉,前爪更是在地上烦躁的刨着,而这样的情况,在小九身上是很少出现过的,这说明,小九对眼前这中年大汉无比的忌惮。

    “当初就感觉到了你的气息,没有想到你也成长到这个地步了,罢了,看在你长辈的份上,就给我让开吧。”

    中年大汉目光看向小九开口说道,不过他的心里可不像他嘴上所说的那样随便,此刻中年大汉心里却是在骂娘,“操,竟然碰到了那对变态夫妻的后代,真是倒霉。”

    小九听到中年大汉的话,却是在原地没动,只是一脸的警惕。

    “小家伙,别以为你长辈和我认识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了,只是卖你长辈一个面子而已,既然你不让开,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中年大汉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当年在那变态夫妻手中可没少吃亏,今天那就从他们的后代身上讨回一点。

    也不见中年大汉有什么举动,小九的身躯便是变得僵硬起来,而后整个身躯却是慢慢的漂浮,无论小九如何挣扎都是无用,就好像有着一只无形的手在束缚着它。

    小九一脸的愤怒,可却是无济于事,而中年大汉则是哈哈一笑,而后便是直接穿过铁门走了进来。

    在中年大汉走进铁门之后,一手在小九的额头之上重重的敲击了一下,冷哼道:“不尊重长辈,这是带你父母教训一下你。”

    不过,中年大汉的心里在这一刻可是笑开了花,“那两个变态夫妻肯定是想不到他们的后代也会有这么一天,总算是出了老牛我这么多年的怨气了,真是爽啊。”

    中年大汉敲了小九一下之后,便是自顾朝着里面走去了,然而,就在中年大汉走到大厅前的时候,一位靓丽的女子却已经是在那等候了。

    “有贵客大驾光临,可惜我家丈夫不在没能远迎还望见谅。”

    大厅门口之处的靓丽女子自然便是莫咏欣,脸上带着笑容,朝着中年大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好像,这中年大汉真的是上门来的贵客。

    “真是有趣,但是一个有胆识的女子,那小子的运气倒是不错。”中年大汉笑了笑,大摇大摆的跟着莫咏欣走进了大厅。

    “待客当用好茶,只是先生是贵客,家里却是有着美酒一壶,今日为先生送上。”

    大厅之内,莫咏欣亲自给中年大汉倒了一杯酒,而后邀请中年大汉在沙上坐下,至始至终俏脸神色都是十分的平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