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617章 前往东方
readx();    法老王出现在战场,那三位法老脸上连忙露出恭敬的神色,而战场之中14第一法老和第二法老也是收手了。

    双方站回了原地,三位法老的目光连忙朝着两位法老的身上看去,这一看却是大惊失色。

    第一法老身上没有任何的异样完好无损,然而第二法老的身上却是有着不下十处伤痕,最明显的是,在那胸口之处有着一个凹进去拳印,几乎是都击穿到后背了。

    这一战的结果已经是不用说了,第二法老输了,而且这三位法老知道,如果不是法老王及时出现制止了战斗,恐怕最后的结果第二法老会输的更惨。

    “第一法老是我任命的,你们不服气,那么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了吗”

    法老王的目光从第二法老还有其他三位法老身上扫过,除了第二法老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其他三位法老都不敢与法老王的眼神对视。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想看到神殿的人内斗。”法老王收回了目光,目光看向了第一法老,“这一次召集你们大家过来,是有一个任务要分配给你们,我需要人前往东方去。”

    除了第一法老看不清表情和第二法老没有表情,其他三位长老听到法老王这话,脸上全都路出了尴尬之色没有接话。

    因为他们知道,现在的东方不是当年的东方,尤其是华夏玄学界的实力已经和往日不可同日而语了,按照约定,他们这些外来者是不能进入东方的。

    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如果是探访友人或者游玩体验东方山水还是可以的,但很明显的,他们在东方都没有什么朋友,而且法老王也不会是让他们去东方游玩的。

    而且,真的是进入了东方,只是游玩体悟一下,那是需要跟东方玄学界的人打声招呼的,不然的话,那就是非法入侵。dudu1();

    要是换做以前也就算了,就算是被东方玄学界的人给发现了也无所谓,因为没有多少人能够奈何的了他们,但是现在,如果东方玄学界的人真要抓住这个不放,他们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法老王,我去。”

    就在这三位法老沉默的时候,第一法老却是开口了。

    法老王的眼神闪过一道阴晦之色,随后却是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打算让第一法老去东方。

    看到法老摇头,第二法老的眼神之中却是闪过一道异样的色彩,开口说道:“法老王,我觉得既然第一法老想要去东方那就让第一法老去好了,第一法老加入神殿这么久还没有出过任务,想来第一法老也是为了表现一下。”

    “其实我等之所以会心里觉得不服气也是因为这一点,这一次如果第一法老执行任务回来,我等对第一法老便是彻底的服气,到时候如果谁对第一法老还不服气,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第二法老这话一出口,其他三位法老都是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向第二法老,不过仅仅是下一秒,他们便是明白了第二法老的意图了。

    借刀杀人!

    既然没法自己除掉第一法老,那么就只能借刀杀人,让第一法老去东方,借东方那些修炼者之手除掉第一法老。

    “法老王,他说的没错,我进入神殿还没有执行过任务,这一次东方之行就交给我。”第一法老也是开口说道。dudu2();

    法老王的目光在第一法老和第二法老身上流转,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半响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好,既然第一法老主动请缨,那这一次的东方之行就交给第一法老,不过我会让安拉跟随第一法老一同前去,毕竟在一些俗事的处理上,安拉可以帮得上不少的忙。”

    第一法老没有拒绝,这一次的任务便算是应承了下来,而具体的任务法老王并没有当众公布,只是告诉第一法老,到时候安拉会告诉他的。

    神殿之外,有着一座座小型的宫殿,而第一法老在出了神殿之后便是朝着第一座宫殿走去,这宫殿是属于他的,或者准确的说,是属于历任第一法老的。

    进入宫殿之内,第一法老将门给关上,下一刻,却是双手掐诀,而后,以他为中心,整个宫殿的内部便是有着阵法闪烁。

    启动阵法之后,第一法老这才停止掐诀,自语道:“奇怪,为何先前我的心会痛了一下,而且这感觉还是来自于东方。”

    “法老王说我是他从小带到大的,可为何我的脑海中却是没有太多的记忆……”

    第一法老自语了半响,眸子之中突然露出精光,“不管如何,这一次一定要走这一趟东方。”

    在第一法老自语的时候,神殿之内,此刻法老王也正和安拉交流着。

    “安拉,这一次你和第一法老一同前往东方,你的任务就是注意第一法老的变化,如果第一法老出现了变化,该怎么做你是知道的。”dudu3();

    “是,法老王。”

    “至于这一次去东方的任务是打探一下一座城,此城叫做古玉仙城,你和第一法老的任务是打探清楚这古玉仙城的位置还有情况,按照我猜测的,古玉仙城应该是快要出世了。”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能让第一法老和东方修炼者多接触,告诉第一法老,一旦遇到东方修炼者,立刻斩杀以免暴露了行踪。”

    ……

    一刻钟之后,安拉从神殿内走出,站在神殿门口,她的脸上没有了先前见法老王的恭敬,相反的,脸上的表情很复杂,那是一种纠结而又痛苦的神情,仿佛在做着什么难以抉择的决定。

    “希望,不要走到那一步吧。”安拉轻语,而后,却是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要去东方,她必须要收拾一下行李。

    遥远的广州,是夜,在某家五星级酒店门口,秦枫和下属正迎着一辆车子走去,车子在他们的面前停下,而后,从车上下来了两位女子。

    前面一位仿佛柔弱无骨,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细腰还有绝美的容颜,而紧随着下车的比起这位女子虽然失色不少,但也可以说得上是一位美女。

    玉门掌门人还有玉氏集团董事长的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