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621章 收徒
    只有一位真正的风水宗师才能再让他在风水道路上继续前行。

    可是这世上的风水宗师何其的少,这和修炼境界无关,指的单单是在风水上的造诣,在风水上能够达到宗师境界,那便是真正的开宗立派了,那是可以和杨公还有赖布衣齐名的。

    杨公和赖布衣也许修炼境界并不是很高,但是两人在风水界有着崇高的地位,就是因为这两位在风水上的造诣达到了宗师级别:开书立传。

    所以,秦满才会这么迫切的想要拜第一法老为师,因为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位风水造诣达到了宗师级别的真正的风水宗师,也许比起自己父亲也不遑多让。

    “王大哥,你不用跟着我了。”

    秦满说完这话便是朝着第一法老和安拉追去,而走在前面的安拉感觉到身后跟着的秦满,侧脸看了第一法老一眼,说道:“法老,法老王不允许我们暴露行踪,所以如果遇到东方的修炼者的话……”

    “我还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第一法老看了眼安拉,直看到安拉低下了头,因为在第一法老的那眼睛中,她就感觉自己心里的所有秘密都被看穿了。

    秦满就这么跟着第一法老和安拉的身后,而第一法老也自顾前行,仿佛秦满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坐车离开省城,第一法老和安拉来到了下面的一个小县城:简城。

    “到简城这里来了?”

    跟随者到达简城的秦满在下车的那一刻望向第一法老的背影眼神之中有着疑惑之色,因为他的身份和来历特殊,所以他知道所多玄学界人所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说是被许多玄学界人所忘记的秘密。

    十三年前,简城南部的一座森林曾经引起了整个玄学界人的轰动,都觉得这里有至宝即将出世,然而十几年过去了,玄学界人都已经是忘记了这个地方了,因为,这十三年来,这森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重宝出世。

    只是,身为秦国师之子,秦满却是知道,这简城的森林之中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只不过被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一般的修炼之人根本就靠近不了。

    不止是一般的修炼之人,整个玄学界知道这森林中所隐藏的秘密的人不会过十位,这个秘密便是,在这森林之中有着一座用古玉堆砌而成的宫殿。

    只是,这宫殿到现在还没有彻底的出世而已,一旦宫殿出世,必然会又一次引起玄学界的轰动。

    古玉殿,这是众人对这宫殿的称呼,秦满他曾经亲眼去看到过一次,当初是被这古玉城的规模给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传闻,这古玉城内藏着真正可以成仙的秘密。

    这位先生不会是冲着那古玉城而去的吧?

    秦满的眉头皱起,因为他知道,简城的森林虽然看似平静,但里面一点都不简单,守卫力量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一般之人根本就进不去。

    想到这里,秦满的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念头,一个可以让对方收自己为徒的念头。

    “先生,你是不是要去南部的森林。”秦满直接是上前走到了第一法老的身侧,开门见山的问道。

    第一法老看了秦满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秦满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想来先生是对森林中的某些东西感兴趣吧,如果先生愿意的话,我可以带先生前往。”

    “然后呢,你的条件是要我收你为徒对吧。”第一法老说道。

    被人说出了心里的想法秦满也没有一点尴尬的表情,因为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当下坦诚的点头承认了。

    第一法老没有再说话,秦满也没有再说话,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盏茶时间过去,正当安拉按捺不住准备开口的时候,第一法老的声音却是响起了。

    “你不知道我的来历和背景就要拜我为师,你可知道一日为师一生为父,如果我是邪恶之人,到时候我要让你做一些又违背正义的事情你又该怎么办?”

    “甚至我让你背叛你的国家、你的家族,你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第一法老的话语让得秦满沉默了,因为他真的还没有想到过这样的问题,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要拜我为师不外乎是想要学习我的风水之术,可我凭什么要教你,你连我的话都不一定会听,这样的徒弟收来有何用?”

    “别说什么侍候我之类的话,只要我愿意,有的是人愿意成为我的奴仆甚至为我养老送终。”

    面对着第一法老的声声质问秦满无言以对,看到秦满这表情,第一法老笑了起来,“好了,别再跟着我了,让开吧。”

    第一法老从秦满的身侧走开,安拉看了眼秦满,眼神之中有着一缕复杂之色,因为她突然有些羡慕眼前这位少年,竟然能让第一法老这么耐心的和他说这么多的话,要知道,在神殿的这十几年,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第一法老对任何一个人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哪怕是法老王也是一样。

    “不,只要你收我为徒,除了让我做有违背道德的邪恶之事,其他任何事情我都会努力去照办和完成。”

    就在第一法老走出了十几米的远的时候,秦满突然开口朝着第一法老喊道。

    第一法老的身子顿了一下之后却是继续朝着前面走,见到这一幕,秦满的脸上露出了气馁之色,然而几秒之后,一道声音却是在他的耳边响起。

    “先跟着我一个月再说吧。”

    秦满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然而半响之后脸上便是露出欣喜若狂之色,因为他明白,他的拜师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只要过了这一个月的考验期便可以正式拜师。

    一个月的考验期,秦满并不在意,因为在这业内很正常,有的风水师收徒弟甚至还需要考验徒弟几年才会确定要不要真的收徒。

    甚至就是其他的行业也有这样的规矩,比如一些木匠还有石匠师傅收徒,那时候都是要徒弟到师傅家呆上几年的,挑水砍柴甚至种菜种田这类的活徒弟都要干,只有这样师傅才会正式收徒弟,教徒弟手艺。

    相比起来,这一个月的考核期实在是太短了。

    “多谢先生。”秦满跑着追上去说道。

    “先去给我们安排住的地方。”第一法老倒是没有什么情绪变化,淡淡的开口说道。

    “是,先生。”在没有正式收入师门之前是不能称呼师傅的,不过先生这个称呼也是对长辈还有传道授业的老师的称呼倒也是贴切。

    秦满提前去安排住宿了,而安拉却是一脸不解的看向第一法老,“法老,您为何要收他为徒,我们这一次前来是完成法老王的任务的,完成了之后就要回去神殿的。”

    “您身为法老,要收徒弟必须要通过神殿的认可的,神殿是不可能会认同一个中国人的。”

    “谁说过我要收他位徒的?”第一法老突然反问道。

    “您不是说一个月……”

    “你觉得我们需要在中国呆上一个月吗?”

    “这……”安拉脸上突然闪过若有所思之色。

    “一个月,到时候早就回到神殿了,我只不过是利用一下此子而已,此子既然对森林内的情况那么了解,有此子在却是可以省掉不少的麻烦。”

    “原来是这样,安拉明白了。”

    安拉点了点头,看着第一法老走在前面的背影,眸子之中却是有着一抹异样的光彩,一切,真的如第一法老所说的那样,只是为了利用一下那么的简单吗?

    …………

    “圆圆,你哥哥什么时候回来,还有几天就是你妈的生日了。”秦家,秦翘翘朝着秦圆圆问道。

    “小姑,我哥哥现在估计又在哪座大山里面研究那些坟墓吧,不过这一两天应该是会回来的,我昨天还和哥哥通过电话,她说妈生日前会回来的。”

    “那就好,小枫也不知道搞什么,这几天天天那么晚回家,还有灵儿,这丫头最近都没什么电话过来了。”

    “灵儿在闭关呢,不过灵儿跟我说过了,她到时候会出关的。”

    “闭关,那女人也真是的,灵儿还那么小,整天就是让她修炼的,这么小的年纪就该是上学然后享受爱情。”秦翘翘有些不满的嘀咕道。

    “小姑,可不是谁都和你一样,小小年纪就和姑父走在一起的,这叫作早恋。”

    “现在都敢调戏起小姑了,圆圆,我看你是皮又痒了吧。”

    “啊,小姑别闹,我怕痒……”

    “你先把手拿开。”

    “我不拿,小姑的屁屁可真是有弹性啊,怪不得姑父对小姑这么的痴情。”

    “你个小妮子,看我不撕烂你这嘴。”

    秦家大厅内,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却是在嬉闹着,一室的春色无边,而在二楼,此刻却是有着一位少妇站在窗前,柳眉轻蹙。

    “十三年了,又到了那天了,秦宇,今年你会回来吗?”

    “我想,他会回来的。”

    少妇身后,又有着一位少妇走来,正是莫咏欣,十三年过去了,岁月却是没有在两女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反而是平添了妩媚和风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