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625章 ****
    “妈,你怎么了?”

    秦满对自己母亲的这神态有些困惑,而于此同时,第一法老和安拉也是转过身,看到了孟瑶。

    安拉的眉头皱了一下,因为此刻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温柔妩媚的少妇,那种气质一下子让得她有些自行惭愧,和这位贵少妇一比,她这神殿第一美女就好像是乡下小丫头。

    第一法老的眸子也是盯着眼前这位美艳大方的少妇,在这一刹那,他的心突然抖动了一下,仿佛有什么记忆即将被唤醒一下,然而就在这时候,脸上的面具却是传来了清凉的气息,这气息顺着脸庞流入他的体内,一下子让得他变得平静起来。

    “这位女士,你认错人了。”第一法老淡淡的开口说道。

    “不,我不会认错的,你是秦宇,肯定是,秦宇你肯定是跟我开玩笑的。”孟瑶拼命的摇头,她可以确定,眼前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失踪了十三年的秦宇。

    “妈,这位是无名先生,你怎么会觉得……”

    秦满的目光也是在第一法老身上打量,接下去的话他说不出来了,先前还没有在意,但是此刻在母亲坚决的目光中,他的脑海中也是回忆起自己记忆中父亲的模样,似乎,和眼前这秦先生真的挺像。

    “这位女士,你肯定是认错人了,这是我们大长老。”安拉在这时候开口了,她突然有一种预感,法老王担心的事情要生了。

    “不,绝对不会有错。”孟瑶依然是坚定的觉得第一法老便是秦宇,而这边的动静,也是吸引了别墅内其他人的到来。

    “师傅?”

    “师叔?”

    说话的是秦宇的几个徒弟还有钱多多铁柱他们,但他们看到第一法老的时候,也是和孟瑶一样的想法。

    眼前这人,身材和自己师傅实在是太像了。

    “我不认识什么秦宇,也不是什么秦宇,还希望这位女士自重。”第一法老皱了皱眉,他讨厌眼前这样的感觉。

    “也许可能是我和那叫秦宇的长的很像,但我不是秦宇。”

    “不是得,你就是秦宇,为什么不承认呢?”孟瑶眼泪哭着流下,她明明知道眼前的这就是她的丈夫的,不会有错的。

    “既然这位女士一定要这么胡搅蛮缠的话,那大长老我觉得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安拉有些惊慌就要拉着第一法老的手离开,不过,就在这时候,一道轻笑声传来,又有一位贵少妇,袅袅而来。

    “无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大姐认错人了,更先生带来不便,我这里表示歉意。”莫咏欣笑吟吟地走到孟瑶的身边,朝着第一法老说道。

    “欣姐!”

    “好了,你是太思念秦宇那家伙了,所以才会认错人,无名先生的身材是和秦宇那家伙很像,但已经过去了十三年了,人的身材都会改变的,秦宇总不会一点不变吧。”

    ‘

    莫咏欣拦住了孟瑶继续说下去,而后开口朝着秦满说道:“满满,既然无名先生是你带来的贵客,那你带无名先生进去好好招待,我和你妈还有点事情要谈。”

    “是,二妈。”

    秦满点头,第一法老也是没有再作声,跟着秦满朝着里面走去,倒是安拉的脸上有着不甘心之色,但却也无可奈何。

    “欣姐,那分明就是秦宇,我不会认错的。”孟瑶有些着急的朝着莫咏欣说道。

    “我知道他是秦宇,其实我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秦宇了。”

    莫咏欣的妙目也是有着复杂之色闪过,她和孟瑶一样,坚信这位无名先生就是秦宇。

    “欣姐,既然你也相信,那为何你要……”

    “瑶瑶,你没看出来吗,秦宇根本就不和我们相认,一般会有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秦宇现在有苦衷无法和我们相认,另外一种,就是秦宇已经是忘记了我们。”

    说到最后面的时候,莫咏欣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被自己的最爱的人给忘记,是一件让人痛苦和绝望的事情。

    “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如果我们逼急了,秦宇真的有可能会离开,而且秦宇身边的那个女人如此防备的眼神,我们要是一定坚持下去,到时候反倒是不好。”

    没错,这就是莫咏欣,一个智慧过人的女子,在短短的那么片刻便是能够压住内心的情绪,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只要留在家里,我想有很多办法可以证明他的身份的。”莫咏欣脸上扬起了一抹笑容,笑得无比的意味深长。

    秦家的别墅很大,有着许多的客房,而原本秦满是要安排第一法老和安拉的到客房休息的,不过,这活最后却是被莫咏欣给接了过去。

    “请问大长老住哪里?”

    别墅的三层,安拉看着自己的房间,但却没有进去,反倒是朝着一旁的莫咏欣问道。

    “放心,你们的大长老我们会安排好的,只是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女客人是居住在三层,而男客人是居住在二楼,我现在就带无名先生去客房看看。”

    “这不行,我要和大长老住隔壁。”安拉立刻拒绝了。

    “安拉小姐,我们东方有一句话叫做入乡随俗,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希望安拉小姐能够尊重。”莫咏欣答道。

    “可是!”

    “好了安拉,既然人家莫女士都这么说了,那你就住在这里吧,二楼和三楼没有什么区别的,有事情我会第一时间知道。”第一法老也是开口了。

    安拉一时语塞,她当然知道对于第一长老来说二楼和三楼没有什么区别,但关键的是对她来说有区别啊,如果第一长老是住在二楼,她就无法感知到第一法老了。

    而且,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眼前这莫小姐如此安排肯定是有其他的目的,可面对第一法老,这些话她又无法说出来。

    所以,安拉只能是看着第一法老跟随莫咏欣朝着二楼走去。

    “无名先生,今晚就委屈你住在这里了。”二楼左侧的第一间房子,莫咏欣笑着说道。

    “没事。”

    第一法老没有多言,就要朝着门内走去,不过就在这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跟鞋的缘故,莫咏欣竟然一个脚滑,整个身躯便是朝着第一法老倒去。

    而最尴尬的是,莫咏欣是刚刚洗浴完,头上扎着一个马尾,而身上也只是穿了一件裙子,这鞋子踩到脚,整个人朝着第一法老身上倒去的时候,裙子竟然也是滑落了大半。

    以第一法老的实力,早在莫咏欣倒下的那一刹那便是可以直接瞬移开,但是鬼使神差的,第一法老竟然没有挪动身子。

    软香入怀,那迷人的气息扑鼻,最要命的是,此刻那雪白的丰盈就这么展露在他的面前,加上那娇羞和惊慌的神色,第一法老却是情不自禁的伸出来手,就要将眼前这美女给搂在怀中。

    不过,就在第一法老伸出手的时候,莫咏欣却是猛地一把推开了他,而后站了起来,连忙将裙子给拉上,一张俏脸却是通红。

    “无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我先走了。”

    说完,莫咏欣一脸害羞的跑了出去,只留下第一法老一脸皱眉的站在原地,因为他知道也不知道,为何会对眼前这位少妇如此的没有抵抗力,这要是换做敌人的话,恐怕他现在早就受伤了。

    “欣姐,你去哪了?”

    二楼楼梯口,孟瑶看到莫咏欣朝着这边走来,好奇的问道,此刻的莫咏欣哪还有先前的娇羞模样,一脸的神采奕奕。

    “没什么,就是上去拿了点东西,对了瑶瑶,你房间的喷头坏了,你到我房间去洗澡吧,刚好我也有点事情跟你说。”

    “嗯,好。”

    孟瑶跟着莫咏欣到了她的房间洗浴,等到她洗浴出来之后看到莫咏欣递给自己的睡衣,却是一下子俏脸通红。

    “欣姐,你这是干什么?”在看着这件极其********妖娆的睡衣,孟瑶开口问道。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去****秦宇那家伙了,我刚刚去试探了一下,那家伙绝对就是秦宇,现在该你出马了,我给他安排在左侧的第一间房子,穿上这衣服一会爬上他的床,我就不信他还能装。”

    莫咏欣嘿嘿一笑,而后右手轻佻的捏着孟瑶的下巴,“尤其还是这么一会主动送上门的大美女。”

    “可是欣姐,这只是我们的猜测,还不能百分百确定是不是秦宇,这要是……”

    “瑶瑶,你相信自己的直觉吗,相信我的直觉吗,既然我们两人觉得是秦宇,那他就是秦宇。”莫咏欣的神色也是变得正色起来,“我怀疑,秦宇可能是失忆了,他的脸上不是带着面具吗,你到时候趁机会摘下他的面具就知道了。”

    孟瑶银牙轻咬,沉默了半响之后却是坚定的点了下头,“我觉得他就是秦宇,好,我去试试。”

    “嗯,放心,二楼其他人都已经被我支开了,你一会进去就直接脱衣服。”莫咏欣在孟瑶看不到的角度,妙目中闪过恶魔般的光泽。

    “那我去了。”

    “去吧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