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647章 狂书生
    十年阳寿,一道魂魄!

    这些大人物最后全都选择了妥协,在城门之内的一道石门内,所有的大人物都从那里跨过,在走出石门的那一刻,秦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些大人物瞬间的衰老。

    这种衰老很细微,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以秦宇灵识的敏感度却是可以捕捉无疑,除此之外,在那城门内一旁的玻璃容器上此刻也是亮起了二十多道光点,每一道光点都是这些大人物的一道魂魄。

    “还有没有人进来,如果没有的话仙城将会关闭。”

    秦宇的目光看向城门外的其他尊者,这些人虽然不如那些大人物,但毕竟也是尊者境界,放在外界也是一方诸侯的实力。

    半响之后,有一位带头走进了城门,随后又有第二位、第三位……

    富贵险中求,这些尊者之所以敢进来,是因为他们听到了先前秦宇和那些大人物的对话,这仙缘是要靠机缘获得的,而不是谁实力强谁先到就可以得到。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们也有机会得到这个仙缘,反正那些大人物也没有说他们不能进去。

    到最后,一共是有三十多位尊者踏进了城门,这其中都是三劫以上的尊者,因为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很清楚,如果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可能他们根本等不到下一次古玉仙城开启的时候,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放手一搏。

    得到了,从此便是陆地神仙,成为了传说中的地仙,失败了,也就是十年阳寿而已。

    “既然没有人进来,那么……”

    秦宇目光扫视全场,阻止了小九的进来,开口朝着仙城中心方向喊道:“仙城门关。”

    轧……

    古玉仙城的城门缓缓关闭,秦宇的身影也是从城墙消失,此刻,古玉仙城内一片寂静,外面的人根本感觉不到里面的情况。

    但是,即便是这样依然是没有任何人的离开,所有人都在原地等待,他们想要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因为,这个结果将会关系到整个世界的格局,陆地神仙,那将会是无敌的存在,至少对于现在整个世界修炼者的实力来说确实是如此。

    城门之内。

    秦宇从城墙走下,看着已经是朝着古玉仙城中央进发的这些人,脸上却是露出了一缕复杂的神色。

    半个时辰之后,那些大人物都已经是纷纷走到了那中心的玉柱面前,看着那玉柱和玉碑,其中几位老者脸上露出了缅怀之色,因为,当年他们便是走到过这里,只是却是错失了得到仙缘的机会。

    “这一次一定要得到成仙的机缘。”

    这一刻,这些大人物都在心里暗暗发誓,下一刻,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有人离开去其他地方寻找,有人盯着那玉碑打量,还有人试图登上那玉柱,毕竟,这玉柱在仙城之内是如此的显眼。

    然而,被禁锢了飞行之力的这些大人物却发现他们根本就攀爬不上去,只要超过二十米的高度便是会有阻力阻止他们继续向上。

    东街!

    一位四劫尊者一个人出现在了这里。

    “既然仙缘不是靠实力得到的,那就很有可能说明这仙缘隐藏的很深,而所有人都往中央位置去,我偏偏就反其道而行之,没准还会有所收获。”

    四劫尊者眼中有着精明之光闪过,然而实际上像他这样的想的人并不少,整个仙城太大了,而这一次进来的人也不过才五十多位,分散的非常之广,加上又不能飞行,灵识也是受到了限制,所感知的范围也是有限,自然不能察觉他们的行踪和下落。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上一次弃道人获得了仙缘之后那些参加过上一次古玉仙城开启的人还说不出仙缘是什么的缘故,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弃道人是如何获得仙缘的。

    “这里的门都是紧闭的,也许门内会有线索。”

    那位四劫尊者在东街的一条街道上的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这是古玉仙城内很普通的一户人家,全部都是用玉石堆砌而成,在那门口之上则是贴着一个类似于门牌号的标识。

    “东街三十六号。”

    四劫尊者轻念那标识上的门牌号,下一刻,双手放在玉门之上,将那玉门给推开。

    在四劫尊者将玉门推开的那一刻,仙城中央的那跟玉柱突然闪过一道光泽,只是,因为众人忙着搜寻仙缘却是没有人注意到,当然,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秦宇。

    从头到尾秦宇都没有去寻找那所谓的仙缘,而是径直站在了那玉柱之下,当那光泽闪过的时候,秦宇在心里轻语道:“一位。”

    那四劫尊者走进了东街三十六号房屋内就再也没有走出来。

    然而,这才只是开始,有这样想法的远远不止是那一位四劫尊者,再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当中,陆续有人打开了两边街道的房屋而后再也没有出来。

    而且,因为仙城太大众人的感应又被限制了得缘故,那些没有进去房子的人并不知道他们身边的人已经是少了很多了。

    一个时辰之后,整个仙城还在外面活动的人已经是只剩下三十个了,已经是有接近一半的人走进了房屋内,而这其中还有两位来自于西方的强者和一位来自于玄学界的大人物。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一点的线索,这整座城就像是一座空城一样。”

    “到底那仙缘在那里,为何这么久了没有一点的线索?”

    仙城内还在寻找的人脸上都带着焦急和迷惘,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去找那仙缘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仙缘是什么,这一个时辰,他们光是在城内逛街了,而且还是空无一人的街。

    两个时辰之后,终于是有人走到了那仙城的一角,那是一位来自于西方的强者,此刻在他面前的便是一口用黄泥台封印着的枯井。

    “走了这么久,除了街道就是街道,现在这里出现了一口井,难道仙缘会和这井有关系?”

    那强者脸上带着一缕喜色,不管怎么样,这么久终于是看到了除了街道以外的建筑确实是让他兴奋,也许仙缘就在这井里面。

    想到这里,这强者快步朝着井走去,不过却是没有莽撞的便是将浇灌住井口的黄泥给打掉,到了他这个境界,做任何事情都是带着一分谨慎和小心的。

    盏茶时间过去,这强者打量完这口枯井之后,这才一拳朝着枯井上的黄泥轰去。

    砰!

    黄泥破碎,然而却没有和秦宇当初一样出现黄泥缠绕手臂的情况,相反的,就在黄泥破碎井口出现的那一刹那,这西方强者的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整个人便是就要朝着后面遁去。

    然而,就在这西方前者急退到百米之外的时候,一只枯瘦的黑手从那井下出现,而后,直接是朝着西方强者而去。

    西方强者看到这黑色枯手出现的那一刻眼中闪过决断之色,手中出现一柄大斧,这大斧直接是朝着枯瘦的手挥去,而于此同时,西方强者周身出现了黑雾,这黑雾瞬间蔓延千米,将他整个人给遮掩住。

    很显然,这位西方强者是做了两手准备,一手用着大斧阻挡着枯瘦的黑手,一手用这黑雾来隐藏自身的轨迹。

    然而,那黑色的枯手完全是无视了大斧,那手掌前进,大斧挥在这手之上犹如以卵击石直接是消散掉了,而至于那千米之宽的黑雾,在那黑色的枯手一抓之下直接是消散,而那西方强者的身躯则是出现在了黑色枯手的手心之中。

    如同老鹰抓小鸡一样,那西方强者就这么被黑色枯手给抓在手掌心中而后直接是带回了枯井之下。

    这一切说起来漫长但仅仅只是过去了几息的时间,从西方强者打碎黄泥到被枯瘦的黑手抓入井中,所发生的这一切没有一个人看到,因为这一切真的发生的太快了。

    一位接近地仙境界的强者,面对着一只黑色的枯手竟然毫无反抗之力,这一幕,除非有人亲眼看到,否则不会有人相信。

    秦宇站在仙城中央,他的目光落在了左侧的一位男子身上,那是一位中年男子,穿着一袭青衫,腰间别着一柄长剑,犹如古代的书生打扮。

    不过,秦宇却是知道,虽然此人是中年模样,但实际年龄恐怕已经是接近千年。

    秦宇之所以会注意到此人,是因为这位和其他那些忙着去寻找仙缘的人不同,这中年书生倒更像是游览一个旅游景点,不慌不忙,眼中时有感慨之色。

    “这位道友不去寻找仙缘吗?”秦宇有些好奇的开口询问。

    “仙缘,到底什么是仙缘在场无一人知道,而且先前阁下也说了,这得到仙缘不一定靠的就是实力,既然这样的话,没准我就这么逛着仙缘便突然降落在我的身上。”中年书生笑着看向秦宇,答道。

    听到中年书生这回答,秦宇脑海中突然有着一个念头涌现,下一刻,询问道:“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一落魄书生,不曾金榜题名,连一秀才都算不上,有什么尊姓大名的,他们都叫我狂书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