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779章 我叫李靖
    “这个任务,我接了。”

    当秦宇拿着其中一个玉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执法殿一片沉寂。

    “秦宇,你说什么,你要接这个任务?”

    罗青的脸上有着着急之色,而风扬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是冷笑连连,心里暗笑道:“真是一个蠢货,被夜一无视了一下就忍不住了,这样的人,要不是背后有白起根本就成不了气候。”

    不过,风扬也不在意,因为他已经从其他渠道得知到了,白起,已经是离开了城池了,在短时间内是不会返回的。

    “秦宇,你不要意气用事,这任务不是你可以完成的。”

    罗青也是认为秦宇是被夜一的语气给刺激到了,但她很清楚,三级任务不是秦宇可以完成的。

    “多谢罗姐的提醒了,不过我想我还是可以试试的。”秦宇笑了笑,然而态度却是十分的坚决。

    “好了,既然秦宇自己要接这任务,罗青你在阻拦可就违背规则了,你这是对秦宇没有信心吗,我倒是相信秦宇的。”

    风扬目光看向秦宇,“那我就在这里祝秦宇你早日完成任务归来,要知道,三级任务完成后的奖励可是不低,足足十万贡献分。”

    “借你吉言。”秦宇看了风扬一眼,对于风扬的心思他很清楚,不过是想这事情做成既定事实。

    但是,这个任务他既然说了要接那就是会接下来,与风扬无关,与夜一……也许,有那么一点原因吧。

    秦宇心里内叹,他到底做不到不受外物影响,如果,没有夜一的那一番话,他虽然会接这任务,但绝对不会这么的快。

    风扬没有答话,只是冷笑的看了秦宇一眼之后便是昂挺胸的从执法殿内走去,而其他几位再看了看罗青之后也都是离开了。

    固然,有几位也是城主的人,但他们对秦宇确实是没有什么好感。

    “秦宇,我知道夜一的话刺痛到了你,但你难道不明白吗,夜一他的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你这么意气用事接了三级任务,我看你一会怎么去完成。”人都走光了,罗青也是没好气的瞟了秦宇一眼,说道。

    “好在一般执行任务可以两个人一起,我就跟你一起去完成这个任务吧,不过,这皇沧海可不好杀啊。”

    皇沧海,便是秦宇这一次所接任务中的追杀对象,一位地仙四重天后期的强者,比秦宇足足高出了两个半境界,最关键的是,此人神通众多,来历也是极其的恐怖,据传闻是出自某个神秘大教。

    听到罗青的话秦宇也是愣了一下,自己和这位非亲非故,就算是看在城主的份上也不至于这么对待自己吧。

    看到秦宇脸上的惊讶之色,罗青却是狠狠瞪了一眼秦宇,解释道:“别以为我是为了帮你,我只是为了维护城主大人的威严,城主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你既然是城主大人推荐过来的,要是第一个任务就没法完成而丢了性命,那会大大降低城主大人的威信。”

    果然……

    秦宇苦笑,他就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女人缘特别强的男人。

    不过,片刻之后秦宇表情变得严肃,直接拒绝了罗青的帮助。

    “罗姐,既然这任务是我接了,那自然是由我去完成,要真的是不幸丧命,那也只能算是我技不如人吧。”

    “你……你要这么赌气,那你就自己去吧。”

    罗青也是气极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油盐不进还不知道好坏的人,也真的不知道城主大人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成为执法者的,难道真如外界所说的那样,是为了讨好白起?

    罗青被秦宇气走了,看着罗青气呼呼的表情和身影,秦宇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固然知道罗青的好意,但是接下这个任务并不完全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和赌气。

    皇沧海,地仙四重天后期,来自于某个神秘大教,从表面的实力来看自己和他确实是相差的很多,但这不代表着自己没有机会。

    因为,这皇沧海最出名之处并不是他的实力,而是因为他的一则神通,震山诀。

    玉佩之内有对皇沧海的详细描写,而这也是秦宇会选择这个任务的原因,毕竟,另外一个任务是去追杀一位普通的地仙四重天后期的强者,同为地仙四重天,但此人和皇沧海根本没法相提并论。

    一刻钟之后,秦宇出了执法殿,没有再城内停留,而是直接朝着城外走去。

    因为,根据玉佩中的信息,皇沧海在一个月前在城内公然杀死了三人之后便是离开了城池,按照估测是朝着第二城去了。

    试炼之路的规则,在其他城池内犯了事情,进入下一座城池内却不会遭到惩罚,当然,要是上一座城池的执法者找上来那就另当其说。

    其实说白了,这就是试炼之路的真正规则,这是一个杀戮的世界,弱者是无法在这里生活下去的,而一些看起来公平的规则也只不过是为了维持试炼之路的运转罢了。

    所以,对于皇沧海,城主雷山不会自己出手,不然的话皇沧海根本就走不出第一城,甚至雷山根本就不会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而事实上,雷山也确实是不知道皇沧海的事情,当他听到罗青的汇报说秦宇接了追杀皇沧海的任务时也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即笑了笑便是表示知道了。

    秦宇,这个名字他有些印象,好像一年前他是给了对方一个执法者的身份,不过,随着后来白起的离开,他已经是忘了这件事情了。

    事实上,对他来说,现在的秦宇还不值得他记住。

    如果,秦宇被皇沧海给反杀了那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毕竟人情他已经是送出去了,而如果秦宇真的意外杀死了皇沧海那就更好了,这说明他慧眼识人。

    总之,对于雷山来说,无论是秦宇还是皇沧海都只是一件小事,一件不值得他怎么记挂的小事情。

    ……

    “兄弟,你也是前往昆墟秘境的?”

    离开第一城一个月后,秦宇一人默默前行,然而却是被后面追赶上来的一位胖子给拦住了。

    一个月的时间,秦宇路上碰不到过不少人,甚至还被不少人给快越了,这些人,都是匆匆赶路似乎是要前往某个地方,对于秦宇也是视而不见。

    “怎么,兄弟还是一个高冷型的啊,不过我劝兄弟一句,这昆墟秘境还是不要去了,那里不是兄弟你可以参与的。”

    胖子仿佛是一个自来熟,看到秦宇没有搭理他也不在意,走到秦宇的身侧,喋喋不休的说着。

    秦宇虽然没有搭理胖子,但对于胖子所说的话也全都听进了耳中,也算是明白为何会有这么多人匆匆前行了。

    昆墟秘境,是试炼之路上的一个秘境,然而和其他秘境不为人知不相同,昆墟秘境的名声却是很广,因为,昆墟秘境每过百年便是开启一次。

    试炼之路存在有多久了已经没人能够说的清楚了,而随着城池的出现,昆墟秘境便是被人现,每百年开启一次,进去过之人不知道多少。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昆墟秘境虽然很出名,然而那些顶级强者都不会前来,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昆墟秘境已经是没有什么值得他们探寻的秘密了。

    一个秘境,之所以称为秘境,就是因为他的神秘,真正能够吸引这些顶级强者的是那些神秘的秘境,那些没有被人进去过的秘境。

    但是,对于那些进入试炼之路没多久,或者实力不算顶尖的人来说,昆墟之境对他们的吸引力也是巨大的。

    因为那些神秘的秘境他们找不到,就算真的找到了也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而相反的,昆墟秘境他们倒是可以进去喷一碰运气。

    虽然昆墟秘境每百年开启一次,但每一次都有不少人还是有所收获的,就在上一次昆墟秘境开启的时候,便是有不少人有巨大的收获。

    也许,这些收获在那些顶尖强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下面的人来说却是一场泼天的造化。

    因此,哪怕知道昆墟秘境已经开启了无数次,但每百年都会有无数的人涌入。

    “兄弟,我叫李靖……”

    秦宇终于侧脸看了胖子一眼,这个名字,让他嘴角抽搐了一下。

    “怎么,难道兄弟听说过我,哈哈,我就知道,我的名声已经是远扬各处了。”

    “确实是听过。”秦宇开口了,点了点头,“你应该是用塔的吧。”

    胖子一听秦宇这话眼神一亮,哈哈大笑起来,“兄弟果然是真的知道我,连我用的独门武器都知道。”

    胖子说完这话,右手一挥,在那竟然出现了一座七层宝塔。

    秦宇,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嘿嘿,知道我这宝塔叫什么名字吧,镇美塔,我的目标是镇压整条试炼之路各大种族的所有天之骄女。”

    说到这里的时候,胖子的眼中闪烁着某种猥琐的光泽,“兄弟既然听说过我,那想必也是同道中人了。”

    同道中人?

    听到胖子这四个字,秦宇选择了沉默,他实在是无法把眼前这位胖子李靖和他所知道一位历史中的李靖和一位神话故事中的李靖给联系在一起。

    人自宋后羞名烩,我到坟前愧姓秦。

    想来,如果那两位李靖知道胖子也会来一句,卧槽泥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