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868章 穆景山
    试炼之路的上的寻灵大师不多,就那么四位,而且其中还有两位都是属于某一方势力的,只有两位是独属于自己的,穆景山就恰恰是其中一位。

    不过,虽然穆景山接受其他势力的邀请,但开价也是极其的恐怖,一般的人根本请不起,因为他一般是要的所有收益的六成。

    六成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如果从一座山峰中挖掘出一千斤灵石的话,他就要拿走六百斤。

    有人会疑惑,这么高的价格还会有人请吗?

    答案就是:有!

    原因很简单,有寻灵大师在,寻找到有灵石的原石或者山峰几率非常大,尤其是在那些昂贵的原石和山峰面前,寻灵大师的作用就可以体现出来。

    就拿一座价值数千斤灵石的山峰来举例,如果没有寻灵大师帮忙判定,要是贸然买下来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那便是亏了数千斤灵石。

    可要是有寻灵大师在,哪怕最后只是赚了一千斤灵石,那分到手也有四百斤。

    有人会问,既然如此那些寻灵大师为何不自己去买下来,原因很简单,就算是寻灵大师也不敢百分百的保证一定正确,这就是风险转移。

    当然,寻灵大师在接活的时候也是极其的小心谨慎,因为这一行一旦错的多了那就是砸了自己的饭碗了。

    “竟然是穆大师,也不知道雷族花了什么代价把这位给请来了。”

    “是啊,穆大师可是很久没出山了,上一次出现时还是在前五届灵石大会上面。”

    “这一次这秦宇估计要输了。”

    “那是当然了,不说穆大师成名已久,就八百年前穆大师与那位的一战各位可还记得,那一战,穆大师一连选了十块原石可全都是大涨。”

    “那是穆大师真正奠定大师身份的一战怎么会不记得,到现在还让人回味无穷呢。”

    人群议论,在知道秦宇的对手是穆景山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不觉得秦宇还有胜算了,哪怕秦宇的表现也很惊人。

    秦宇的目光落在穆景山在的身上,而穆景山此刻也是在打量着秦宇,同为灵师,两人都从对方身体上感到了凝重。

    “小小年纪便是有这么高的造诣,让老夫钦佩,遥想我这个年纪的时候,连灵师都不是。”

    穆景山先开口了,一开口便是夸赞秦宇的话语,秦宇笑了笑却是没有接话。

    “这一次的比试按照道理来说我不应该参与,毕竟有以大欺小之嫌疑,只是我曾经欠了雷族一个人情,所以小兄弟这一次的比试我不得不参加。”

    穆景山的话让得人群一片恍然大悟,他们就觉得以穆景山的身份不应该参加这样的赌约,要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那就可以理解了。

    “你和雷族之间的恩怨我也略知一二,知道不是我一言两语可以化解的,不过只要你不在灵石大会上找雷族的麻烦,那么这一次的赌约可以取消的。”

    穆景山的言语很诚恳,而且说出来的话也是让人挑不出刺来,不少人纷纷点头,这穆大师不愧是大师,确实是有大师风范。

    然而,秦宇却是撇了撇嘴,因为只有他清楚,穆景山虽然话说的很好听,但言语之中充满了对自己的轻视。

    “多谢穆大师的好意了,反正这赌约我也不会亏,而且能和穆大师切磋一下那也是我的运气。”

    秦宇的回答让得穆景山的脸上笑容消失,神色深沉的看了秦宇一眼,而后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按照赌约来吧。”

    “这秦宇真是不知好歹啊,竟然这么对穆大师说话。”

    “就是,穆大师很明显是宽容他,可他倒好,还想着去挑战穆大师。”

    “这样也好,让穆大师教训一下他,免得他不知道人外有人。”

    在大部分人心中他们是站在穆景山这边的,对于这一点秦宇已经是有所预料,而他也毫不在意,一群毫不相关的陌生人的想法有什么好在意的。

    赌约达成,秦宇没有久留便是离开了,而比秦宇更快的则是这则赌约的消息。

    整个灵石秘境,秦宇和穆景山之间的赌约就像是一阵风一样,飞快的传送到了每一个角落。

    “什么,有人挑战穆景山,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真的假的,还有人敢挑战穆大师?”

    这是不知道秦宇名字的人听到消息后所说的话。

    “这下有好戏看了,这秦宇确实是太嚣张了一点,也是该教训一下了。”

    “哼,让他知道,灵石大会不是他可以随意捣乱的。”

    这是被秦宇给敲过竹杠的那些势力的声音。

    当然,更多的听到这消息的人还是惊讶和兴奋为主,这样的对赌可不是每一届都可以看到的,他们都想看个热闹。

    “你说什么,秦宇那家伙和穆景山对赌?”

    当凉风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惊的嘴巴张的老大,到现在他才知道秦宇进入灵石秘境之后竟然创造了这么大的轰动。

    “这么看来,当初他在外面是故意坑镇罗镇海两兄弟的,并不是因为运气。”半响之后,凉风整个人突然惊叫起来,倒是把他边上的那位葛大师吓了一跳。

    凉静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弟弟一眼,是人都应该猜的出来,那肯定不是运气的原因,要真的是运气,怎么可能后面还坑害那么多围观的人。

    “葛大师,你在想什么?”凉静看到葛大师在沉思,开口询问道。

    “穆景山老夫也算是熟悉,就算是老夫也不敢说就一定能稳赢他,这秦宇……”

    “葛大师,你的意思是说你也不如那穆景山?”凉风在一旁直接问道。

    “这……”葛大师有些尴尬。

    “葛大师的意思是他也不能稳赢。”凉静没好气瞪了自己弟弟一眼。

    “确实,如果是我对上穆景山的话,最多也就是七分胜算,原石这东西,没有谁有百分百肯定性的。”葛大师答道。

    “但我就是觉得秦宇这家伙能赢,姐,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凉静看了葛大师一眼,而后者也是朝着她点了点头,当下这才应允,“也好,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