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903章 天大的人情
    擂台之上!

    所有人看向秦宇的目光都带着同情和怜悯,因为此刻的秦宇浑身血液飞溅,每一次出拳抗击轰向那大道磨盘的时候都会飞洒出一片血液。

    “何必呢?”

    “要我早就放弃了,这根本就是飞蛾扑火没有一点可能的。”

    “大道不可欺,越是抗击所承受的威压也就越强烈,而且最后磨灭的修炼根基也就越深,要想复原可就难上加难了。”

    “是啊,这秦宇要是不认输的话,等到大道磨盘真正落下来的时候,就算不死这辈子也算是废了,境界跌落不说,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精进了。”

    “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还没有绽放出光彩就这么陨落有些可惜了。”

    擂台之上,步子寒的神色也是有些诧异,在他想来秦宇早就该认输了,因为他这大道磨盘根本就不可抵御,强撑下去只能是找死。

    “秦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越是顽抗一会对你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大,到最后整个修炼根基都被毁掉你就变成了一个废人。”

    步子寒开口了,他虽然想要打败秦宇,但到底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是非要看到秦宇被毁灭掉才甘心。

    在步子寒的心中,他要的只是打败秦宇证明自己,只要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足够。

    大道磨盘之下,已经是化身为血人的秦宇停下了动作,唯一清明的眸子看了一眼步子寒,而后,再一次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决定。

    轰!

    又是一拳轰出,而后再次被星阵给镇压全身落在地面之上。

    又是一道血液飞溅,不过秦宇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恐惧,相反的是越战越勇,因为他发现,随着他拳头轰击向大道磨盘的时候,在他丹田内的那一滴沉浸了许久不知道来历的金色血液有些变化。

    每一次攻击失败被大道磨盘给磨灭全身溅出血液的时候,秦宇便是发现自己体内那滴金色血液便是会旋转一圈,而后便是有着一股金色血液流向自己的全身补充着自己体内所丧失的血液。

    秦宇修炼的不死金身,但实际上他全身还没有达到全部都是金色血液,也就意味着他的不死金身还没有修炼完美,只是修炼成了不死之身。

    从不死之身到不死金身的转变秦宇才刚开始,而如果没有机遇的话,就连秦宇自己也不知道要修炼多久才可以达到完美的不死金身状态。

    不过,这一次抗击大道磨盘自己体内那滴来历不明的金色血液的异动却是让得秦宇心里砰砰心动,因为他知道,这是他修炼不死金身的一个极佳机会。

    不死金身的标准便是体内所有血液全部都转化成金色血液,也就是所谓的不死之血。

    只是,这个转变极其的艰难,历史之中又有几位可以修炼到完美的不死金身?

    完美的不死金身可以保持同境界不败,跨一小境界不死,这是一门逆天的肉体修炼神通,放眼整个人族还没有记载过修炼成完美不死金身的存在。

    所以,对于秦宇来说,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必须把握住的机会。

    在外人看来,秦宇是飞蛾扑火,是愚蠢和顽固,但在秦宇自己心中,他恨不得这大道磨盘降下来的速度再慢一点,或者是磨灭己身的速度再快一点,这样的话他体内的金色血液补充的也就是快一点了。

    轰轰轰!

    一拳接着一拳,然而,一刻钟之后,大道磨盘终究还是落下来了,离着秦宇只剩下了不到一丈的距离。

    “败了,彻底的败了。”

    “等着吧,这秦宇一会要被大道磨盘生生的给磨灭。”

    人群已经是可以预料到接下来的画面了,在他们看来,秦宇能够坚持到现在也就是靠着不死之身,但不死之身再强悍,当大道磨盘彻底落下的时候也是无用。

    步子寒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擂台之外的樊泽也是笑开了花,广场之外,雷族的人也是一脸的兴高采烈。

    无极楼上,天一的表情虽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是会发现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愉悦笑容。

    这些人,都是希望秦宇毁灭掉在这大道磨盘之下的。

    然而,当下一刻大道磨盘落下之后,这些人无一例外脸上的笑容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疑惑。

    “怎么回事?”

    广场之外,无数人下意识发出疑惑的声音,擂台之外,其他的百强选手也是一脸的震惊,目光死死的盯着擂台之上。

    大道磨盘已经是落下了,然而身处大道磨盘深处的秦宇并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的血肉横飞精神萎靡,修炼根基被磨灭的景象,相反的,秦宇还大刺刺的站在地上,身形笔挺。

    大道磨盘所化作的星阵将秦宇整个人都给禁锢住,几道光点不断的闪烁,如同一道道捆住秦宇的绳子一样不断的勒紧变化。

    只是,无论这大道磨盘如何变化,秦宇始终屹立不倒,哪怕身上血液飞溅,但所有人都看的出来,秦宇的精神状态依旧很好。

    大道磨盘,并没有能够磨灭掉秦宇的修炼根基?

    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出现了这个让他们不敢相信的念头,一个人,怎么可能能够抵抗的住大道磨盘?

    无极楼内,凉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沉静如水的妙目当中有着道道亮光闪耀,神识死死的锁定在了秦宇的身上。

    擂台之外,一直低头抚摸着自己长剑的长青剑圣在这一刻也是抬起了头,那木讷的眼睛看了秦宇一眼,而后又低下了头。

    只是,在这低下头的瞬间,长青剑圣的眼睛之中却是有着一抹战意闪过。

    另外一边,一直是盘腿坐着调息的侯绝在这一刻也是睁开了眼睛,一股恐怖的威压瞬间散发出来,望向擂台之上秦宇所在的方向,整个人就犹如出山的猛虎一般充满了锐意。

    “看来,所谓的大道磨盘也不过如此!”

    化身为血人的秦宇在这一刻浑身绽放出来金光,而随着这金光闪耀,整个人再一次恢复了完好无损的模样。

    “步子寒,你可还要继续?”

    一声怒吼,秦宇直接是挣脱了这大道磨盘的禁锢,目光望向步子寒,喝道。

    所谓的大道磨盘不过如此!

    秦宇的这一句话让得整个广场外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因为他们被秦宇这句话给吓到了。

    大道磨盘不过如此,古往今来有几位敢说这样的话,大道磨盘是大道意志的代表,藐视大道磨盘便等于是藐视大道意志。

    所有人都想反驳,只是看着完好无损的秦宇,再看到奈何秦宇不了的大道磨盘,这些人纵然是巧言善辩,在这一刻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好一个大道磨盘不过如此!”

    凉静的娇躯微微有些颤动,那是因为激动所致,因为这句话她也听到过,在很久之前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过。

    “所谓域子所谓域主,都是在大道之下,所有的生灵,所有的修炼者都是在大道之下修炼,那些域子域主不过是掌握了大道的某些规则,但大道之上又是什么?”

    凉静到现在还记得,自己父亲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是消失了一夜之间散尽了全身的修为化为一个平凡之人选择了离开。

    “静儿,你要记住,真正的强者,命运从来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所谓的大道意志又算的了什么。”

    这是自己父亲回归之后对自己所说的话,凉静忘不了自己父亲当时的神色,而就在来年,自己父亲便是成为了域主之中的顶尖强者。

    而现在,时隔了这么久,她终于又听到了这样的话,从一个看起来实力并不怎么强的人口中听到。

    这话语,这口气,和自己的父亲当时是何等的相像。在这一刻,凉静在自己心里默默做出了一个决定。

    同样是在无极楼的天一,面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杀机,但即便如此,他的眸子之中也是有着决断,那就是绝对不能让秦宇成长起来。

    和天一一样想法的还有人在,花族和雷族两族的那些大人物此刻也是满脸的杀机,好几位老者更是直接离开了龙凤城,因为,他们绝对不能让秦宇活着走出龙凤城。

    一旦放虎归山,那将后患无穷。

    擂台之上!

    步子寒看到自己的大道磨盘竟然奈何不了秦宇,脸上也是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色,而当秦宇的喝问之声传来,更是一脸的羞愤。

    “秦宇,我跟你拼了!”

    步子寒咬牙,手指尖又有血液滴落出来,一滴血液滴落,那有些黯淡的大道磨盘便是又一次充满了光芒。

    只是,即便如此依然奈何不了秦宇。

    “我就不信了。”

    步子寒没有停下动作,血液一滴接着一滴滴落出来,落在他身前的一个小型的星阵之上,而看到这一幕,广场之外那外圣人族的老者面色却是骤变。

    “糟糕,子寒这样下去要出事了。”

    老者的神色变得极其的着急,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想冲入龙凤榜内阻止步子寒继续下去,只是,龙凤榜根本就不是他所能踏足的。

    外人不了解他们圣人族,只有他们自己族人知道,圣人族的血液是极其珍贵的,一些天赋神通都是依靠血液本身所拥有的神秘能量施展出来的。

    步子寒之所以能够施展大道磨盘,就是因为在他的血液当中有着某种大道规则的体现,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步子寒的血液就是大道规则凝聚而成的。

    只是,普通的圣人族体内的血液都不会超过一千滴,而且还是一个定数,一辈子就算有增长都不会超过百分之十。

    而那些拥有特殊天赋神通的圣人族族人的血液那就更加的稀少和珍贵了,就老者所知道,步子寒的体内血液不到百滴。

    也许,连步子寒都不知道自己体内的血液有多珍贵,但老者知道,因为他陪着步子寒来试炼之路不仅仅是护佑步子寒那么的简单,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为步子寒提供血液。

    步子寒施展一次大道磨盘就要耗费掉一滴血液,而他的身上有着从族内带来培育血液的珍贵药液。

    只是,就是一瓶药液也只能是给步子寒补充十滴血液,而就这么一瓶药液却是他们圣人族整个种族百年的积累。

    一百年所有能够培育血液的天材地宝,只能够给步子寒补充十滴血液,可想而知步子寒的血液得有多么的珍贵,同样的也是可以知道圣人族整个种族对步子寒给予了多大的厚望。

    所以,看到步子寒如此耗费血液,老者才会变得着急,甚至在这一刻他都象硬闯龙凤榜了。

    擂台之上,秦宇也是发现了步子寒一丝丝的不对劲,因为随着步子寒的血液滴出,步子寒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却是在飞快的下降。

    “罢了,这大道磨盘对我已经是没有效果了,体内的那滴金色血液已经是不动了,就此结束了。”

    对于步子寒,秦宇没有多大的厌恶,最主要的是,先前步子寒开口劝他认输的话语让得他心里也是一软。

    叹息了一口气,秦宇的身影化作了一道残影在原地消失,再一次出现时便是出现在了步子寒的那些圣光光圈之外。

    轰!

    圣光落下,阻拦秦宇的进入,每一道都极其的恐怖,然而此刻的秦宇就犹如猛虎下山一般锐不可挡。

    一道道圣光落在秦宇的身上,在秦宇身上留下一个个坑坑洼洼,但即便如此,秦宇也依然是一路前进,转瞬之间便是来到了步子寒的面前。

    “秦宇,你敢不敢……”

    步子寒面色大变,然而还没有等他的话语说完,秦宇的拳头便是落在了他的脸上。

    “结束了。”

    这是步子寒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语,因为,下一刻他的身躯已经是跌落出来了擂台,一脸的鼻青脸肿。

    步子寒淘汰,秦宇胜出!

    这个结果让得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个出乎他们所有人意料的结果出现了。

    此刻,唯独一人长松了一口气,那就是圣人族的那位老者,看到步子寒被轰出了擂台,脸上不但没有怒气,相反的还露出了庆幸的神色。

    “秦宇,我圣人族欠你一个人情。”

    老者轻语,因为他很清楚,秦宇完全没有必要冒着被圣光轰击的危险去轰击步子寒,只要慢慢的等待就行了。

    秦宇这么做,等于是保住了步子寒,而这,就是给他们圣人族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PS:二合一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