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2906章 尸山血海
    尸山血海!

    在侯绝的身后,出现了一座座白茫茫的山峰,这些山峰并不是被风雪给覆盖了,而是一件件白骨所堆积上去的。

    白骨累累,高达千丈,而下方却是一片殷红的血海。

    海是血,山是骨,这是真正的尸山血海!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明白侯绝浑身那恐怖的杀机是从何处而来的了,这是一位杀神,手上所沾染的鲜血不知道有多少了。

    “我的天,这起码有数上亿具尸体,这侯绝竟然杀死了这么多人。”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战斗杀死的对手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侯绝应该是灭绝过诸天世界中的某个小世界!”

    人群中,一些老者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虽然各大势力之间时有战斗,甚至不少种族更是生死之仇,但是灭掉一个小世界,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没有做过。

    因为这不仅仅需要超强的实力,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一旦灭掉了一个小世界,那要面对着还有其他势力的仇视和忌惮。

    另外,没有哪个势力是天生的侩子手,是以杀戮为乐的,哪怕就算是某个势力攻占了一个小世界,更多的也是统治这个小世界的原住民。

    杀戮,并不是最终的目的。

    “诸天世界那么多小世界,这侯绝要是真的灭掉了一个下等小世界的话,还真的不会被发现,只是这侯绝为何会如此的残忍?”

    “灭掉一个小世界,这侯绝还真是丧心病狂,难道就是为了炼制他的杀气?”

    不少人看向侯绝的目光已经是带着不善了,而那些各大势力的大人物更是把侯绝给列入了危险人物之中,这样的人,绝对不能轻易招惹。

    秦宇的目光也是微微沉了下来,因为他想到了绿雾人,想到了地球人族曾经的命运,那些绿雾人所扮演的角色和这侯绝没有任何的不同。

    论杀气,秦宇见过最浓厚的便是白起,可白起的杀气和侯绝的杀气完全不同,白起的杀气虽然同样也是凌厉无比,可和侯绝的杀气比起来还是有一些差别的。

    月如熙的脸上也是没有了先前的笃定,俏脸变得有些苍白,因为在擂台上的她是首当其冲面临这恐怖的杀气的。

    尸山血海的杀气实在是太恐怖了,哪怕是以她的心性,在这一刻心神也是恍惚了一下,而也就是这一瞬间的恍惚,便是给侯绝抓住了机会。

    轰!

    侯绝一拳轰出,身后血海倒流化作了一道万丈红龙,而侯绝的脚便是踏在了这万丈红龙的头顶之上,与此同时,那座座骨山在这一刻也好像是活了一样,瞬间便是将月如熙给包围在了其中。

    尸山为阵,血海为辅,漫天的杀气席卷着侯绝,此刻的侯绝就犹如是从血海中走出的王者,一身凌厉无匹的杀机瞬间是让虚空崩塌了一片。

    月如熙的面色大变,连忙双手掐诀控制着三寒妙光,三寒妙光闪烁,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侯绝的面前。

    咻!

    三寒妙光直接是刺穿了侯绝的脑门留下了一个血洞,这一幕看到观战之人目瞪口呆,因为,这落差太大了。

    前一刻他们还在震惊于侯绝的尸山血海的恐怕,甚至心里猜测月如熙哪怕是拥有了三寒妙光恐怕都要危险了,可事实和他们猜测的落差也太大了。

    侯绝面对着三寒妙光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甚至比起先前来说还不如。

    这就好像,一个大汉当着众人的面舞枪弄棒甩的是虎虎生风有模有样,可转眼就被对手一枪直接给崩了。

    看到自己控制的三寒妙光直接是射穿了侯绝的脑门,月如熙的脸上也终于是露出了一缕笑容,同时长吁了一口气。

    只是,月如熙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三寒妙光射穿侯绝脑门的那一刹那,秦宇和长剑剑圣的目光同时盯在了血海的下方。

    侯绝栽倒,血海翻滚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月如熙的脚下,也就在前面侯绝的身影栽倒入血海被血海湮没的刹那,月如熙的脚下,血海突然翻滚,而后,一道身影如闪电般瞬间出现在了月如熙的脚下。

    砰!

    月如熙俏脸骤变,然而不等她做出任何的反应,整个人直接是被拉入了血海之中。

    三寒妙光在这一刻也是动了,只是,三寒妙光在血海之上徘徊始终没有射入血海之中,很显然,三寒米妙光感应不到血海下的情况。

    “是侯绝,侯绝没有死!”

    “我早就猜到侯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便是被打败,很显然这是侯绝布置的一个局,就是想要让月如熙放松警惕,然后暗中偷袭。”

    “堂堂地仙七重天中期还要偷袭,足以说明侯绝心中对这三寒妙光忌惮到了极限。”

    不管人群怎么议论,但他们的目光都没有离开过血海,等待着最终的结果的出来。

    不到十息的时间,血海便是消散了,而结果也是出来了,在血海消散的那一刹那,月如熙的身影被抛出了擂台,整个擂台之上只有侯绝站立在那里。

    这一战,侯绝胜出!

    擂台之下,月如熙发丝凌乱,没有了一开始的出尘气息,整个人显得有些落寞,很显然拥有了三寒妙光的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这容易便是输了。

    虽然有自己大意的原因在那里,但输了就是输了,任何辩解都是苍白无力。

    “恭喜侯绝兄了。”

    最终,月如熙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她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而且最关键的是,龙凤榜输了一场不代表着她就彻底的败了。

    因为侯绝,并不就会一直不败下去,如果侯绝败一场的话,那同样是和自己又回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了。

    想到这里,月如熙将目光看向了长青剑圣,现在最能让侯绝战败的也就只有长青剑圣了,当然,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她能够击败长青剑圣。

    月如熙的脸上再一次恢复了原往的神彩,因为她对击败长青剑圣充满了信心,只要自己这一次小心一点不要被偷袭,凭借着三寒妙光还是有机会胜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