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品相师 > 第3235章 轮回的真正作用
    玄武的声音竟然慢慢变得低沉起来,哪怕不能看到玄武的表情但秦宇也可以想象的到玄武此刻的脸色一定也是很严肃。

    “整个诸天百界为什么只有人族才有阴间才有轮回,那是因为诸天百界根本就不存在轮回一说,而人族之所以可以做到,那是因为人族偷来了阴间。”

    “关于诸天百界的历史起源我相信许多种族都说不清,如果说唯一对诸天百界最了解的人那就是你们人族的始祖,不是这个时代的始祖,而是人族最初时候的那位始祖。”

    “当初,你们人族那位始祖曾经说过一句话:诸天百界是一个牢笼。”

    诸天百界是一个牢笼?

    这一刻的秦宇是深深被震惊到了,他猜测过无数个可能,但从来没有想到过诸天百界会是一个牢笼。

    牢笼意味着监狱?难不成诸天百界所有的种族都生活在监狱中?

    这个真相他接受不了,他相信诸天百界所有人也无法接受这个真相,他们辛辛苦苦的修炼,成为了呼风唤雨掌灭星辰的大人物可最后竟然还是一个被困在牢笼中的人?

    “小子,你曲解了你们始祖话里的意思了,这所谓的牢笼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这牢笼的意思是说诸天百界内所有的人无论最后修炼到什么境界都没用,好像按照你们始祖的话说,那就是最终还是一场空。”

    玄武似乎是知道秦宇心中想的什么,难得的开口解释了一句,不过随即便是感叹道:“只是,一场空就一场空有何不好呢,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当你在梦里过完了完美的一生便足够了,何必再去追求更多呢。”

    听到玄武的话秦宇有些愕然,随即笑道:“前辈看得这么开吗?”

    “现在是看开了,可惜当初没有看开,否则的话也不会被困在这石碑下面了。”

    玄武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当中,而秦宇也是没有开口打扰,因为他也要消化掉这些对他冲击很大的讯息。

    诸天百界是一个牢笼,最终的修炼是一场空,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能够守护自己心爱的人,和自己的家人朋友过着一生不就满足了。

    庄周晓梦,蝴蝶是我、我是蝴蝶,何必要纠结呢。

    “小子,别以为只有你一个看的开,看得开的人也很多,可如果你突然发现你身边的一切都是虚幻呢,那你还能够看得开吗?你能够接受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会在刹那间突然消失,整个天地就孤零零的剩下你一人吗?”

    玄武又开口了,然而这一次说出来的话让得秦宇想都没想便是摇了摇头。他可以接受修炼到头是一场空,但无法接受身边的一切都是虚幻。

    “你不能接受,很多人也不能接受,所以他们想要打破牢笼,哪怕是打不破那也得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于是,你们人族始祖便是弄来了阴间。”

    “阴间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它不是诸天百界的产物也不是你们人族创造出来的,但它的作用却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听到玄武这话秦宇脸上带着疑惑,反问道:“前辈,阴间的作用不就是让人可以轮回吗?”

    “那你知道轮回意味着什么吗?”

    面对着玄武的追问秦宇却是愣住了,轮回意味着什么,轮回不就是意味着投胎转世吗?

    “投胎转世只是轮回一个作用罢了,轮回真正的作用是身份,一个身份的象征,或者换句更准确的话说那就是给你一个合格的身份,一个证明你存在过的印记。”

    玄武的话让得秦宇的眼瞳收缩了一下,因为他隐约知道自己即将面对关于阴间最大的一个秘辛。

    “轮回在外人眼中看来只是另外一种转世的形式,但实际上许多种族虽然没有阴间但依然也是存在着转世的方法,甚至以你现在的境界,如果你真的想要转世的话我相信也不难做到。”

    秦宇点了点头因为玄武说的确实如此,虽然说其他种族没有阴间,但只要修炼到仙王境界想要让自己活得转世重生并不难,甚至他所知道的一些神通当中便是有一种可以让自己重新回到幼年时期重新修炼。

    “这就是你们人族始祖的厉害之处啊,实际上阴间轮回本来是和转世重生没有关系的,转世重生不过是你们人族始祖所施展的大神通导致的,为的就是迷惑其他种族强者,轮回的真正作用是让你们人族可以得到一张身份牌,这张身份牌可以让这片诸天百界真正的认可,或者也可以说,是踏出牢笼的第一步。”

    玄武的话虽然有许多都没有讲明,但秦宇本来就是慧心通明之人,从玄武的话语中他已经是知道许多答案了。

    只是,这答案知道和不知道又有多大的区别,甚至,还不如不知道。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有时候,不知才是一种幸福。

    到了现在他也终于是明白当初他师傅的布局是什么了,千年布局是因为绿雾人,然而绿雾人只是一个起始,是他师傅所想要传递给他的讯息。

    地球是一个牢笼,是被绿雾人给掌控的试验地,那诸天百界又是什么,是一个更大的牢笼吗?在这上面又有绿雾人一样的存在吗?那其他种族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有些时候路不是自己选择的,你的使命你的责任会推动着你一步步朝着前进,诸天百界是牢笼,大道如棋局,谁不是一颗棋子。”

    玄武长叹一声将秦宇从思绪中拉回,秦宇的眸子明晦变化,半响后突然问道:“前辈还是说说为啥会被困在这石碑的原因吧。”

    “你小子……倒真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

    很显然玄武没有想到秦宇不是抓着阴间询问反倒是问起他的事情来。

    “因为按照正常的逻辑,前辈该说的都已经是告诉我了,就算晚辈再问想来得到的答案也不过是时间未到或者是修为未到。”

    秦宇洒然一笑,玄武却是愣住了,半响后却是发出爽朗的笑声。

    “哈哈,你小子还真是聪敏,没错,就算你再问老夫老夫也只会回答你时间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