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4707章 休妻
    在杨华忠和孙氏的悉心保护下睡了个囫囵觉的杨若晴,隔天一早还是得知了昨夜老宅发生的事情。

    没法子,谁让这事儿太劲爆呢!

    六十花甲子,七十古来稀,这个时代庄户人家能活到六十岁的老人本身就少,而将近七十的更是凤毛麟角。

    三四百号人的村子里,统共也数不出二十来个,而老杨家一下子就占据了两个名额。

    而就在昨夜,这两个老家伙竟然干架了,而且老太太还拿茶碗把老汉的脑袋砸破了……

    “我的天,我奶这是要放飞自我啊,连我爷都敢打了!”

    杨若晴从村口池塘那洗衣裳回来,在后院晾晒的时候,忍不住跟骆风棠这说起了这事儿。

    “先前遇到小朵了,小朵说昨夜咱前脚离开我娘家,后脚我四叔就跑来喊人了,我爹连夜又去了老宅,把我爷送去福伯家弄伤口,后半夜才回家来。”她又道。

    骆风棠一边耐心的听杨若晴说话,顺势放下手里的笤帚,走过来帮她一块儿晾晒衣裳。

    杨若晴朝他笑着眨了眨眼,接着道:“你猜我爷处理好伤口,出来后跟我爹和四叔说的第一句话是啥不?”

    骆风棠想了下,道:“该不会……是要跟你奶和离吧?”

    杨若晴愣了下,随即露出佩服的神色来。

    “果真神人啊,快要接近真相了,再猜。”她道。

    骆风棠挑起一边的修眉:“难不成,不是和离,是要休妻?”

    杨若晴把手里的一件外衫用力拧了几把,甩到面前的竹竿上再平整开来,扭头对骆风棠笑着点头:“猜对了,我爷要休我奶,哈哈哈,这个消息好劲爆吧?”

    骆风棠满头黑线。

    “你爷应该是在火气头上说的气话,不可能真休的。”他笑了笑道。

    杨若晴呶呶嘴,“肯定是气话呀,他一辈子把面子看得比命还要重,不过,这回也真是难为了他,活了一辈子估计还是头一回被人打到头破血流吧,哈哈哈,我奶真是太彪悍了,打完儿子打老子,不服都不行!”

    “那现在又是啥情况呢?”骆风棠又问。

    杨若晴摇摇头,“不晓得,我爹和四叔昨夜送我爷回了老宅,大半夜的,我奶还在闹,然后把我梅儿姑姑给喊过去了,现在也只有我姑姑过去才不会挨打吧,具体情况咋样,回头我再去打听。”

    ……

    压根就不需要杨若晴出去打听,上昼她来隔壁娘家这里,发现堂屋里,刘氏,鲍素云,杨华梅,廖梅英都到齐了。

    除了刘氏,其他人脸上皆愁云惨雾的,

    瞧见杨若晴进来,众人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一束绿光从天而降似的。

    杨华梅甚至直接叫出了声:“晴儿你来得正好,我正寻思着要不要去喊你过来帮着琢磨琢磨呢,你娘说,你如今是老骆家的媳妇,老杨家的一些事情不便掺和。”

    杨若晴微笑着看了眼孙氏,道:“我娘顾虑的在理啊,嫁出去女儿泼出去的水嘛,我确实不便掺和。”

    杨华梅垮下脸来,道:“哎哟我说晴儿唷,都这时候你就别跟姑姑这故事说这些撇清的话了。你要是泼出去的水,那我这瓢水现在可惨了,你可晓得,你爷放出话要休你奶,你奶也立马放出话说不跟你爷过了。”

    “昨儿后半夜就跟着我去了老王家,说往后要跟我这个闺女过,这会子还在我家呢,打发我回东屋去给她拿换洗的衣裳鞋袜,要我拿四季的!”

    听到杨华梅的一番诉说,杨若晴不厚道的笑了。

    杨华梅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你这个没心肝的,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

    杨若晴赶紧止住笑,道:“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大家伙儿见谅哈!”

    “没事儿没事儿,能理解,我也没忍住笑了好几回呢!”刘氏不以为然的摆摆手,道。

    自然,刘氏遭到了杨华梅的一记白眼。

    “四嫂要是还有心情笑,那你赶紧去我家把你婆婆领回去吧,让她跟你过。”杨华梅没好气的道。

    刘氏乐了,问杨华梅:“我为啥要领啊?我婆婆稀罕的人是你又不是我!”

    杨华梅瞪起眼道:“我娘生了五个儿子,七八个孙子,跟老汉吵架还要跑去闺女家住,四嫂难道不怕这事儿传出去被人笑话?”

    刘氏歪着身子坐在凳子上,笑吟吟道:“哎哟,这有啥好笑话的?五房轮着赡养公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趟又不是我们不赡养她,是她自个不乐意跟咱待,逮谁打谁,她就稀罕你这幺女,非得跟你亲近亲近,你就别嫌弃了,好歹你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从前,现在,她有啥好的都是先紧着你,明里暗里的贴补你,如今才在你那待了半天不到,你就急啦?啧啧……”

    刘氏摇头,一副失望至极的样子。

    杨华梅跟刘氏素来就不对付,这会子刘氏一番话顿时引爆了杨华梅。

    她几乎是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冲到刘氏的面前:“你说啥?你有本事把方才的话再说一遍试试?”

    刘氏冷笑着,一点都不惧,扬声道:“我又没瞎掰,长了眼睛的人都晓得老两口棺材本都贴给你跟永仙了,这话别说一遍,让我说一百遍我也敢啊,你要把我咋地?”

    “你你你……”

    杨华梅气得手指颤抖,“你个碎嘴烂舌的,就眼红我,抹黑我,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小姑子伸出双手来掐四嫂的脖子,一把就将刘氏摁倒在椅背上,刘氏脖子往后仰,杨华梅的双手如铁钳紧紧掐住刘氏的脖子。

    刘氏呢,也不是吃素的。

    长年在村子里到处传播八卦,说三道四,虽然找到了一堆志同道合的盟友,但也跟不少人结下了梁子。

    一言不合就吵嘴,掐架,时常鬓角少缕头发,脸上抓出几道痕,都是家常便饭。

    所以当杨华梅掐住刘氏脖子的时候,刘氏也敏捷的一把拽住了杨华梅的头发,还抬脚去踹杨华梅的胯。

    杨华梅挨了几脚狠的,胯下吃痛,更愤怒刘氏的阴招,杨华梅吼了一嗓子使出洪荒之力将刘氏连人带椅子推倒在地,接着掐刘氏的脖子。

    刘氏呢,也把吃奶的劲儿使出来,‘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姑嫂两个顿时扭打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