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嫡女重生记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备嫁 1


        钱笑被抓的时候,还心存侥幸,等捕快赶夜路也要将他带回京城,他就知道事情不对了。虽然现在吏治清明,衙差都尽心尽职,但决计不可能带着他连夜赶路。除非上面施加压力,这些衙差想尽快带他回去交差。
    
        见到佑哥儿的时候,钱笑的心一下沉到谷底。此时他也没矫情,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无依无靠的孤儿,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能量。这人的背景,肯定很惊人。
    
        一来就问到了重点,佑哥儿笑着道:“果然是个聪明人,栽在你手中,我也不冤了。”
    
        钱笑看着佑哥儿腰间佩戴的海东青啄天鹅玉佩,瞳孔一缩:“你这话说错了,应该是我栽在你身上了。只是我没想到,堂堂韩国公府的少爷竟然会伪装孤儿去做生意。”他以为佑哥儿是韩建明庶出的儿子。
    
        佑哥儿莞尔:“这次你可猜错了,我不是韩家人。”
    
        钱笑面露狐疑,不是韩家人,那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指使得了京兆府府尹。
    
        故意停顿下,佑哥儿才说道:“韩建明是我舅舅,不是我爹。我爹姓云,单字擎。”
    
        云擎,那可是当今的皇帝老儿。他的儿子,可不就是皇子了。
    
        钱笑脸瞬间惨白,不过很快就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希望你能高抬贵手放了我的家人。”做了太多的恶事,也知道一旦事发他就没生还的可能。
    
        佑哥儿没接这话,而是问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害我?”
    
        钱笑想也不想就说道:“我在赌坊输了一万两银子,
    
        回去若是交不出这笔钱,族老会对我用家法的。”
    
        佑哥儿笑眯眯地说道:“你觉得我会信?既然给你机会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了。”
    
        钱笑垂下头,他说的是实话。可惜,说假话对方信了,实话却被当成了谎话。
    
        往后退了两步,朝着旁边一个彪形大汉说道:“让他说实话。”
    
        彪形大汉朝着佑哥儿说道:“四殿下,等会场面会比较血腥,你老还请在外面等!”
    
        听到你老两个字,佑哥儿头上一群乌鸦飞过。虽然知道彪形大汉是尊敬他才这么说,可他才十四岁呀!
    
        钱笑听到这话有些害怕了:“殿下,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原本以为佑哥儿是个好说话的,至少之前打交道时是这样的,没想到眨眼之间就变脸了。
    
        佑哥儿冷笑一声:“晚了。”
    
        走出监牢,佑哥儿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阿三,这个骗局并不高明,为什么我会上当呢?”
    
        阿三很中肯地说道:“你会上当是因为你信任他,觉得他是个和蔼慈祥愿意提携后辈的长者。”
    
        佑哥儿想了下说道:“这话你只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是他急于想挣钱,结果却被这个奸商看穿,所利用了他这种急于求成的心理设下了圈套。
    
        说完,佑哥儿有些自嘲道:“以前在家里我总觉得自己很聪明,没想到这么一个简单的骗局就将我骗到了。咳,还是娘说得对,我太自以为是了。”
    
        “殿下不必妄自菲薄。能做到这一步,殿下已经很厉害了。”为了能让生意好转佑哥儿拉下面子虚心求教,哪怕被人甩脸子也没生气,仍然坚持下去。只这点,阿三就觉得难能可贵了。
    
        佑哥儿笑着说道:“嗯,有你这句话,我也不算太失败。”
    
        过了大概两刻钟,彪形大汉从刑房走了出来,将两张纸递给佑哥儿:“殿下,这是供词,你请过目。”
    
        知道被骗,佑哥儿没生气。可是看完第一份供词,他脸色就不好看了。钱笑根本不是第一次作案,这些年骗的人合起来有十多个。被骗的这些人,其大半被弄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看完这份供词,佑哥儿不解地问了阿三;“这样的人怎么众人还说他做生意公平公正,童叟无欺。”这已经不是用奸商来评价,这人完全就是个地地道道的骗子,恶棍。
    
        阿三说道:“行内的人肯定知道他的底细。可只要遮掩得好,加上有心人的宣传,骗骗外行的人还是可以的。”而佑哥儿就属于行外的。
    
        其实钱笑也是隐藏得很好,而且他专门骗不懂行或者佑哥儿这种不知事的人。
    
        “夏良山可是做这一行做了二十多年,难道他也不知道此人的底细?”夏良山之前就是做玉器生意的,做这一行二十多年了。一直到前两年,他才收山。而此人,是刘掌柜的表兄。
    
        说完,佑哥儿脸色一变。
    
        阿三说道:“殿下,你看看第二份供词,这里面应该有详细说明。”
    
        看完第二份供词后,佑哥儿自嘲道:“没想到,我竟然栽在自己人手中。”亏他那么相信这个刘顾山,没想到这人竟然也敢算计自己。
    
        阿三将掉落在地上的供词捡起来,看完后摇头说道:“殿下,这刘顾山看着就是个老实人,他不可能参与其中的。这次的事,他怕也不知情。”主要是供词上面并没有提及刘顾山,所以他觉得此事应该与他无关。
    
        佑哥儿这会严重怀疑自己的眼光以及智商,所以恹恹地说道:“现在说没问题为时尚早,等审问夏良山以后,才知道。”
    
        审问过夏良山后,佑哥儿也就知道此事刘顾山还真不知情。不过夏良山确确实实参与其中,还分了五十两的金子。
    
        这些人如何处置佑哥儿没再管,而是交给了尹白沛,让他按律处置这一批人。
    
        等佑哥儿走后,尹白沛摸着自己的山羊须说道:“我还以为殿下会打杀了这些人。”佑哥儿打杀了这些人,最多也就御史上个折子参两句,却没想到,连罪魁祸首都没杀,全都交给他处置。
    
        师爷说道:“这都是皇上跟皇后教的好。大人,有了这个先例在,对咱们来说是好事。”以后若是有权贵家托他办事,合法可以通融,不合法完全可以以此为借口拒绝。
    
        尹白沛点了下头。
    
        佑哥儿拿回了自己的六百两金子,先去当铺赎回了铺子跟玉佩,至于那幅画他没赎。虽然材料可以赊账,
    
        但店铺还是要留些银钱周转,然后再请两个手艺好的师傅。
    
        虽然刘顾山没有参与骗局,但佑哥儿还是对他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不过看在之前几个月兢兢业业的份上,倒没解雇他,不过掌柜的是不能做了,将他降为伙计。而新的掌柜是田阳推荐的,叫古进财。
    
        一听这个名字,佑哥儿就满意得不行。在古进财提出将店铺重新装修下,他没任何毫犹豫就答应了。
    
        装修的事他也没有管,全权交给古进财。他去街上逛了一圈,买了点吃的就回宫了。
    
        又珍见到他,端了一杯热茶给他,然后说道:“殿下,大公主回来了。”
    
        佑哥儿喝了一口茶后才问道:“大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再有几个月就要出嫁,可他这位大姐倒好,不慌不忙的。
    
        “午膳前赶回来的。”至于枣枣又变黑这话,她就没说了。
    
        喝完茶,佑哥儿就去了章华宫。到门口,他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
    
        走进屋,这才发现除了他其他人都在。佑哥儿笑着叫了一声:“大姐。”
    
        枣枣上下打量了下佑哥儿,笑着说道:“听阿睿说你被人骗了?”
    
        虽然有些丢脸,但这事也避不了,佑哥儿点头说道:“是啊!被人骗了,不过这个骗子已经抓住了。我已经交给尹白沛,让他按律处置。”
    
        枣枣拍了下佑哥儿的肩膀,很是欣慰地说道:“阿佑,你终于长大了。”
    
        佑哥儿眨巴了下眼睛,这跟自己所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以为枣枣见到他,肯定是冷嘲热讽打击他一番呢!
    
        枣枣并不知道佑哥儿所想,不过她却说起了自己的一个经历:“当初我刚入军营,很多人看不惯,觉得女人进军营会带来晦气。有次军中要到隔壁一个村子购置些新鲜的瓜果蔬菜,不知为何叫了我去。返回的时候,领头的跟我说他落了东西在村子里,让我回去拿。”
    
        佑哥儿问道:“然后呢?”
    
        柳儿跟启浩几个人,也齐齐地看了枣枣。
    
        枣枣笑着说道:“然后迷路了,耽搁了一些时间,等回到军营,天已经很黑了。因为没在天黑之前赶回来,违了军规,打了十军棍。”不过行刑的人知道枣枣的身份,使了个巧劲,让她第二天还能照常训练。
    
        启浩脸色有些不好看:“大姐,这些事你为什么没告诉我呢?”
    
        “告诉你们,除了让你们担心又有什么用?”说完,枣枣望着佑哥儿,笑着说道:“阿佑,不管做什么,其实都不容易。不过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做好。”刚入军营,她不知道受了多少的刁难。只是她一一都化解了,后来又上战场立了功,才慢慢得到这些人的认可。
    
        佑哥儿听了这些话很感动,之后想起以前的事又有些羞愧:“大姐,对不起,我之前不应该经常那样说你。”
    
        枣枣接受了佑哥儿的道歉:“无妨。自家姐弟,开两句玩笑话无妨。”她知道佑哥儿只是说一说,并没什么坏心。
    
        顿了下,枣枣又道:“说起来也是我的幸运,有爹娘做后盾,不管做什么都不怕。”哪怕将天捅了个窟窿,也有爹娘帮着填。
    
        佑哥儿抿嘴着笑了起来:“大姐,你知道吗?娘说她上辈子一定欠你的,所以这辈子你就来讨债。”
    
        枣枣甩甩头,说道:“我才不是讨债的,我是娘的贴心小棉袄!”
    
        这些年枣枣不知道闯了多少祸,每次都是云擎跟玉熙帮着善后,竟然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贴心的小棉袄。不说佑哥儿兄弟四人,就连柳儿都受不了了。
    
        不过枣枣这么一番话,让气氛瞬间又轻松起来了。
    
        佑哥儿趁机说道:“我这铺子过两天重新开张了,这回从田洋手里拿货,肯定赚钱。所以你们借我的钱,我就当你们入股了。五百两算一股,多的钱我会还给的。”
    
        枣枣这回很爽快,说道:“可以,若是钱不够就跟我说,我借给你。”
    
        “不用。大姐,等你出嫁我送一套漂亮的首饰给你。”也算是他的一份心意。
    
        枣枣闻言好笑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从不佩戴首饰?”玉熙给她的一堆首饰都压箱底,从没见过光。有时候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暴殄天物。
    
        拍了拍脑袋,佑哥儿笑着道:“看我,一时之间给忘了。不过大姐你放心,礼物一定不会少的。”反正不着急,还有三个月时间,可以慢慢想。
    
        这是佑哥儿的一份心意,枣枣自然不会拒绝:“那我等着。”
    
        因为天气变冷,用过晚膳玉熙也没带了枣枣出去散步,而是随她去了章华宫。
    
        枣枣挽着玉熙的手,整个人偎在她身上,乐呵呵地说道:“娘,这么久没见我,有没有想我?”
    
        玉熙将枣枣推开,说道:“好好走路。”这幅样子,太没形象了。
    
        至于枣枣露出一脸受伤的表面,玉熙压根就没理她。
    
        章华宫离坤宁宫并不远,走了几分钟就到了。母女三人进了枣枣的寝宫,玉熙就朝着山药说道:“将嫁衣拿出来让大公主试一试。”芍药已经嫁人了,山药新提上来的。
    
        枣枣苦着脸说道:“娘,我刚吃完饭怎么能试衣服?”晚上吃得有些多的,这会还撑着呢!
    
        柳儿笑着说道:“大姐,就是因为你刚吃完饭,所以才特意让你试的。”
    
        拗不过,枣枣只能拿起嫁衣换上。穿在身上后,枣枣说道:“娘,这衣裳有些宽,得改一改。”
    
        玉熙摇头说道:“宽些正好。”见枣枣望着她,玉熙说道:“这段时间,你得好好补一补。”出嫁之前这段时间,她要让佟芳给枣枣调理下身体。争取在出嫁时将身体调理到最好,最好新婚就怀上。这样,后年就能抱外孙了。
    
        枣枣不知道玉熙所想,忙说道:“娘,我身体很好的,不需要再进补了。”
    
        “你若是想顶着这么一块黑炭似的脸出嫁,那我没意见。”虽然只三个月,不过若是枣枣愿意配合,还是能让她变白一些的。
    
        摸了下脸,枣枣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妥协了:“都听娘的。”
    
    翘_臀女神张雪馨火辣丁_字_裤视频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gan123(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