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嫡女重生记 > 启轩番外 27

启轩番外(27)
    
    窦姨娘扶了启轩上床,然后将东西归整好后。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
    
    饭菜摆放在桌子上,启轩也没什么胃口,不过他还是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
    
    看着仍吃得香的窦姨娘,启轩忍不住问道:“他们都抢了我们那么多东西,为何你都不生气?”
    
    窦姨娘心头一惊,不过很快她就调整过来了:“生气又如何?生气他们就能将东西还给我们吗?我现在倒是担心,村长夫人不会再带我上山了。”
    
    启轩注意力一下就转移了:“我现在已经能走了。等我痊愈,我陪你上山吧!”这里的人野蛮霸道,他并不愿意多与之接触。
    
    听出启轩对阿加村人的排斥,窦姨娘说道:“不行。要是我们跟他们将关系弄僵,他们不带你出村买东西,到时候我们连盐都没的吃了。”油,那么金贵的东西,他们已经好久没吃了。
    
    启轩倒是想硬气,可是想着深不见底的悬崖以及山中的那些猛兽,他就硬气不起来,残酷的现实逼得他低下高贵的头颅。不然,在这里生存不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窦姨娘就去了村长家里。启轩看着她的背影,没有说话。
    
    半个多时辰,窦姨娘才回来。回来时没空手,带了一条鱼回来。
    
    窦姨娘笑眯眯地说道:“这是村长夫人送我们的,等会我们有口福了。”
    
    村长觉得窦姨娘不仅眉眼高低,还很有城府,是个不容小觑的人。所以有心让他妻子与窦姨娘交好。
    
    当然,也是村长觉得窦姨娘定会是尼提的媳妇,要不然就是提防而不是交好了。虽然启轩伤势大有好转,但是村长不觉得启轩能打得过尼提。
    
    经过半个多月非人的折磨,启轩身上的傲气已经消磨得一干二净了。
    
    看到窦姨娘手里的鱼,启轩躺在床上一脸愧疚地说道:“巧娘,让你受委屈了?”
    
    窦姨娘先是一愣,转而笑道:“村长夫人也没给我脸色看,没什么委屈的。以前在渔船上碰到刁钻的客人,不仅不能骂还得笑脸相迎。就这样,他们也未必会将船资全付给我们。那时候,是真觉得委屈了。”
    
    “那时候肯定受了很多欺负吧?”
    
    窦姨娘点头说道:“记得我十岁那一年,有个客人撞到了我。他不仅没道歉还重重给了我的一巴掌将我打倒在地,然后还将我爹娘骂了一顿。我爹娘陪了一通不是,还让我给他下跪磕头,他才罢休。”她的脸被打得,肿了好几天才消的。
    
    也是这次的事记忆特别深刻,所以到现在窦姨娘都还没忘记。
    
    启轩没想到窦姨娘小时候的生活,竟然如此艰难。当下启轩忍不住问道:“这般艰难,为何不回老家?在老家随便做些事,也比跑船要好。”
    
    大明朝两任皇帝都励精图治,如今百姓安居乐业。只要不好吃懒做,就不会饿肚子。
    
    窦姨娘笑了下,那笑容满满的都是苦涩:“我祖父烂赌,不仅将房子跟田产都卖掉,还欠下一屁股债。为了还债,他将我十四岁的姑姑拿去抵债了。这些人到家里要人的时候,正巧我祖母带着爹娘在外给人帮工。得了消息以后,我祖母就带着我爹跟姑姑跑了出来。因为跑出来太匆忙,什么都没带,又没户籍。那段时间,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过得,极为艰难。”被抵债的姑娘,那都是被卖去窑子里的。一旦进了那种地方,一辈子就毁了。
    
    启轩再不通世事,也知道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外讨生活不容易。
    
    “因为担惊受怕,又****吃不饱,我祖母病倒了。眼见我祖母活不下去了,我姑姑就找了人牙子想将自己卖了。当时我姑姑是想去大户人家当丫鬟,可是这大户人家都喜欢用家生子,且就算要买也只买年岁小的这样方便调教。”说完,窦姨娘看着启轩说道:“你觉得现在的日子千难万难,可看着亲人受苦却无能为力时,那才是真的绝望。”这话,是她姑姑跟她说的。
    
    启轩的心都提了上去,问道:“那后来呢?你姑姑怎么样了?”
    
    窦姨娘说道:“那人牙子跟我姑姑说想要救我祖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嫁人。好在那人牙子是个心善的,给我姑姑寻了个宽厚的人家。我姑丈虽然瘸了一条腿,但这些年对我姑姑很不错。”也就窦姨娘的姑姑长得还不错,若不然张口要二十两的彩礼还不会有嫁妆,估计也没人敢娶了。
    
    “这世上,善心的人还是多数的。”
    
    窦姨娘点头道:“是啊!要是碰到黑心的人牙子,我姑姑这辈子可能就会被毁了。”其实也不完全是运气,窦姨娘的姑姑也不是随便找个人牙子就自荐自卖的。她是打听过知道这个人牙子名声好,才找去的。
    
    启轩听得也起了兴趣,问道:“你姑姑现在过得好吗?”
    
    “不算好,也不算坏,就是整日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操心了。”其实尊贵如皇太后,也得为这个不孝子操心呢!
    
    “后来你爹怎么跑船了?”
    
    启轩道:“我祖母在我姑姑嫁了人的第二年,就病逝了。我爹那时候才十三岁,为了生活去码头做苦力。在十八岁的时候,救了失足落水的我娘。我外祖父见他长得周正,品性也不错,就将我娘许给她了。”
    
    “我觉得你爹这一生的经历,都能写一本书了。”
    
    窦姨娘白了启轩一眼,说道:“我娘觉得在码头做苦力一辈子没出头之日,就卖了自己的嫁妆租了一条船,做起了跑船的生意。一直到我大弟出生,我家里才存了点钱。因为租船费用很大,我爹娘就跟亲戚朋友借了点钱买了船。一直到我十岁,家里的外债才还清。”孩子多了开支大,很难攒下钱的。
    
    启轩不可思议地说道:“你家里的那条船,我瞧着最多也就两三百两的样子。”
    
    窦姨娘都想翻白眼了:“普通人家若是没个特别能干的人,除去所有开支一年能攒下个二十两银子就很不错了。当然,跟你们是不能比,你们去福运楼随便吃顿饭都要上百两银子。”
    
    想起他小时候还嫌二十两零花钱太少,启轩就有些汗颜。
    
    “好在我爹娘如今回了老家,不用再风里来雨里去,更不用再受人刁难看人眼色。”说完,窦姨娘看着启轩道:“说起来,我爹娘能有现在的好日子,还要多谢你。”
    
    启轩赶紧摇头说道:“我什么都没做,谢我做什么?”当日他带窦姨娘回京城时,给了窦老爹一千两银子,可窦老爹没收。
    
    “我爹娘回老家没被以前的债主追债,还能在老家开饭馆,都是托你的福。”那些可都是高利贷,要追讨上门卖了他们全家都不够还。不过窦姨娘是王府的姨娘且还生了个儿子,这就是窦家的保护伞。那些地痞流氓确定消息属实就将窦姨娘祖父签的借条送回来了。本金,他们都没敢要。
    
    说完这些事,窦姨娘看着启轩道:“王爷,若是以后我没了,还希望你能让毅康跟我爹娘他们走动。”哪怕她没了,可只要毅康在,那些地痞流氓都不敢欺上窦家。
    
    启轩握着窦姨娘的手说道:“不会的,除非我死,否则我决计不会让你有事的。”
    
    窦姨娘直直地看着启轩,说道:“王爷,那我再相信你一次,希望你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启轩重重了点了下头。
    
    两人聊了会后,窦姨娘扶他到厨房说道:“我将药放好,你自己煎下。滚开以后大概两刻钟左右,就可以倒出来了。等不烫了,你就赶紧喝。这药凉了,更难喝。”
    
    这几天一直跟着村长夫人去山上,已经好些日子没去地里了。怕是地里,又长了很多的草了。
    
    启轩艰难地坐了下来。昨天摔的那一跤,让启轩的外伤加重了些。所以现在起身坐下,都特别的疼。
    
    看着药钵里的药,启轩问道:“你说这药,真有用吗?”就巫医那德性,哪会真心给他治。
    
    昨日得了启轩的话,窦姨娘心情很不错:“我知道你不相信那巫医,其实我也不相信。可这药确实有用,这个再没有比你自己更清楚的了!”
    
    药确实是有用,吃完后身体就感觉好了很多。启轩说道:“估计是误打误撞了。”
    
    交代了一番,窦姨娘就扛着锄头带着弯刀出去了。
    
    头次熬药没经验,火烧得有点大。等他倒药时,那药只漫过碗底就没了。
    
    要换以前启轩巴不得少喝点,可现在他却不敢再任性了。将药喝完,又舀了一碗水倒进药钵里重新熬药。
    
    觉得嘴巴苦,吃了两个刺泡。这刺泡是窦姨娘跟着村长夫人去山上摘了一些刺泡回来,给启轩当零嘴。
    
    吃完药,启轩并没有进房间休息。而是舀水进锅,然后拄着拐杖进杂物间将尼提送来的那只野鸡提了出来收拾。
    
    等这只野鸡收拾干净,启轩的头上跟脸上全都是鸡毛。不过他没在意这些,而是将野鸡剁了一半加上蘑菇放锅里炖。
    
    古九在房顶上看着这一切,暗暗点头。看来,这半个多月的苦没白受。
    
    窦姨娘回来的时候看着做好的饭菜,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启轩有些不好意思道:“就胡乱做的,你将就着吃吧!”也是看窦姨娘这些日子早出晚归回家还要做饭,他就想多做一些事让窦姨娘不要那么累。
    
    不管好不好吃,启轩的这个行为就让窦姨娘喜出望外了。看来古九说得对,就得让他吃吃苦头。这样,才能真正改好。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