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110章 佛陀金身
    就在叶凌月的手掌落下之时,长孙雪缨面露喜色。

    叶凌月一死,那帝莘就彻底是她的了。

    只要带走帝莘,让太祖再度激活他体内的道门冰心,帝莘就会忘记前尘,心中只有她一个人。

    叶凌月脑海中,往事如烟。

    可就在最后一刻。

    她心头一动。

    “不能,绝不能上当,我是叶凌月。我的家人朋友们,都还在。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发生,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坚守本心,重新找回他们。”

    在叶凌月想通的一瞬。

    她倏然睁开了眼,对上了那双金眼。

    金眼微微一怔,漆黑的眸里,没有一丝慌乱。

    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清醒。

    不愧是三世为人,在这种情况下,竟也能那么快恢复过来。

    金眼显然以为,在叶凌月没有半点天力的前提下,掌控她是非常容易的事,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看样子,他还是低估了叶凌月。

    不过,饶是如此,他依旧有法子,除了她。

    “杀!”

    金眼一声令下。

    苍芒仙皇座下的那些兵士们,将目标对准了叶凌月。

    即便是能打破他的蛊惑,可叶凌月如今依旧是行动不便。

    在其他人也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叶凌月就很容易腹背受敌,尤其是如今她还失去了剑魔帝莘这个最好的护屏。

    那些兵士们眼中,金光一闪,手中刀剑,齐齐斩向叶凌月。

    “阿姐!”

    夜凌日和夜凌光怒喝道。

    夜凌日想要凝聚天力,可不知为何,在那金眼的注视下,他只觉得全身无力。

    无数的刀剑,如乱雨般落下。

    叶凌月眉头动也不动,她红唇微微一动,诵出一句经文。

    “呵~都什么时候了,这女人还想着念经,这一次,连佛祖临世都保不了她。”

    长孙雪缨有了金眼撑腰,很是得意。

    可就在她讥讽叶凌月时,她忽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头。

    刀剑如雨,叶凌月全然无视。

    她口中的经文,毫不停顿,一字一句,声音清脆。

    那经文,繁冗而又悠长,和寻常的和尚诵经还有些不同。

    而那些经文,从叶凌月的口中飘出之时,并未散开。

    相反,那些经文,竟是形成了一个个金字。

    那金字,竟是一个个钻入叶凌月的体内。

    是真的钻了进去,伴随着金字的进入,叶凌月的身体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她原本白皙的皮肤,呈现出淡金色,经文篇幅越长,她的皮肤颜色也跟着变化。

    到了后来,连她黑色的瞳孔,以及头发甚至连嘴唇都变成了金色。

    她整个人,就如金铸一般,看上去熠熠生辉。

    这一切,发生不过眨眼之间。

    那些兵士们冲上前去,刀剑如雨点般落在叶凌月的头上、身上……可刀剑才一碰触到叶凌月,就断裂开了。

    “怎么会这样?”

    长孙雪缨几难相信自己的眼睛,叶凌月,不是没有天力嘛,为何那些兵士完全伤不了她!

    “老祖宗?”

    长孙雪缨不甘道,看向金眼。

    “佛陀金身!”

    金眼眼中,也闪过了一抹诧色,这也是他出现后,第一次出现情绪化的表情。

    佛宗的佛陀金身?

    对此,长孙雪缨也是听说过的。

    可是叶凌月怎么会懂得佛宗的佛陀金身?

    “老祖宗,这女人必须得死。”

    长孙雪缨心有不甘道。

    金眼眼底,也是若有所思着。

    就是这时,叶凌月的身上,一道紫光闪烁,封天令从叶凌月的衣服内飞了出来。

    自从帝莘昏迷后,叶凌月就一直将封天令放在身上。

    封天令悬浮在叶凌月身前,淡淡的紫光闪烁不定。

    金眼看到紫光时,眼底多了几分凝重。

    “是你……也罢,这次看在你的面上,姑且饶过她一命。”

    原本大开杀戒的那双金眼,在看到了封天令后,态度软化。

    “老祖宗?”

    长孙雪缨不甘心道。

    就这么放过叶凌月?

    金眼却是不再多说,金光一闪,长孙雪缨和金眼一起消失了。

    在金眼消失的一瞬,那些被控制的苍芒兵士们只觉得眼前一黑,全都昏了过去。

    余下几人,也觉得浑身一懈,手脚再次恢复了知觉。

    “阿姐!”

    夜凌日和夜凌光两兄弟奔上前去,一左一右护着叶凌月。

    叶凌月身上的金光已经褪去,她的手脚一片冰冷。

    金刚般若经,这一次,又救了她一次。

    叶凌月轻吁了一口气。

    在方才脑中瞬息万念之间,她想到了金刚般若经。

    是那篇经文,在关键之时,让她稳住了自己的心。

    只是没想到,金刚般若经除了让自己意识清醒之外,还有金身之效。

    “看不出来啊,你身上还有佛根?难道你们家姐弟都是天赋异禀,既有佛根,又有道根?”

    疯道士走上前来,瞅瞅叶凌月,那眼神,叶凌月看着怎么觉得有些猥琐。

    “老道士。你别想打我阿姐主意!”

    夜凌光一副老母鸡护崽子的模样,把疯道士的视线挡住了。

    当初疯道士费尽心思,把他们兄弟俩给拐到道门,就是说他们身上有什么根啊什么根的。

    他们上了当,才会入了道门。

    这次可千万不能让阿姐再上当。

    “阿光,你这话说的,你们师父我哪能见谁收谁啊。”

    疯道士摇头道。

    他心底暗搓搓加了一句,要是叶凌月还没有师父,他还真想直接拐来做徒弟。

    毕竟女徒弟什么的,可比男徒弟舒坦多了。

    尤其是夜凌日和夜凌光这两兄弟,一个天天黑着脸,一个天天毒舌,女徒弟就不同了,天天师父长师父短的,听着就舒坦。

    只可惜……疯道士也就只敢想想罢了。

    他可没有忽略叶凌月的经文还有那一枚封天令。

    乖乖,那紫光,不就是那人的象征。

    杀生一怒,天地色变啊。

    连金眼都很识相的直接开溜了,更用说他这个瘦不拉几的老道士了。

    万一那家伙一怒之下,直接就把他老道士的骨头给拆了。

    惹不起啊惹不起。

    长孙雪缨落跑,可她的阴谋被拆穿,往后在道门只怕也不好呆了,疯道士打算,一回道门就将此事禀告道君,届时自会有处置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