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绝品仙医 > 第73章 和钱国医的赌局

    钱好多一怔,随即怪叫道:“一周治好你的伤?那不可能!消除疤痕?也没戏!我是神医,可不是神仙!”

    方白撇了撇嘴,不屑的道:“连这点小伤都治不好,怎能称为神医?算了吧,我不会跟你学医的。”

    钱好多气的“哇哇”大叫,指着方白怒道:“臭小子,你在消遣我是不是?实话告诉你,你背上的伤很严重,就算痊愈,也会留下终生难以消除的疤痕。哼,谁要能把你身上的那些疤痕彻底消除,我情愿拜他为师!”

    说着转身又把装有一千万现金的皮袋拎起来,放到方白的病床边,接着说道:“这里面有一千万现金,到时候也是他的!”

    方白侧头向皮袋看了一眼,笑道:“说话算数?”

    钱好多道:“废话,我钱好多堂堂国医,一诺千金,岂会和你开玩笑?我如果食言,就生儿子没屁眼!”

    方白“哈哈”笑道:“这个诅咒够毒的!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你结婚了没有?”

    钱好多老脸一红,嚅嗫道:“我风流倜傥,身家亿万,想嫁给我的女人能从燕京排到中州,想找个女人结婚,还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方白道:“你连老婆都没有,哪里来的儿子?你没有儿子,所以就不用在乎有屁眼没屁眼的事情!你这老家伙,分明就是想骗我!”

    钱好多道:“好,我重新发誓:如果我食言,就让我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小子,这个诅咒没问题吧?”

    方白道:“不管怎么样,只要我后背的疤痕能消除,这一千万现金就归我,是吧?”

    “没错。”

    钱好多用力点头。

    方白道:“好,那你等着。用不了多久,我会让你大开眼界!不过……这一千万现金,放你手里我不放心,到时候万一你不给,我能怎么办?”

    “靠!你把我钱好多当成什么人了?”

    钱好多怒气冲冲的道:“我钱好多虽然爱财如命,但节操满满,人品绝对值得信任!不信你可以四处打听打听!”

    方白道:“找个你我都信任的中间人,把钱放在他那里,这样我就放心了。”

    钱好多想了想,大步走到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把门打开,叫道:“唐重山,你给我进来!”

    方白醒来之后,和钱好多为了拜师收徒一事在重症监护室内争吵,外面的唐重山等人都已经听到,均是惊喜万分,只是没有得到钱好多的允许,他们都是不敢豁然进来,急的在外面转来转去。

    听到钱好多的声音,包括唐重山在内的所有人都涌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

    “钱国医,什么事?”

    唐重山的目光从钱好多的肩上越过,向重症监护室的床病上看了一眼,问道:“方白已经醒了?”

    “我钱好多出手,哪有救不醒的道理?你跟我进来!”

    钱好多伸手拉着唐重山进入病房,把装一千万现金的皮袋塞到他怀里,郑重其事的道:“一千万现金先存放在你这里。我和那小子打了个赌,如果我输了,你就把这钱交给他,否则我会再拿回来!你给我放好了,少一分我向唐老爷子要去!”

    唐重山听的满头雾水,苦笑道:“钱国医,这是怎么回事?”

    钱好多把自己和方白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唐重山听后,笑着点头道:“没问题。钱就由我来保管,到时候只要你们双方一致同意交给谁,我就交给谁!”

    他把钱交给外面的一名助手,然后回到病房里,站到病床前,看清了方白的容貌后,不由怔住。

    床病上的方白,容貌竟和女儿的前男友陆剑飞有七、八分想象,两个人站在一起,仿佛是一对孪生兄弟。

    唐重山失神片刻,直到走近身边的妻子柳红妆“呀”的一声惊呼,这才回过神来。

    “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差点把他当成剑飞。”

    唐重山侧头看了妻子一眼,轻叹了口气。

    “长的太像了……”

    柳红妆瞪大一双美目,仔细打量了方白一阵,然后回过头,见女儿唐温柔已经站到了床病边,正关切的注视着方白,不由也叹了口气。

    这时方刚一家三口和苏家兄妹也全都进来了,他们围在病床边,虽然没有说话,但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方白你好,我是唐重山,唐温柔的父亲。”

    唐重山深吸了口气,向着方白点点头,正色说道:“感谢你救了唐温柔一命,也感谢你为民除害,消灭了三名重犯。你是个英雄的年轻人,值得所有年轻人学习!”

    方白向父母和姐姐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没事,然后扭过头对唐重山道:“唐先生客气了。唐警官是我的朋友,她遇到危险,我出手相救,是应该的。”

    目光又转向病床边的唐温柔:“唐警官,看到你没事,我很高兴。”

    唐温柔鼻尖一酸,眼眶一红,把头扭向一边,用力咬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方白笑了笑,对苏家兄妹道:“飞哥,玲珑,你们怎么也来啦?”

    苏逸飞道:“中午的时候,听傅院长说你受伤住院了,我和玲珑和爷爷一起过来看你。爷爷身体不太好,呆了一会儿就走了。我和玲珑留了下来。谢天谢地,你醒了,我们就放心了。”

    方白看了苏玲珑一眼,见她双眼通红,眼角还带着泪痕,显然不久前哭过,叹道:“玲珑,你怎么没去医学院上课?旷课可不是个好学生。”

    苏玲珑吸了吸鼻子,嗔道:“你都伤成这样了,我哪还有心情上课?我已经和秦老师请了假,这几天就在医院里陪你,直到你伤好出院为止。”

    她说到这里,担心其他人会误会什么,红着脸又解释道:“我……我没别的意思。爷爷说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你救过我的命,所以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她说话的语气和娇羞的表情,都足以说明她是喜欢方白的,所以在其他人看来,她的解释就成了掩饰,偏偏还掩饰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