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我确实能化解
    小黑已经将这三个铭纹师的死因,详详细细的对沈风说了一遍。

    想要吸收这三个铭纹师的天赋,必须要让这名老者和少女离开,所以沈风只能介入到这件事情之中。

    他现在真的很缺修炼资源!只有踏上铭纹一途,他才能赚取大把大把的玄石。

    原本沈风很不喜欢多管闲事,要不是为了能早点跨入一阶铭纹师的行列,他根本不会如此表现。

    那名老者和少女猛地愣了一下。

    数秒之后。

    那名少女冷着一张俏脸,道:“就连我爷爷都无法确定他们的死因,你一个区区初玄境二层的家伙,在这里说什么大话!你知道我爷爷是什么人吗?你……”

    身旁的老者咳嗽了一声之后,打断了少女的话,道:“咳咳,映雪,你少说两句。”

    名为映雪的少女,立马闭上了嘴巴。

    转而,这名老者拄着拐杖跨前了一步,目光如同是凶兽盯上了猎物一般,道:“年轻人,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整个极风岛,没有人能判断出他们三个的死因。”

    “当初发现尸体的时候,他们是在同一个房间里,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身体内也没有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他们的生机好像是硬生生被人切断的。”

    沈风不想浪费时间,说道:“他们三个是受到了铭纹反噬!”

    凡是踏上铭纹一途的人,如若长年累月的以不太正确的方式勾画铭纹,或者是神魂受到某种状态的影响,在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在勾画铭纹的时候,会受到自己所勾画的铭纹反噬,大部分人受到反噬之后,全部会瞬间死亡。

    很多铭纹师可能行差踏错一步,最终全部死在了自己的铭纹反噬之中。

    这让天域之中的铭纹师始终多不起来。

    那名老者听到沈风的回答之后,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而名为映雪的少女,冷冰冰的说道:“你是铭纹师吗?你懂什么叫做铭纹反噬吗?”

    “我爷爷是一名三阶铭纹师,如若是铭纹反噬造成他们死亡,难道他会看不出来吗?”

    “每一个被自己铭纹所反噬的人,他们全身上下会被一条条纹路覆盖,你睁大眼睛看看,他们三人身上毫无纹路,根本不可能是铭纹反噬。”

    那名老者叹了口气,压制着心中的怒火,没了教训沈风的心思,道:“年轻人,趁着老夫我还能控制之前,离开这里吧!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今后不要自以为是的开口。”

    沈风和小黑完全沟通好了,他身影顿时朝着其中一具尸体掠去,将其身上的衣衫给撕扯下来。

    在老者和少女反应不过来的时候。

    沈风在小黑的指点之下,将玄气集中在并拢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上,快速的朝着这具尸体多个部位点了下去。

    那名老者和少女见此,他们再也忍无可忍。

    当老者身上隐隐爆发出灵玄境的气势,而少女身上升腾起初玄境八层的气息,想要对沈风动手的时候。

    沈风手指点下的速度越来越快。

    那名少女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她觉得沈风完全是脑子出问题了,不想这种家伙再给自己的爷爷添堵。

    然而。

    那名老者脸色微微一变,喝道:“映雪,等一下。”

    跨出两步的少女,脚下的步子戛然而止,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你仔细看这具尸体上的变化。”老者语气中布满了不可思议。

    那名少女定神一看,只见这具尸体的皮肤上,竟然在隐隐约约的浮现黑色纹路。

    这黑色纹路非常的淡,而且忽明忽暗,根本看不真切。

    如若不全神贯注的感应,完全不会发现这具尸体上的变化。

    沈风不断点在其中一具尸体各部位的手指停了下来,手掌猛地按在了尸体的胸口位置,微微一个旋转。

    隐隐约约的黑色纹路,顷刻间,全部在尸体表面凝实,最终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具尸体的皮肤都被黑色纹路给覆盖了。

    这名老者和少女看到这一幕之后,他们瞬间呆立在了原地,脸上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片刻之后。

    老者直接冲到了这具尸体前,手掌握着其手臂,仔细的感应了一下之后,他咽了咽口水,随即站起身,恭敬的对着沈风拱了拱手,道:“小友,刚刚多有冒犯,还请你不要和我们爷孙两一般见识。”

    他现在可以确定,在尸体上浮现的确实是铭纹反噬。

    那名少女眼睛微微瞪大,如今天域一重天之内,铭纹一途越来越难跨入,自己的爷爷虽说只是三阶铭纹师,但如今一重天内,等级最高的铭纹师,也只是五阶而已。

    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对一个只有初玄境的小子,如此恭敬和客气过。

    见沈风只是微微点头,那名老者并没有不满,道:“小友,我名程德年,这是老夫的孙女程映雪。”

    “为什么他们明明是铭纹反噬,身体表面却没有直接浮现纹路,而是需要小友你去激发出来?”

    小黑将其中的原因,早就给沈风解释过了。

    沈风没有急着开口,将另外两具尸体上的纹路也显现出来后,道:“这三具尸体之内,中间这具尸体身上的纹路最为深沉和浓郁。”

    “如若我没猜错的话,当初他们三个在同一个房间勾画铭纹,中间这个人,在勾画的过程之中,受到了剧烈的铭纹反噬,以此影响到了另外两个人,让他们也被自己的铭纹反噬。”

    “最终这三人的铭纹反噬,互相之间起到了某种作用,才促使黑色纹路暂时隐匿在了身体之内,靠着感知力和神念根本无法觉察出来。”

    “当然,哪怕是我这次不出手,三个月后,隐匿的黑色纹路,也会逐渐浮现出来。”

    不等程德年开口说话,沈风继续,道:“你身上的铭纹反噬滋味也不好受吧?强行压制始终不是办法,你最多只有五年的寿命了。”

    程德年脸色一变再变,他仿佛觉得自己被沈风完全看透了,手掌紧紧握着拐杖,身体有些紧绷。

    在他胸口的位置,确实出现了黑色纹路,只是一直被他用特殊的办法压制住了,这件事情唯有几个老友知道,他清楚眼前这小子不可能提前知道,他越来越心惊沈风的铭纹造诣恐怖。

    原本对沈风一直不服气的程映雪,听到这番话之后,她美眸紧张的盯着程德年,道:“爷爷,您真的被铭纹反噬了?”

    程德年知道自己隐瞒不下去了,点头道:“映雪,人总有一死,你不必为爷爷担心,我这把老骨头暂时还死不了。”

    从自己爷爷口中得到答复之后,程映雪放下了自己的高傲,央求的看着沈风,道:“你能看出我爷爷被铭纹反噬,你是不是有救治我爷爷办法?”

    见沈风不说话,程映雪咬了咬嘴唇,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爷爷对她来说非常的重要,可以说她是被自己的爷爷带大的。

    “求求您,如若您真的有办法,请您为我爷爷出手一次,我们可以答应您任何要求。”程映雪咬着嘴唇请求道。

    沈风看得出程德年有些身份背景,他现在实力太弱,需要一些人脉关系,将来总会有所用处,再说正好要让这对爷孙先离开这里呢!

    他已经问过小黑,要化解程德年体内的铭纹反噬,这并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

    停顿了数秒之后,沈风说道:“我确实能化解这种铭纹反噬,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说话之间。

    他直接盘腿坐在地面上。

    程德年见沈风真的有办法化解自己的铭纹反噬,他心中再度燃起了希望,让自己的孙女站起身之后,他们连忙将大门关上,退到了铭纹阁分部的后院里,不在大厅内打扰沈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