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只是来这里办事而已
    罗婉凝这番话。

    让苏水月柳眉皱的更紧。

    她不在乎沈风是否能崛起,她不在乎沈风是不是一个废物,她只想要跟着自己的内心走,哪怕最后不被人理解也无所谓。

    这一刻,她甚至动了和沈风一起退出玄剑谷的念头,或许和沈风一起浪迹天涯也不错。

    ……

    对于发生在灵岳楼内的这段小插曲,身在山顶庄园内的沈风浑然不知。

    庄园的会客厅内。

    这里的装饰虽说不够奢华,但完全不是灵岳楼能比较的。

    灵岳楼毕竟只是一个酒楼。

    沈风在这里已经和程德年聊了好一会,他如今坐着的黑木椅子,乃是用特殊木料打造而成,表面并没有铭纹图案。

    不过,铭纹图案全部隐藏在了内部,这是程德年亲自勾画的铭纹,光光是这一张椅子,就可以直接秒杀严昆宇他们包间里的一切。

    坐在椅子上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感觉,不知不觉间椅子内的奇特能量,便滋养了五脏六腑。

    方才在随口闲聊之间。

    程德年提出自己勾画一些三阶铭纹,所遇到的困难。

    沈风虽说只是初入一阶铭纹师,但他脑中有二阶和三阶铭纹师的要领,其中包罗万象,各种类型的三阶铭纹,他都知道勾画的方式,只是以他现在的领悟能力,根本勾画不出来。

    不过,纸上谈兵,倒还是勉强能行。

    见这老头啰啰嗦嗦个不停,沈风随口根据脑中的要领,说了几句,他自己也不是很理解的话语。

    这倒是让程德年激动站起身连连鞠躬,甚至有一种想要直接拜师的冲动。

    沈风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有一种茅塞顿开。

    站在一旁的程映雪,见自己爷爷连续失态的模样,她贝齿轻轻咬着嘴唇,美眸里的好奇之色越来越浓。

    沈风不想和程德年废话了,他想要尽快去卖出一些铭纹玉牌,他站起身道:“你的铭纹反噬也化解了,我要在极风岛上办些事情。”

    程德年原本想直接给出报答的天材地宝,但转而一想,他改变了主意,道:“沈小友,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厚礼,不过,可能要明天才能送到这里,今晚希望你能在庄园里住下。”

    沈风现在手里的玄石太少,程德年口中的厚礼绝对不会寒酸,他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点头道:“我先去极风岛走走,今天就在这里住下了。”

    程德年见沈风答应后,他笑道:“不如让映雪陪小友……”

    不等这老头把话说完,沈风拒绝道:“我是去处理一些私事。”

    程德年也不勉强,手掌一翻,掌心内出现了一块圆形金属。

    这块金属只有一元硬币大小,其表面上是一层显眼的七彩色。

    “沈小友,你将这戴在胸口之上,要不然上山下山会有一些麻烦。”

    “今后只要你出示这块徽章,走进下面的灵岳楼内,你会获得最高的服务和待遇,在里面的一切东西,全部可以免费享用。”

    程德年笑着说道。

    沈风随意的接过了徽章,将其戴在胸口上,他记得苏水月等人就是去了灵岳楼,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去一趟?

    数秒之后。

    他否决了这个念头,觉得还是低调一些吧。

    沈风不用程映雪相送,自己一个人离开庄园后,向山脚之下掠去。

    程映雪看到沈风消失之后,她气鼓鼓的很是可爱,从前那么多优秀的天才,全部围着她转,可眼下的沈风却完全不搭理她,这种感觉真是非常的不爽。

    程德年似乎看出了自己孙女的心思,他道:“映雪,这位小友非常的特殊,他的修为虽说才初玄境二层,但他的铭纹造诣深不可测。”

    “而且他能如此轻松的化解铭纹反噬,他或许会改变一重天内的铭纹界格局。”

    “我找借口留下他住一晚,这是在给你创造一个机会,你如若能成为他的徒弟,将来在铭纹一途上,必定能够一番不小的成就。”

    “把你的脾气好好的收敛一下,我们虽说是程家的人,表面上风光无限,但大家族中更是无情啊!”

    程映雪沉默了片刻后,点头道:“爷爷,我知道了。”

    ……

    此时。

    沈风的身影快要接近山腰处了。

    在灵岳楼前面的一片空地上,有一个非常美丽的水池。

    严昆宇等人刚好要从一楼的大厅内走出来,酒足饭饱之后,葛亮和乔静蓉一脸的满足。

    而苏水月完全是被罗婉凝扶着,这里的酒虽说很好,但只有初玄境一层的苏水月,喝了一杯直接醉了过去。

    不过,有罗婉凝在这里,严昆宇也不可能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在他们走出灵岳楼的时候,沈风也正好来到了水池边。

    严昆宇等人自然没看到沈风是从山上走下来的,愣了一下之后,他们全部以为沈风是从山下上来的。

    原本严昆宇想要饶过沈风一命,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敢来这里,肯定是在山下报了他的名字,要不然以沈风的这种身份,根本不可能来到这里。

    之前,严昆宇为了表示自己的风度,当众对自己的舅舅邱忠豪说了,他还有一个朋友可能要来这里,让底下的守卫待会要放行。

    他只是随口提了一句,没想到自己的舅舅真的去打招呼了,他刚刚没来及和邱忠豪说明真正的原因。

    “这不是沈管事嘛!你来晚了一步,我们刚刚吃完。”

    “不过,你借着严兄的光,能够来这里看一看,也算是不枉此生了,要不然以你的身份,努力一辈子也不够资格来这里走一遭。”

    葛亮一脸嘲弄的走了出来,眼眸里是无尽的不屑之色。

    扶着苏水月的罗婉凝,虽然觉得葛亮的话有些过份,但她认为沈风太没有尊严了,既然之前推脱有事,现在却又死皮赖脸的出现,简直是来自取其辱的。

    好在苏水月喝醉了,罗婉凝也不必顾虑太多,看着苏水月的面子上,她想要给沈风一个台阶下。

    可沈风先一步开口了:“我只是来这里办事而已!没打算来吃这顿饭!”

    此话一出。

    尤其是看着沈风一本正经的模样,严昆宇和葛亮等人脸上,全部浮现一抹古怪的神色。

    罗婉凝对沈风是彻底失望了,为什么这个家伙,不愿意平平淡淡的,在一重天过完一生呢!

    如此荒谬无比的谎话,竟然张口就来,恐怕就连傻子也不会相信。

    沈风这么一个从仙界来到天域没多久的人,他有什么资格来这里办事?以他刚刚的语气,好像自己是去山顶的庄园内办事的一样,简直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