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自己掌控
    沈风已经在苏水月心里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虽说听到自己师父确定了沈风已死,但苏水月无法接受这个答案,美眸里通红一片,泪水在忍不住的涌出来,她贝齿紧紧的咬着嘴唇,明明下定决心要努力修炼,今后保护沈风一生一世,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关于在灵岳楼外发生的一切,罗婉凝暂时没有对苏水月提起呢!

    “师父,这个朋友对我真的很重要,请您不要再阻拦我。”苏水月神色坚定的盯着白发老者。

    一旁的罗婉凝柳眉皱了皱,清楚这次沈风必死无疑,她猜测也许是沈风想通了,准备再次回来做杂事房的管事,不再去招惹程家,只可惜这次回来却葬送了性命。

    当初罗婉凝和沈风单独谈过话,她认为也许是自己的这番话,让沈风有了回来平平淡淡做杂事房管事的念头,换句话说,也就是她导致了沈风今天死在这里。

    女人的联想能力,有时候真的非常强大。

    罗婉凝心里面浮现了几分自责,不过,人死不能复生,看着苏水月情绪激动的模样,她觉得有必要断了苏水月的念头。

    反正她一直觉得沈风和苏水月根本不适合,虽说心中有自责,但为了让苏水月能快速恢复,她将当初发生在灵岳楼外的事情说了出来。

    见苏水月陷入沉思之中后,罗婉凝又说道:“当时葛亮他们都在,沈风应该是被程家的一位女子看中,甚至那名女子还搂着沈风的胳膊。”

    罗婉凝清楚,照理来说人已经死了,她不应该再说这些话,可这一切都是为了苏水月好,况且她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站在罗婉凝身边的邹炎文,随即点头道:“这些事情我也是亲眼所见。”

    苏水月贝齿将嘴唇咬得越来越紧,甚至溢出了丝丝鲜血,片刻之后,她倔强的看着白发老者,道:“师父,不管如何,我都要亲自潜入海底一趟。”

    白发老者对自己这个关门弟子十分疼爱,他从罗婉凝口中详细了解沈风的身份之后,让黑色巨鹰向原本玄剑谷所在的海面飞去。

    此时。

    张龙华在不停的潜入海水之中,每次在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他才会重新游上来喘口气。

    白发老者等人见张龙华穿的是杂事房的衣服,立马问了他几个问题。

    在这些玄剑谷的大人物面前,张龙华自然不敢闭口不答,但他只说了自己和沈管事,在极风岛办完事情,刚好在这个时候回来,遇到了这场恐怖的异变。

    在张龙华回答完问题之后。

    白发老者抓着苏水月的肩膀,玄气从身体里快速溢出,他带着苏水月往海水之中掠去。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

    白发老者带着苏水月重新冲出了海面,回到了其中一头黑色巨鹰身上。

    苏水月面色苍白,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之中。

    白发老者见周围一道道集中过来的目光,他道:“整座下沉的岛屿,完全消失不见了,有可能是被某种力量给彻底毁灭。”

    说话之间,他浑浊的眸子里也显得有几分落寞。

    之前,那些没有离开的长老和弟子,如今连尸体也没能留下,绝对是身体完全化为了虚无。

    他们玄剑谷原本就只是一个末流势力,经过了这次的变故之后,他们恐怕要很久很久才能恢复过来。

    身体浸泡在海水里的张龙华,眼神非常呆滞,他下定决心要跟着沈管事的步伐,结果却遭遇这样的事情。

    他肥胖的手里握着那块铭纹玉牌,刚刚在潜入海水里的时候,深刻的体会到了玉牌的作用,能够足足增加他两倍的防御力,而且并不是一次性的,这在他看来绝对是一件天价法宝啊。

    他心里面对沈管事充满了感激,可面对现实,以他的情况,根本是无能为力。

    白发老者叹了口气后,道:“肯定是当年先祖留下的法宝,所导致的某种巨大变故,如今海底根本不存在法宝的气息,我们先去极风岛落脚,今后的事情,只能从长计议。”

    罗婉凝看着在海水里失神的张龙华,他让邹炎文将这个胖子拉上了黑色巨鹰的后背上。

    随后。

    一头头黑色巨鹰向极风岛的方向飞去。

    ……

    与此同时。

    一片无尽的蓝色空间之中。

    这里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剑气和剑意,哪怕是灵玄境的强者,在这里恐怕也会被斩成碎片。

    然而。

    处于昏厥中的沈风却平安无事,在他身上包裹着一层浑厚的防御。

    他勾画的铭纹玉牌,在这里根本派上用处。

    这种防御是从沈风的一枚储物戒指里溢出来的,完全是来自于小黑的力量。

    “这是什么鬼地方?本王上辈子欠了你小子多少人情?这辈子难道是来还人情的吗?”小黑在疯狂压榨自己的力量。

    这片蓝色空间好像真的没有尽头一般,沈风的身子一直在往下坠落。

    ……

    转眼之间。

    两个月一闪即逝。

    天空中阳光十分温暖。

    一辆绚丽的琉璃天马,停在了原本玄剑谷所在位置的上方。

    一老一少的两道身影从车厢内走出,站在了琉璃天马的马身之上,低头俯视着蓝色的海面。

    “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变故?”程德年脸上浮现悲伤之色,上次一别,他处理完了程家内的事情之后,急匆匆的和自己的孙女赶过来,可结果却听说了如此噩耗。

    程映雪俏脸上也带着不相信的神色,她紧紧的抿着嘴唇,好一会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时间缓缓流逝。

    这对爷孙沉默了十几分钟。

    程映雪终于是自语了一句:“当初你说过,下次见面会给我答复,你又失约了。”

    “不过,我程映雪认定了你这个师父,往后每一年的这个月,我都会来这里祭奠师父您。”

    程德年轻轻拍了拍程映雪的肩膀,这次回程家之中,比他们想象的要凶险,要不是他跨入了四阶铭纹师的行列,恐怕他们这一脉会被彻底清除。

    所以,他更加看重了沈风的恩情,原本打算赶过来,要和沈风喝一个痛快的。

    程映雪抬头望着刺眼的阳光,随后神色坚定了几分,她也清楚体会到了,这次沈风给他们带来的帮助是多么巨大,她指向了海面,道:“爷爷,我今后想要在这里给师父建造一个一重天内最大的墓地,我要师父的名字让很多人都记住,我一定要努力成为这里最强的铭纹师,告诉他们我的师父叫沈风。”

    “今后,我们这一脉的命运,一定要自己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