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死亡挑战
    “嘭”

    当常毅杰的无头尸体掉落在地面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之后,在场的人才如同活见鬼一般,开始逐渐的回过神来。

    常鸿岳干枯的手掌骤然一握,身体内灵玄境七层的气势沸腾,他为了培养常毅杰,花费了很多修炼资源和精力,如今亲眼看到常毅杰脑袋化为血雾,心中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快速的向沈风掠了过去,吼道:“小子,你这完全是在找死!”

    沈风身子摇摇欲坠,体内的力量消耗了如此之多,面对常鸿岳这等灵玄境强者,他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性。

    不过,萧宁雨和慕轻雪的反应并不慢,她们距离沈风比较近,看到常鸿岳动手之后,她们也冲了出来,想要挡在沈风身前。

    同时,韩盛海也皱着眉头想要阻拦,毕竟沈风一点过错也没有,整件事情全部是常毅杰引起的。

    常鸿岳感觉到身后追上来的韩盛海,以及看到想要支援沈风的两女之后,他直接隔空一掌向沈风拍出。

    一股强悍的劲气,带着摧毁之力,向沈风冲击而去。

    此时,韩盛海已经追上了常鸿岳,阻止了他继续向沈风展开攻击。

    面对冲击而来的强悍劲气,沈风完全是躲无可躲。

    “轰”的一声。

    可怕的劲气轰砸在他的胸口,一根根骨头快速碎裂,好在紧急时刻,他丹田内的黑点自主运转,隐隐有一层防御之力,覆盖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这一层防御之力别人感觉不到。

    有了这一层防御力之后,沈风最起码不会有致命的危险了,整个人朝着后面倒飞而去。

    最终狼狈的摔倒在了地面上,他的胸口一片血肉模糊,嘴巴里不停溢出鲜血来,勉勉强强的支撑起身体半蹲着,目光冷然的盯着被拦下来的常鸿岳,喝道:“难道这就是云霄神宗内,所谓的公平决斗吗?”

    慕轻雪和萧宁雨来到了沈风身旁,她们刚刚已经将速度彻底发挥出来,只可惜还是慢了,气愤的看着常鸿岳,当然心里面更多的是震惊,她们没想到,最后沈风真的能杀了常毅杰,这等战力着实恐怖。

    “常长老,你身为外门内的第二长老,在弟子生死决斗结束之后,你直接对胜利的一方下死手,你难道不应该给所有外门弟子一个解释吗?”慕轻雪声音清冷的说道。

    常鸿岳脸色一阵变幻,被一名外门弟子质问,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周围一个个外门弟子,此刻时刻,他们不敢再嘲笑沈风了,至少目前来说,他们根本不是沈风的对手。

    邹炎文、葛亮和乔静蓉面如死灰,不停的摇着头,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这个仙界小子简直是强的离谱。

    罗婉凝愣神的盯着伤痕累累的沈风,一时间根本不知该说什么,她心里面越来越不服气,为什么一个仙界的家伙能够做到这等程度?

    将常鸿岳拦下来的韩盛海,发觉周围的有些外门弟子,开始对沈风态度有了变化,他紧紧的皱着眉头。

    常鸿岳毕竟是外门中排行第二的长老,虽说平时他们两个有些矛盾,但如若外门长老向外门弟子道歉,此事要是一旦形成,等于是所有外门长老跟着一起丢人。

    见沈风也没有性命之忧,刚刚常鸿岳的那一掌威力很强,韩盛海在心里面感叹,这个仙界小子的生命力很顽强,他开口说道:“慕轻雪、萧宁雨,此事和你们无关。”

    转而,他看向沈风继续说道:“小子,事情到此为止,以后外门内不会有人为难你,老夫可以拿性命保证,你认为如何?”

    沈风嘴角微微浮起,鲜血在不停从他嘴巴里溢出来,他嘲弄道:“我认为不怎么样!刚刚这老东西的一掌,差一点要了我的性命,难道凭你一句话就算了吗?”

    事已至此。

    他笃定了韩盛海他们不敢继续对他动手了,除非他们不顾云霄神宗的名声。

    韩盛海脸上浮现不悦,他冷哼了一声,道:“那你想如何?”

    沈风嘴角冷笑浓郁了几分,道:“我说要让这老东西受到应有的惩罚,恐怕你绝对不会同意的吧?”

    说话之间。

    他摇摇晃晃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接着说道:“既然如此,五个月后,我要和这老东西来一场生死决斗!”

    此话一出。

    萧宁雨和慕轻雪美眸里的目光,紧紧的定格在沈风身上,她们真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周围一个个外门弟子,他们脸上闪现不敢置信,从以前到现在,从来没有弟子和长老生死决斗的。

    虽说这一次沈风力挽狂澜,出乎所有的人预料,将常毅杰给解决了。

    但是,常毅杰的战力完全无法和常鸿岳相提并乱的,五个月的时间能管什么用?在很多人看来,这完全是一场死亡挑战。

    沈风不可能在五个月的时间内,拥有和常鸿岳一战的实力。

    韩盛海顿了一下之后,浮现满脸的可笑之色,这个仙界小子完全是发疯了。

    而常鸿岳阴狠之色弥漫在脸上,袖袍一甩,喝道:“小子,这纯粹是你自己找死,那可就别怪我了。”

    “好,五个月后的这场生死决斗,我答应了。”

    “正好五个月后是外门弟子挑战内门弟子的时候,我们之间的生死决斗,或许会挺引人关注的。”

    “五个月后,老夫将在擂台上,亲自轰爆你的脑袋。”

    慕轻雪和萧宁雨劝说的机会也没有,一旦挑战形成,双方将没有反悔的权利。

    在众目睽睽之下,沈风没有去吸收常毅杰的天赋,他怕自己的血之翼会被人发觉,目光冷漠的盯着常鸿岳,道:“谁轰爆谁的脑袋?现在下结论未免太早了!”

    他之所以为提出这场决斗,一来是他向来不喜欢吃亏,常鸿岳差点杀了他,这件事情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二来他想要给自己一些压力,逼迫自己更加快速的成长,他一定要在五个月后,拥有击杀常鸿岳的战力。

    常鸿岳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抓起常毅杰的尸体之后,身影顿时朝着远处掠去,很快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韩盛海袖袍一甩,毫无表情的看了眼沈风,道:“你好自为之!”

    说完,他的身影也掠出了这片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