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一十九章 自降地位
    沈风让齐文山等人取来了笔墨纸砚。

    他将这两种铭纹勾画的要领,以及勾画时需要注意到的地方,全部依次写了下来。

    在沈风刚刚放下毛笔的瞬间。

    齐文山和潘墨等不及的抢先各自拿起了一张纸,看着上面详详细细的分析,他们两个一时间看得无比入神,时不时会激动的点头。

    周忆瑶和那名女长老自然不敢和这两个老头争抢,她们极为无奈的站在了一旁等候。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

    齐文山放下了手里的纸张,忍不住说道:“妙啊!实在是太妙了!”

    潘墨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声音洪亮的说道:“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呢!这种一阶铭纹,如若让我自己破解,恐怕这辈子是破解不出来了!”

    他们两个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再次向沈风鞠躬。

    齐文山离开了一趟,让潘墨等人好好招呼沈风。

    没多久之后。

    在齐文山急匆匆回来之后,他手里面拿着一枚普通的储物戒指,很是感激的递向了沈风,道:“小友,这里有十五万上品玄石,当做是先预付给你的。”

    “反正只要我们炼制出的铭纹玉牌,全部会在这里进行拍卖,你就不必再客气了。”

    “我们之后会在拍卖所得的玄石内慢慢扣去。”

    这十五万上品玄石,可以说是如今这处分部内,一大半的流动资金。

    虽说铭纹阁的吸金能力很强,但铭纹师的消耗能力也不弱,平时这处铭纹阁分部的开销非常的大。

    不过,齐文山和潘墨总觉得自己获得了如此好处,要先支付给沈风一部分玄石,否则心里面总有一种难受。

    沈风看到齐文山不打算收回的表情,他在心里面叹了口气,只能将这十五万上品玄石收下。

    他血红色戒指内的玄石才刚刚消耗完,如今又来了这么一笔庞大的数字,看来铭纹师这个职业,来钱真的是太快了。

    齐文山见沈风收下之后,他不好意思的搓着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是不是在铭纹上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沈风一眼看穿了齐文山的心思。

    这老头尴尬的笑了笑,不过,清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这次机会,道:“小友,这种攻击类的三阶铭纹阵,为什么每次在我要布置完成之时,最后都会以失败告终?”

    说话之间。

    齐文山拿出了一块古老的动物皮毛,上面是一种勾画三阶攻击铭纹阵的方法。

    只是其上描述的十分模糊,大部分需要阅览者自己的参悟。

    沈风定神看向了这种铭纹阵的布置方法,眉头微微皱起,陷入了思索之中。

    一旁的潘墨瞪了一眼齐文山,平时他多次想要看这种铭纹阵,可齐文山一直宝贝的很,如今却大大方方的拿了出来。

    齐文山觉察到潘墨的目光之后,低声道:“潘老头,你别不痛快,我说你才二阶铭纹师,我就算给你看这种铭纹阵,你看得懂吗?”

    潘墨一脸不爽,道:“齐老头,这位小友貌似也只是二阶铭纹师!”

    齐文山一脸鄙夷,道:“潘老头,你能和这位小友比吗?你们两个有可比性吗?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能力。”

    潘墨顿时被说的哑口无言,默不吭声的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半个小时后。

    沈风从沉思中回过神,小黑传输给他的三阶铭纹师要领,其中有很多不同的三阶铭纹阵。

    眼下这个攻击铭纹阵,和小黑传输给他的相比,可以说是漏洞百出,他道:“你先告诉我一遍,你平时布置这种铭纹阵的方式。”

    齐文山立马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沈风思忖了数秒之后,道:“你布置这种三阶攻击铭纹阵,最大的问题是有三个地方顺序错误。”

    “你第三个步骤和第四个步骤需要调换位置,第十个步骤和第十一个步骤也需要调换位置。”

    “最后一个地方是,第二十个步骤和二十一个步骤之间需要调换位置。”

    这块动物皮毛上,没有说明每一个步骤的顺序,正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勾画纹路的步骤调换,虽说也能顺利的布置到最后,但轻则威力大减,重则完全布置失败。

    齐文山自以为参悟了这种三阶铭纹阵,他甚至求助了一名四阶铭纹师,对方最后得出的布置顺序和他相同,这让他始终想不通是哪里出错了?

    听到沈风指出的错误之后,齐文山就地尝试布置了起来。

    而潘墨没有去理会这老家伙,他也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难。

    沈风给他详细的解答。

    随着时间的流逝,潘墨对沈风真的是越来越佩服,一旁的女长老和周忆瑶,完全成为了沈风的迷妹,美眸里的爱慕和崇拜在不停的暴涨着。

    周忆瑶一有机会就主动给沈风倒茶,身体不由自主的向沈风身边靠近。

    那名女长老也不甘示弱,在两人的较劲之中,她们的身体要贴在沈风身上了。

    正当这时。

    旁边忽然泛起了一股能量波动,一层白色光芒充斥在房间内,

    紧接着,齐文山哈哈大笑了起来:“成功了!真的布置成功了!”

    潘墨皱眉头,道:“齐老头,你能不能小声点,没看到小友在为我解答疑难吗?”

    被这么一提醒,齐文山难掩兴奋的来到沈风面前,一阵不停的感谢之后,又提出了另一个自己遇到的疑难。

    潘墨顿时不乐意了,这两个老头争吵的脸红脖子粗。

    最后在沈风的调解之下,他们才停止了争吵,轮流着问出心中的疑难。

    时间过得很快。

    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

    潘墨和齐文山却满脸不舍,可他们也知道不适合继续问下去了,心中对沈风真的是无比崇敬,他们的心态完全发生了改变,知道沈风将来在铭纹一途,绝对是能展翅高飞。

    齐文山心里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道:“小友,之前我让您成为副阁主,简直是大错特错。”

    “从今天起,您是这里的阁主,而我在您之下,成为这里的副阁主。”

    “您为我解开了这么多疑难,您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和渺小,让您屈居在我之下,您让我如何能睡得着?”

    周忆瑶和那名女长老看到齐文山为了沈风不惜自降地位,要让沈风成为这里真正的阁主,她们清楚从今往后,沈风绝对是打个喷嚏,也能让青州城抖三抖的顶尖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