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一章 完全无法淡定
    见沈风如此大言不惭。

    这些铭纹师脸上浮现了冷笑,他们等着这小子当众出丑。

    “你们一个个愣着干什么?能够得到沈阁主的指点,这是你们的幸运,赶快对阁主说出你们遇到的疑难。”齐文山催促道。

    从这些铭纹师之中,走出来了一名清秀少年,脸上始终充斥着骄傲之色,身上故意透出的气息,竟然在灵玄境三层,同样这家伙还是一名一阶铭纹师。

    “齐阁主,我们将自己的疑难说出来多没意思,他不是很厉害吗?干脆让他凭借感知之后,直接说出我们在铭纹上有哪些缺陷!”这名清秀少年一脸不屑道。

    齐文山和潘墨一阵头痛,他们清楚这名少年的身份。

    此人并不是青州城的人,来自于一重天云家。

    这云家属于一流势力中的顶尖存在,眼前这名少年名为云景腾,算是云家内的嫡系子弟。

    原本云景腾在铭纹阁总部内修行,只可惜因为某些原因,他只能被迫离开铭纹阁总部,来到了青州城铭纹阁分部,继续学习铭纹。

    年纪轻轻拥有灵玄境三层的修为,并且是一名一阶铭纹师,他确实拥有骄傲的资本。

    光光靠着感知,就想要知道眼前这些铭纹师的缺陷?

    哪怕是如今铭纹阁总部的阁主和太上长老也没有这样的能耐,这一点在场的所有铭纹师都知道,这完全是云景腾在故意刁难沈风。

    “云小子,我看你是连青州城的铭纹阁分部也不想待下去了,你应该清楚自己被迫离开总部的原因。”齐文山语气阴沉了下来。

    云景腾直视齐文山,骨子里的桀骜不驯被激发了出来,道:“齐阁主,我只是不服这小子成为这里的阁主,你们扪心自问,他真的有能耐当阁主吗?”

    潘墨脸色难看的喝道:“云小子,你以为自己是谁?你有能耐的话,和你订婚的女子,会被自己的堂哥抢走吗?少在这里借机释放自己的不满,如若你再敢多说任何一句废话,老夫直接将你扔出这里。”

    潘墨性子直来直往,不想这小子一再惹得沈风不高兴,无意间揭开了他的伤疤。

    云景腾脸上怒火蔓延,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

    不过,沈风完全没有在意,他走到了其中一名一阶铭纹师面前。

    这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估计如若没有奇遇的话,这辈子不可能跨入二阶铭纹师了。

    沈风感知力笼罩在这个老头身上,靠着他自己,或许无法光光凭借感知,判断出对方的铭纹缺陷。

    但,如今小黑已经苏醒过来,有了他的帮助之后,沈风自然是不成问题了。

    周围的人见沈风站在这个老头面前闭上了眼睛,一个个更加的不屑了起来,这个小子竟然真的在感应!

    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沈风却依旧一意孤行,唯一的解释,眼前这个小子对于铭纹根本一知半解。

    潘墨和齐文山惊疑不定的看了过来,想不明白沈风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

    云景腾脸上的嘲弄越发浓郁,道:“齐阁主、潘副阁主,现在你们还觉得他够资格成为这里的阁主吗?”

    可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

    沈风猛地睁开了眼睛,目光看着面前神色不屑的老头,道:“你在法宝上勾画铭纹的成功率大约是百分之二十。”

    “大部分勾画失败,应该是处于收尾的阶段,而且每次在关键时刻,你的右手会忍不住微颤数秒。”

    “旁人或许不会发现,你自己心里应该非常清楚。”

    “我有办法让你在一个月内跨入二阶铭纹师。”

    说完,沈风不再多言,走向了下一个一阶铭纹师面前。

    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愣了数秒之后,脸上的不屑消失的无踪影,浑浊的眼眸里爆发出了希望的光芒。

    他的这些症状,全部被沈风说对了,甚至在法宝上勾画铭纹的成功率,也和沈风说的完全一样。

    尤其是听到沈风能够让他一个月内,跨入二阶铭纹师的范畴,他激动的完全不能控制。

    他原本是这处铭纹阁内,最容易被忽视的一阶铭纹师,如今他知道自己真的遇到了高人,如若不抓住这次机会,他绝对会后悔一辈子。

    “噗通”一声。

    当沈风刚刚说完第二个铭纹师的各种缺陷之时。

    这名白发苍苍的老头,直接对着沈风跪了下来,无比恭敬的说道:“求阁主指点!”

    “如若连您也没资格做这处分部的阁主,那么在一重天内,没有其他人够资格了。”

     虽说这名白发苍苍的老头存在感很低,但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个老头脾气倔强,一言不合就会和别人争吵起来,尤其是在铭纹之上。

    除非是沈风真的说对了他的缺陷,否则这个老头绝对不会下跪的。

    在众人震惊无比的时候。

    “噗通”又一声响起。

    那第二个被沈风指点的一阶铭纹师,同样在回过神来的瞬间,毫不犹豫的对沈风下跪,一脸惶恐和崇敬的说道:“阁主,请您一定要原来我对您的冒犯,今后在一重天之后,我只佩服您一个人的铭纹造诣。”

    这第二个被指点的家伙,平时在这处铭纹阁内,属于非常沉默的类型,包括对齐文山和潘墨,他也是表现的波澜不惊。

    眼下他却对沈风如此跪地请求原谅,可见他对沈风是多么的敬佩。

    看来沈风将第二人的缺陷也说对了。

    一个或许是巧合,那么第二个就绝对不是巧合了,毕竟每个铭纹师的缺陷,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光靠猜,绝对是猜不出来的。

    连铭纹阁总部的阁主,甚至是太上长老都无法做到的事情,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做到了?

    包括潘墨和齐文山等早就见识了沈风出手的人,他们也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震惊之中。

    甚至他们开始怀疑,沈风根本不是二阶铭纹师,绝对是一名强大无比的铭纹师。

    在他们看来,这种可能性很大。

    之前在房间里,沈风来认证二阶铭纹师,纯粹只是为了低调而已。

    潘墨等人已经想了很多种可能,他们认为沈风也许是隐世不出的高人,所培养出来的牛掰人物。

    这一瞬间。

    在场的所有铭纹师都无法淡定了。

    尤其是那些没有被沈风指点过人,他们一个个目光火热的集中了过来。

    而云景腾哑口无言的站在了原地,如同一尊木雕一般,身体完全无法动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