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臭不要脸
    整个大厅内静的针落可闻!

    两名一阶铭纹师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丝毫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他们迫切的想要得到近一步的指点。

    沈风的铭纹造诣,可能超越了铭纹阁总部的阁主和太上长老,在场所有人心里面都是这么认为的。

    刚刚开口刁难的那些铭纹师,现在真想要狠狠扇自己耳光,如此牛掰的铭纹宗师,要成为这处分部的阁主,他们非但不激动的欢迎,竟然还百般阻挠,简直脑袋被驴踢了,深深的后悔徘徊在身体里。

    “噗通”

    空气中再度响起了跪地声。

    一名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面色真挚的看着沈风,道:“沈阁主,是我有眼无珠,我不该怀疑您的铭纹造诣,请您责罚!”

    其余站着的一阶铭纹师也快速回神,纷纷不停的向沈风下跪,空气中不断响起“噗通,噗通”的声音。

    如若能够得到这等铭纹宗师的指点,他们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甚至可以加快在铭纹一途上的突破。

    他们这些跨入铭纹一途的人,自然是对铭纹有追求的,既然沈风比他们强大,那么他们愿意为自己的错误而下跪。

    “沈阁主,请您一定要留下来成为我们青州城分部的阁主。”

    “沈阁主,我们知道错了,我们愿意受到任何惩罚,只要您留下来担任这里的阁主。”

    ……

    这些跪在地上的一阶铭纹师,放下了身体里的所有骄傲,在沈风这等铭纹宗师面前,如若他们继续骄傲下去,只会显得很可笑。

    周忆瑶和那名女长老呆滞的站着,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美眸里尽是苦涩的味道,沈风的铭纹造诣,真的让她们心脏直颤,脸上的崇拜之色越来越浓。

    云景腾所有的愤怒化为云烟消散,脸上看不出任何一丝嘲讽之色,他目光紧紧的盯着沈风,始终是站在原地不动弹,谁也不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

    沈风看着跪地的一个个铭纹师,他摆了摆手,道:“你们起来吧!”

    “我今日乏了,等之后有空,我会指点你们。”

    他倒也没有说谎,之前在房间里,他一直在为潘墨和齐文山解答疑难,看到震慑住这些铭纹师之后,他暂时不想继续下去了。

    跪地的铭纹师听到这番话后,他们内心一阵的失落,不过,清楚这是自己活该,谁让他们刚才如此质疑沈风。

    “沈阁主,不知您有没有徒弟了?我想要成为您的弟子,不管是记名弟子,还是正式弟子都可以,请您成全我!”

    一名年过半百的老者,丝毫不要脸皮的说道。

    其他铭纹师也顿时来了劲,如若能和沈阁主确定师徒关系,那么今后肯定会得到指点,他们才不管沈风的相貌年轻呢!

    “沈阁主,收徒之事需要慎重考虑,我觉得我的铭纹天赋不错,将来绝对不会给您丢脸,我愿意给阁主您倒茶递水,为您做一切杂事,请您收我为徒吧!”

    “沈阁主,别听他们的,我马上能跨入二阶铭纹师了,我才是不会给您丢脸的那个人,只要您收我为徒,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

    ……

    这些平日里高傲无比的铭纹师,在此刻完全是变了一个人,互相之间争的脸红脖子粗,就差在这里直接打起来了。

    “一个个成何体统?你们看看自己的样子?沈阁主都让你们起来了,这么死皮赖脸的跪在地上,有意思吗?”齐文山忍不住喝道。

    随后,潘墨瞪着眼睛也说道:“赶紧站起来,不要让沈阁主笑话了。”

    齐文山和潘墨的威严还在,这些一阶铭纹师哭丧着脸,一个接着一个的站了起来。

    在他们全部站起身之后。

    齐文山和潘墨忽然之间走到了沈风身前,这两个老头事先根本没有商量过了,眼下竟然毫不犹豫的向沈风跪了下来,不约而同的说道:“沈阁主,请您收我为徒!”

    齐文山和潘墨互相狠狠的瞪了一眼对方。

    如此举动,顿时让在场的其余铭纹师一阵愣神,他们差点一口气没有缓上来。

    刚刚齐文山和潘墨还如此义正辞严,结果下一秒钟,他们两个却不要脸的下跪了,这简直是坑啊!

    这两个臭不要脸的!

    平时如此的严肃,甚至可以说是严厉,怎么不要脸起来,能够达到如此地步?

    齐文山和潘墨之所以如此,那么是他们肯定了,沈风绝对不止二阶铭纹师,甚至超越了铭纹阁总部的所有人。

    如若能够成为此等牛掰人物的徒弟,对于他们来说非但不会丢脸,反而是一件无上荣耀的事情,他们只是怕沈风不愿意答应。

    其他铭纹师也想要继续下跪,可齐文山和潘墨同时转过头,眼眸里浮现不怀好意的光芒。

    这些一阶铭纹师顿时不敢弯曲膝盖了,清楚这两个老头的性格,这年头为什么想要下跪都这么困难啊!

    他们这些以往把尊严和傲气一直表现在脸上的人,在此时此刻,他们真的没把尊严和傲气当回事情了,只因为沈风彻底折服了他们。

    齐文山和潘墨自然不能让这么多人下跪,要不然沈风肯定不会收徒的,哪有人会一下子收这么多徒弟的。

    “沈阁主,请您一定要收我为徒,今后我愿意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齐文山无比坚定的说道。

    潘墨也不甘落后,道:“沈阁主,我同样是如此,而且我一定能比齐老头做的好,请您收下我这个徒弟吧!”

    沈风看着跪地不起的这两个老头,说实话,他真没有收徒弟的打算。

    可这两个老头没有站起身的意思,想了片刻后,他道:“其实你们不必如此,哪怕没有师徒关系,我照样可以指点你们。”

    说到此,齐文山和潘墨还是没有站起来。

    沈风苦笑道:“好吧,既然你们一定要认我这个师父,那么你们暂且算是我的记名弟子吧!今后你们只需知会我一声,随时都可以和我脱离师徒关系。”

    “砰!砰!砰!”

    闻言。

    齐文山和潘墨脸上一喜,同时向沈风磕了三个响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您永远会是我们的师父。”

    其余在场的铭纹师心里一阵鄙夷,暗自感叹刚刚他们为什么没有这么不要脸,否则说不一定也成为沈阁主的记名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