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二十四章 青州宴
    当小黑话音刚刚落下之际。

    无极帝火等本源之火,从沈风体内迅猛飞出,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空气中响起一道道“噗嗤”声。

    无极帝火等本源之火,顷刻间没入了白色火焰内。

    大约数秒钟的时间,无极帝火等火焰,全部被白色火焰彻底吞噬且融合,沈风无法再将其分离出来,他只感觉白色火焰内部的炽热,强上了几分。

    小黑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小子的气运真是让本王羡慕,恐怕这就是天域传说中的吞天白焰。”

    “这种传说中的天火,能够吞噬天下一切火焰,根据古籍上描述,吞天白焰成长到极致,拥有吞尽天地的能力。”

    “你仔细感应吞天白焰内部。”

    闻言,沈风感知力细细的渗透进白色火焰,数分钟之后,他感觉到其中有一个没有完全形成的火焰空间,他随即说道:“小黑,这种火焰内正在形成一个空间?”

    小黑笑道:“不错,吞天白焰最大的特征,就是能够形成火焰空间。”

    “一旦其火焰空间形成,你可以进去里面修炼,到时候你的火属性天赋,将会得到不断的增长,而且在里面修炼火属性战技、功法和神通等等,都能够得到不可思议的进展。”

    接着,小黑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如今吞天白焰的内部空间,明显没有彻底形成,想要让吞天白焰成长起来,需要耗费数不尽的火属性天材地宝,甚至比你自身提升修为还困难。”

    “如今这吞天白焰的威能全部爆发出来,最多威胁到灵玄境三层左右的修士。”

    “你要记住一点,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拥有吞天白焰,否则将会给你带来数不尽的麻烦。”

    “毕竟在天域之中,还是有不少人能够猜测出你手里的是吞天白焰。”

    沈风点了点头,自然清楚小黑说法非常对,一旦让人知道他觉醒了吞天白焰,除了会有很多势力招揽,更多的是数不尽的追杀和暗杀。

    缓了口气之后,沈风问道:“小黑,我用吞天白焰踏上炼心一途,你认为如何?”

    小黑声音无奈道:“你说呢!这可是传说中的天火,据说在古老的曾经,吞天白焰是一种禁忌之火。”

    “那时候,好像有一人掌握了吞天白焰,并且将这种火焰培养到了极致。”

    “他靠着这种天火,横扫当时的数位巅峰强者,甚至整个天域都差点毁在了他的手上。”

    “后来,不知为什么,好像吞天白焰被人毁去,重新化为无数火苗回归于天地间。”

    “关于这段古老的历史,任何古籍中都没有详细记载,也不知当年是谁毁了如此可怕的吞天白焰。”

    说话之间,小黑带着几分的心有余悸,光光在脑中想一想,他便能够猜测到,成长到极致的吞天白焰,有多么的恐怖!

    “如若你用这种天火踏上炼心一途,那么你绝对会比其他炼心师进展的更快。”

    “觉醒了血之翼、觉醒了吞天白焰,身上还隐藏了不少秘密,假如你真的能一路成长下去,说不一定,这天域真的能被你搅个天昏地暗。”

    “现在的你还是太弱,努力提升修为,争取快些跨入灵玄境。”

    沈风手掌微微紧握,对他来说提升修为的确最重要,他在考虑着要不要将血红色戒指内的秘密告诉小黑。

    思索了片刻之后,他打算再缓一缓,等明天回到云霄神宗再说。

    一夜无话。

    之前在戒指内闭关三年时间,沈风现在需要缓冲几天。

    在天刚刚亮,沈风走出房间的时候,就看到潘墨和齐文山在外门等候。

    “师父。”这两个老头连忙恭敬的向沈风打招呼。

    今天沈风没有穿着铭纹师的衣衫,而是换上了云霄神宗外门弟子的服饰。

    对此,潘墨和齐文山并没有多问,他们当然也认得这是云霄神宗的弟子服饰。

    在自己这两个记名弟子的陪同下,沈风来到了铭纹阁分部的大厅,只见云景腾依旧跪在原地,双眸中充满了坚毅之色。

    眼下,这处铭纹阁分部已经有不少人,他们是来请求铭纹师炼制铭纹的。

    这些人目光在云景腾身上停留,他们清楚这小子是这里的天才人物,平时傲气的不行,今天为什么会跪在大厅内?

    不少人向其余铭纹师打听此事,只不过,没有一个铭纹师提起昨晚的事情,他们全部含糊其辞的应付过去了。

    沈风从潘墨和齐文山那里又获得了不少勾画铭纹的材料,同时如今他身上也有十五万的上品玄石,不准备在这里停留,说好过几天会再来之后,他便离开了铭纹阁分部。

    对于云景腾的执着,沈风心中有些欣赏,不过,他真没打算再收徒,一个人的坚持总会有个限度,过几天,云景腾应该就会放弃了。

    一路行走在青州城内。

    这里非常的繁华,完全不是当初的极风岛能够比拟的。

    大约行走了一个小时之后。

    沈风看到前面出现了拥挤,他记得那里是品香楼的位置。

    他如今对青州城算是有些了解,品香楼在城内是一家极为奢华的酒楼,一般修士根本不够资格进去其中消费。

    听着周围一些路过的修士在议论,沈风才知道原来今天是青州宴。

    这青州宴乃是青州城城主府的少主一手创立的,每过一年就会在品香楼举办一次青州宴。

    凡是天赋过人的修士,全部会收到邀请函,包括云霄神宗的一些人也会前来参加青州宴。

    说的简单一些,这青州宴,算是附近这片区域的天才聚会。

    沈风对青州宴没有太大兴趣,在他想要直接经过品香楼门口的时候,他看到有一名青年满脸悲愤的跪在地上。

    脚下的步子一顿。

    细看之下,沈风觉得这个青年有些熟悉,数秒之后,他想起这家伙不就云霄神宗的外门弟子贺磊嘛。

    之前,这家伙对沈风介绍过关于炼心师的事情。

    他对贺磊并没有反感,看着周围的指指点点,以及嘲弄的议论声传入耳朵里,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跪在品香楼门前的贺磊,放在大腿上的手掌紧紧握着,他的两条手臂在发抖,可能是握的太用力了,丝丝鲜血从他的掌心内滑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