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五章 我来替他一战
    阳光温热。

    倾洒在贺磊的身上。

    这一刻,他脸上浮现可笑之色,他父亲乃是城主府的一名管事。

    从小他一直生活在城主府那些人的趾高气昂下,为了父亲和妹妹,他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后来,他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加入了云霄神宗,他一直小心翼翼的奋斗着,拼尽所有,在外门中有了一些名气,如今修为也在初玄境六层。

    然而。

    现在的他,在城主府那位少主面前,依旧是如同一只蚂蚁,甚至是一只臭虫。

    原本他这次是回城主府看看自己的父亲和妹妹,可谁知却见到自己的父亲重伤不起,而他的妹妹精神失常。

    在他的调查之下。

    他得知城主府内嫡系的一位少爷,喝醉酒之后看上了他的妹妹。

    而他的妹妹不愿服从,甚至他的父亲出手劝阻,最后却被打成重伤,眼睁睁的看着亲生女儿被人……

    贺磊得知真相,一怒之下想要为父亲和妹妹报仇。

    可现实是残酷的,那名强行占有他妹妹,将他父亲打伤的人,乃是如今城主府少主的亲弟弟。

    最终处于愤怒中的贺磊,直接被城主府的少主一招打败。

    那少主名叫任骏晖,修为在灵玄境五层,在他眼里,贺磊的父亲和妹妹,只是城主府的奴才,或许这件事情的确是他弟弟有错,但奴才就是奴才,无论任何时候,奴才都没有权利怪罪主人。

    任骏晖根本没有把贺磊当回事情,为了让城主府内的奴才长点记性,他要贺磊在品香楼门前下跪三天,否则他要让贺磊的父亲和妹妹彻底消失在天域内。

    当时,贺磊怒发冲冠,没有想到这么多后果,现在他非常后悔,早知如此,他应该想办法先将父亲和妹妹送出青州城。

    明明是任骏晖的弟弟猪狗不如,下跪的却是他贺磊,心中有万千的不服,可只能咬牙忍着。

    围观群众之中,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多,他们只是隐约猜测到,贺磊得罪了城主府的少主任骏晖。

    当然也有满脸愤怒的人,比如说距离沈风五米多有一位中年男人,他看着跪在地上的贺磊,忍不住摇着头,满脸的惋惜之色。

    沈风并不了解眼下的情况,他的观察力非常敏锐,看到这名中年男人的异常之后,他走了过去,拍了拍对方肩膀,道:“能借一步说话吗?”

    说话之间,他有意无意的看向贺磊的方向。

    这名中年男人似有猜测,他跟着沈风走到了一旁空无一人的巷子里。

    “我算是贺磊的朋友,他为什么要跪在品香楼前?”沈风直接开门见山。

    这名中年男人只有初玄境六层的修为,万一出现意外,沈风绝对有能力在一招内击杀对方。

    中年男人见沈风如此直接,微微愣了一下之后,他将贺磊父亲的身份说了出来。

    他曾经受到过贺磊父亲的恩惠,如今在城主府内担任一些职务,对这次的事情虽说愤怒无比,但他根本无能为力。

    他将关于贺磊妹妹和父亲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脸上的怒火越来越浓郁,他觉得这件事情,任骏晖的亲弟弟应该要当众处死。

    沈风在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之后,眉头皱的紧了几分,平淡的眼眸里怒火奔腾,他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但,如若真的遇到了某些事情,沈风只会追求本心,他不想泯灭自己的底线,况且贺磊算是和他认识。

    当初也算耐心的为他解释了炼心师的事情,并且真挚的劝说他不要尝试去跨入炼心师。

    “贺磊是云霄神宗的外门弟子。”

    “今天是青州宴,有没有云霄神宗的弟子和长老来参加?”

    沈风疑问道。

    那名中年男人似乎知道沈风这么问的原因,他苦笑道:“据说青州城城主府背后有着通天的关系,哪怕云霄神宗也会给其几分面子。”

    “刚才我看到云霄神宗的外门长老韩盛海和常鸿岳到场了,还有内门中排行第二的天才弟子罗皓天也来了,可他们只是淡漠的看了眼贺磊,根本没有打算为他出头的意思。”

    “恐怕任骏晖早就和云霄神宗的长老交涉过了。”

    沈风深吸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有些棘手,想要帮贺磊一把,恐怕非常的困难。

    正当这时。

    那名中年男人又说道:“任骏晖倒是给了贺磊一个机会,当众宣布,只要贺磊今天能战胜他的一名手下,就能够不用跪在这里。”

    “并且能够带着他的父亲和妹妹离开青州城。”

    宣布这件事情的人是任骏晖的手下,或许在他眼里,贺磊的这件事情能够为这次的青州宴增加几分笑料。

    城主府内要处置下人,在很多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他们还说哪怕是贺磊找来的人,能够战胜任骏晖的一名手下,也算是贺磊赢。”中年男人又说道。

    沈风嘴角冷笑浮现,终于有了突破点,问道:“要和贺磊对战的人,修为在什么层次?”

    中年男人疑惑的皱眉,道:“应该是在初玄境九层左右。”

    闻言。

    沈风说了一声谢之后,他往巷子外面走去,这件事情云霄神宗的人不管,那么就只能由他来管了。

    他当众战胜任骏晖的手下,恐怕对方也不会食言。

    毕竟城主府也是要脸面的。

    况且小黑苏醒过来,在关键时刻,如若真的会遇到生死危机,小黑能够帮助沈风脱离危险。

    方才沈风也和小黑沟通了一下。

    小黑倒也是一个见不得败类的人,听到任骏晖亲弟弟的事迹之后,他恨不得亲自去拍死那臭虫。

    在周围的议论声之中,沈风缓步走到了贺磊身旁,一道道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沈风看着面前的品香楼,喝道:“我来替他一战!”

    走出巷子的中年男人,正好听到了沈风的话语,脸上布满了感叹之色,不过,他并不看好沈风。

    低头跪着的贺磊,终于抬起了头,看着那张淡漠的脸,他忽然有点哽咽。

    男儿有泪不轻弹。

    可贺磊却终于忍不住流泪了,他清楚自己和沈师兄并没有交情,上次为沈师兄解释炼心师的事情,也根本微不足道。

    这一刻,他清楚,如若这次能够活着,他会拼命的修炼,以后紧紧的跟随沈风的步伐,他需要去报恩。

    品香楼外一阵喧闹,谁都认定了沈风为贺磊出头,完全是来送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