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二十六章 只要你胜,没人敢动你
    对于四周的议论。

    沈风充耳不闻,让贺磊站起身之后,两人一起走进了品香楼。

    整个底楼非常空旷,搭建起了一个正方形的擂台,平时也会有人在上面比斗。

    在这里观看的人可以下注!

    刚才当沈风说出要替贺磊一战的时候,原本在二楼参加青州宴的人,纷纷戏虐的走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名神色阴冷的青年,身上穿着华丽的长衫,眸子中的目光直视沈风,他便是城主府的少主任骏晖。

    他作为青州宴的主人,况且眼下又算是他自己的事情,走在最前面也理所应当。

    在任骏晖走下来之后。

    其余受邀前来参加青州宴的人,也接二连三的从二楼走了下来。

    当常鸿岳看到沈风之后,他的眼睛随即眯了起来,脸上的怒火丝毫不加掩饰,不禁喝道:“小杂种,看来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以你的修为还想要为别人出头,看来你活不到和我决斗的日子了。”

    作为外门第一长老的韩盛海,眼眸里浮现了厌恶之色,明明只是一个侥幸的小子而已,如此一次次的不知死活,真的是无可救药了,他并没有开口,只是沉默的看着。

    任骏晖听到常鸿岳的话后,声音淡漠道:“常长老,他就是那个不自量力要挑战你的仙界小子?”

    青州城的这些大家族,时常会留意云霄神宗的动静,对于发生在外门弟子入门仪式上的事情,如今城内的不少大家族都知道了。

    一个初玄境六层的小子,能够杀了初玄境九层的修士,的确可以称得上战力强大,只可惜这个小子觉醒的是废魂印。

    然而,由于沈风身上带着慕轻雪送给他的玉佩,他的气势暂时被隐匿了,别人感觉不出他现在的修为。

    当然如若他快速催动经脉中的玄气,那么玉佩将无法再隐匿他的气势。

    慕轻雪送给他的玉佩,只有在他不催动玄气的时候,才能够起到遮掩和隐藏的作用。

    不过,距离入门仪式过去没多少时间呢!任骏晖等人自然认为,沈风的修为肯定依旧在初玄境六层。

    对于任骏晖的疑问,常鸿岳微微点头,他极力培养的常毅杰死在沈风身上,这口怒气让他有了心结,如若一直这样下去,会逐渐形成心魔,到时候将对他产生严重的影响,所以他必须要看到沈风死亡。

    在韩盛海和常鸿岳身旁跟着一名面带冷笑的青年,他在走下楼看了沈风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将注意力集中过来,好像他完全把沈风当做空气了。

    罗婉凝、邹炎文、葛亮和乔静蓉跟着这名青年,他们应该是以这名青年为中心了。

    此人便是云霄神宗,内门弟子中排行第二的罗皓天,修为在灵玄境七层。

    由于距离挑战赛越来越近,不少云霄神宗的人都没有来参加这次的青州宴。

    前不久,一次机缘巧合。

    罗皓天和罗婉凝相遇,虽说他们两个是相同的姓氏,但他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在那次见面之后,罗皓天对罗婉凝有点意思,邹炎文等人察觉之后,他们便努力促成此事。

    邹炎文活得挺悲哀的,原本他心里面也喜欢罗婉凝,如今却要把自己喜欢的人,往别的男人怀里推。

    在邹炎文和葛亮等人的劝说之下,罗婉凝不再有排斥心理,在现实面前她不得不改变,只能尝试着和罗皓天接触一下。

    好在,罗皓天没有强行让罗婉凝做过什么事情呢!

    见沈风出现在品香楼,罗婉凝和邹炎文等人微微一愣,随后邹炎文、葛亮和乔静蓉浮现冷笑,他们非常清楚任骏晖的狠毒。

    而罗婉凝柳眉紧紧皱起,之前沈风确实创造了多次奇迹,但奇迹不会每次都发生,在眼下的青州宴上,如若沈风要一意孤行,恐怕会直接死在擂台上。

    不少在外面看热闹的人,跟着沈风走了进来。

    “我在为别人出头?站在我身边的是云霄神宗的外门弟子,你们身为外门长老,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门下的弟子,被人逼迫的跪在品香楼外,我想问问你们,云霄神宗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沈风厉声质问韩盛海和常鸿岳,在场有这么多人在,他相信这两个老家伙,在没有足够的理由之前,不会抛下自己的脸面,直接对他动手的。

    听到这番话之后,韩盛海和常鸿岳的脸色越发难看。

    韩盛海恼怒,道:“他的确是云霄神宗的外门弟子,但他父亲是城主府的一名管事,所以他也算是城主府的奴才。”

    “如今是城主府的家事,我们云霄神宗凭什么介入到别人的家事中?”

    接着,他突然话锋一转,眸子里凌厉的光芒迸发,喝道:“而你身为宗内的外门弟子,如此目无尊长,理应接受责罚。”

    任骏晖笑了笑,说道:“韩长老,今天是青州宴,这里的事情由我来处理,你看如何?”

    韩盛海和善的点头道;“理应如此。”

    在他话音落下之后,任骏晖面无表情的看向沈风,道:“既然你想要死,我岂有不成全你的道理。”

    “一旦踏上擂台,如若你死在我的奴仆手下,这可完全是你咎由自取。”

    沈风跨前一步,声音波澜不惊:“当初入门仪式的时候,我和常毅杰生死决斗,结果我赢了,常鸿岳这老东西却直接对我动手,你们这些人的行为,我算是领教过了。”

    “如若是我杀了你的人,你们是不是会让我们安全离开?而且贺磊的父亲和妹妹,你也会让他们平安走出城主府吗?”

    这次不等任骏晖回答。

    一道懒散的声音在品香楼内响起:“小家伙,只要你胜,在这里没人敢动你。”

    “如若有谁敢出尔反尔,我会让他直接陪阎王爷去喝酒。”

    所有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端着酒坛的中年男人,不知何时走进了品香楼内。

    从他的酒坛内飘出了浓郁的酒香,光光是闻着味道,让人就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好像是要醉了一般。

    可这名中年男人一口一口的喝着酒,脸上却没有任何一丝醉意,始终维持着一种淡漠。

    看到此人之后,任骏晖和韩盛海等人,包括觉得甚是无趣的罗皓天,这些人的瞳孔陡然之间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