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七章 卑鄙
    这名中年男人很古怪。

    他喝着如此醉人的酒,可却越喝越精神。

    常鸿岳跨出两步,小心翼翼的看向这名中年男人,道:“葛长老,你要插手此事?”

    此人乃是云霄神宗内的客卿长老,他的身份非常的神秘,在很久之前的某一天,突然出现在了云霄神宗。

    后来宗主才宣布他是云霄神宗内新来的客卿长老,葛万恒。

    这家伙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拿着一个酒坛,可以说每次见到他,都是在不断的喝酒,可身上却没有任何酒气和醉意。

    曾经有一名灵玄境之上的内门长老和葛万恒发生矛盾,最终那名内门长老直接动手。

    然而,葛万恒始终自顾自的喝着酒,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动弹一下,光是靠着渗透出的气势,就直接将那名内门长老给弹飞了。

    当初这件事情引起了宗主和太上长老的注意,他们非但没有责罚葛万恒,相反严重的惩罚了那名内门长老。

    自此之后,在云霄神宗之内,谁也不敢去招惹葛万恒,他在宗门内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当年的这件发生在云霄神宗内的事情,在场的几乎大部分人都知道,所以他们在看到葛万恒插手之后,才会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实在是这家伙的背景深不可测,最重要谁也不清楚他的修为到底在什么层次?

    “怎么?你对我有意见?”葛万恒淡然看了眼常鸿岳。

    “嘭”的一声。

    他手里空了的酒坛忽然爆裂了开来,吓得常鸿岳浑身一个哆嗦,脚下的步子退后了两步,脸色一阵发白,生怕葛万恒直接动手。

    “你们这些云霄神宗的外门长老,真的不如一个初玄境的外门弟子。”

    “眼看着自己宗门内的人被逼跪在地上,你们却无动于衷,你们在意过云霄神宗的脸面吗?”

    “活了一大把年级,却活成了这副德性,注定了你们不会成就无上大道。”

    在韩盛海和常鸿岳神色变幻不停之时,葛万恒继续说道:“今天我只是来做个裁判,免得有些人输了也不安分。”

    沈风从一旁的贺磊口中,得知了葛万恒的身份,他现在更加放心了一些。

    任骏晖也恢复了情绪,道:“葛前辈,如若我的奴仆在比斗的过程中,要了这小子的命,你会追究此事吗?”

    葛万恒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听不懂人话吗?我刚刚说了,我只是来做裁判。”

    “至于最后谁输?谁赢?只要你们遵守规则,我懒得管这点破事。”

    转而,他看向沈风,道:“小子,想要活着别指望我,得要靠你自己的实力,我只是保证你赢了这场比斗,没有人敢在这里出尔反尔。”

    正当这时。

    一名身着紫袍的青年,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品香楼,喊道:“哥,我听说这里有热闹看?贺磊那小子是不是答应要和你的奴才一战了?”

    这名紫袍青年就是任骏晖的弟弟任骏鹏,由于从小对修炼不上心,再加上天赋比任骏晖差远了,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味道,被他占有的女人无数,这次强行占有了贺磊妹妹的身体,他没有任何悔过之心,甚至想要亲手弄死贺磊。

    任骏晖见自己的弟弟前来这里,脸上浮现了一抹不悦之色,可转而又松开了眉头,他对自己这个弟弟也算是溺爱。

    不过,站在沈风身旁的贺磊,在看到何俊鹏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之时,他整个人身体紧绷的厉害,恨不得立马将其给大卸八块。

    任骏鹏从一名奴才口中得知这里的事情之后,他嘲弄的看着沈风,接着将目光定格在贺磊身上,喝道:“竟然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仙界废物身上,看来你这种人连一滩烂泥都不如,只配和这种垃圾在一起。”

    “不如再给这场比斗添点彩头,如若这废物死在我哥的奴才手里,那么你必须永远跪在青州城的城门外,直到死亡为止。”

    “如若你敢直接自尽,你的父亲和妹妹会代替你。”

    在贺磊忍不住要冲出的瞬间,沈风伸出手臂拦住了他,淡漠的目光看向任骏鹏,道:“如果我赢了呢?”

    任骏鹏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没有这种可能!”

    沈风直接说道:“如若我赢了,我要你这条命,城主府的人都不能插手。”

    说完。

    他的身影跃上了擂台。

    对于沈风投来的目光,任骏鹏嗤之以鼻,道:“虽说我知道此事不可能发生,但我还是可以答应你。”

    “想要我任骏鹏的命,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一旁的任骏晖眉头皱了皱,总感觉此事有些不妥,但想到自己手底下奴才的实力后,他清楚自己或许是想太多了。

    接下来这一战,沈风连一丝战胜的可能都没有。

    “铁熊,你替我撕碎这小子。”任骏晖平淡道。

    一名身材极为魁梧,十足像一头黑熊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眼眸里露出凶残的光芒,每走出一步,地面都在微微的发颤。

    “轰”的一声。

    当他跳跃到擂台上的瞬间,整个擂台彻底摇晃了起来,从他身上隐隐透出灵玄境二层的气势。

    贺磊眉头一皱,喝道:“之前要和我比斗的明明不是此人。”

    “任骏晖,你这卑鄙小人!”

    原本在贺磊看来,如若沈风和初玄境九层的人对战,战胜的希望会非常的大,如今任骏晖竟然让一名灵玄境二层的手下出来,这纯粹是来碾压沈风的。

    此战,沈风没有任何一点胜的机会。

    “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确定,到底是哪个奴才出来迎战,如今我选择铁熊,好像没有违反任何规则。”

    任骏晖接着看向了葛万恒,继续道:“葛前辈,你说呢?”

    眼下任骏晖的确是钻了空子,葛万恒随口道:“我说了我只是来做裁判的,既然事先没有说清楚,你确实有选择哪个人出来迎战的权利。”

    见此,任骏晖嘴角的笑容明显了几分。

    而葛万恒淡然的目光盯着沈风的背影,不知他心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沈风看着面前体型巨大的铁熊,他的脸色不禁有几分凝重,初玄境和灵玄境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他无法断定,凭借自己现在的战力,能不能解决眼前灵玄境二层的铁熊。

    在周围议论声此起彼伏之际。

    铁熊右脚蹬地。

    “轰”的一声,整个人如炮弹一般,向沈风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