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他很强
    任骏鹏的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次的青州宴可谓是极度精彩,任骏晖不仅损失了一名灵玄境的奴才,竟然最后被逼无奈,还亲手将亲弟弟的性命了结,他的脸面和城主府的脸面,绝对是被打的巨响。

    一个从仙界而来的小子,凭什么在这里搅局!目前来说,这小子竟然获得了绝对的优势,这让很多人心里面不是滋味。

    在周围再度陷入寂静中的时候。

    一道浑厚的气势冲入了品香楼内,没多久后,一抹身影快速的出现,此人一身黑色长衫,脸上的神色肃穆无比,眼角隐隐带着狠毒之色,尤其是在看到没有呼吸的任骏鹏之后,他身体内玄气爆发,衣衫不停的猎猎作响。

    “父亲。”任骏晖走上前恭敬的喊道。

    此人便是青州城的城主任北辰,修为在灵玄境之上,绝对可以称之为一方霸主。

    在刚才任骏晖的传讯之中,任北辰清楚的了解了今天的事情,包括连沈风的身份也一清二楚了。

    他凌厉的目光扫过贺磊,最终定格在了其身旁的沈风身上,汹涌如洪水的气势,顿时压迫而来,四周的空气立马一阵暴动。

    恐怕的压迫之力弥漫着,哪怕是旁边没有被针对的人,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

    此等气势,足以将灵玄境修士压迫的身体爆裂而亡。

    沈风眉头一皱,在他要抓着贺磊暴退的时候,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了:“任北辰,你好歹也是一城之主,对初玄境的修士动手,你还要不要脸?”

    开口的自然是葛万恒。

    他坐在椅子上没有要站起身的意思,只不过,在他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压迫向沈风的气势,便快速的消失干净了。

    任北辰脸色微变,他当然认得葛万恒,听说了是这家伙从中插手,要不然今天绝对不会落得此等局面。

    可他也只知道葛万恒的来历神秘,目前是云霄神宗内的客卿长老,至于此人真实身份和背景,他并不清楚。

    “葛万恒,你确定要如此阻拦我?”任北辰心有不甘的问道。

    葛万恒灌了口酒之后,道:“啰啰嗦嗦的有完没完?我向来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你想要让我失信于人?”

    “让你们带来的人呢?我的耐心非常有限,如若你敢再耍任何花样,我有必要去你们城主府走一趟了。”

    任北辰深吸了两口气之后,道:“把人带进来!”

    随后,便有城主府的人,将贺磊的父亲和妹妹带了进来,眼下他父亲依旧是重伤不起,而他的妹妹精神极为的不正常。

    贺磊的父亲看着如此形势,尤其是看到地面上任骏鹏的尸体,他老泪纵横的对着贺磊,道:“孩子,苦了你!是我没用啊!”

    闻言,贺磊随即扶着自己的父亲,萧宁雨和慕轻雪帮忙照看住了他的妹妹,这两个女人好像并不惧怕城主府。

    “小子,既然处理完了事情,那么跟着我一起走吧!”葛万恒站起身,手里拿着酒坛往外走去。

    沈风、贺磊和萧宁雨等人急忙跟上。

    当他们离开之后,在这里看热闹的人群飞快散去,他们看得出任北辰的脸色不太好看,如若继续留在这里,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罗皓天对着任北辰说了一声之后,同样是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意思,他的脸色冰冷一片,在邹炎文等人的簇拥之下,慢步走出了品香楼。

    “罗师兄,这个废物敢对您如此不敬,您就这么放过他吗?”在踏出品香楼之后,邹炎文忍不住问道。

    罗皓天眼眸里杀意闪动:“葛万恒不会保他一辈子,今天插手此事,也只是随意而为,只要他在云霄神宗,有的是机会让他品尝到后悔。”

    “一个觉醒了废魂印的家伙,有几分领悟战技的天赋,他就以为自己是天才了吗?他很快会被现实给击垮。”

    说到此处之后,他便不再多言,向云霄神宗的方向走去。

    罗婉凝紧紧跟在后面,知道这次沈风得罪了这么多大人物,真的是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

    而品香楼内。

    韩盛海和常鸿岳迟迟没有离开,他们作为云霄神宗的外门长老,沈风又是宗内的外门弟子,他们有必要留下来解释一番。

    “葛万恒到底拥有什么身份?”沉默了片刻之后,任北辰对着韩盛海和常鸿岳问道。

    “任城主,在整个云霄神宗之内,恐怕只有宗主和太上长老,才知道葛万恒的真实身份。”韩盛海回答道。

    一旁的任骏晖,脸上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道:“父亲,您为什么不让太上长老过来?今天之后,我们城主府肯定会变成青州城的一个笑话。”

    任北辰神色闪动,道:“骏晖,葛万恒没你想的这么简单,他很强,非常的强,恐怕我和城主府的太上长老联手,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闻言。

    不仅仅是任骏晖,就连韩盛海和常鸿岳脸色也一变再变。

    很快,任北辰继续说道:“我们暂时动不了葛万恒,不过,那个害死骏鹏的仙界小子,他必须要死!”

    转而,他看向了常鸿岳,道:“我刚刚从骏晖的传讯之中,得知你和这小子有一场决斗?”

    常鸿岳随即恭敬的点头。

    见此,任北辰冰冷的说道:“听说这场决斗差不多临近你们宗内弟子的挑战赛?”

    “我看这场决斗就安排在挑战赛上,我想你们有这个能力吧?到时候我会来观看你们宗内的挑战赛。”

    每一次云霄神宗的弟子挑战赛,会邀请一些周围的势力来观看。

    对于任北辰的话,韩盛海和常鸿岳自然是连连答应。

    “常长老,只是对付一个初玄境的小子,我想你肯定有必胜的把握,我要让他惨死在决斗之中,你清楚吗?”

    “只要你让我满意,我们城主府算欠你一个人情。”

    常鸿岳顿时惊喜无比,让城主府欠下他这个人情,将来肯定会有非常大的用处,原本他就要让沈风痛苦的死去,自然是没有任何犹豫,道:“任城主,您放心,我必定在众人面前,将这小子砸成肉泥。”

    说话之间,他脸上阴狠之色在逐渐绽放,他等不及决斗的那一天了,他一定要将心中的怒火全部释放出来。

    韩盛海脸上有几分羡慕,虽说沈风展现出的战力强大,但终究不会是常鸿岳的对手。

    这场决斗,对于常鸿岳来说,只是如同喝水一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