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千年饮冰,难凉热血
    云霄神宗后山东面的一个地方。

    这里被开辟出了一片巨大的空地,建造着五间别致的小木屋。

    沈风一行人跟着葛万恒来到这里。

    后山一般情况下是弟子的试炼之地,经常会有妖兽出没,而葛万恒的住处是宗内的禁地。

    如若没有葛万恒的同意,擅闯此地之人,必将受到执法堂的严厉惩罚。

    “你们如若想暂且住下,可以任意挑选这里的木屋。”葛万恒对着贺磊和萧宁雨等人说道。

    随后,他的目光看向了沈风,道:“小子,你跟我来。”

    今天的事情多亏了葛万恒介入,否则就算靠着小黑,恐怕事情也无法如此圆满结束。

    想到此处,沈风点了点头,跟上了葛万恒的步伐。

    在走出数米之后,葛万恒没有回头,声音却传来了:“不要胡乱行走,只要在木屋范围的千米之内,没有任何后山的妖兽会靠近。”

    萧宁雨和慕轻雪等人也清楚后山的危险性,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绝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在她们的帮助之下,贺磊的父亲和妹妹进入了其中一个木屋休息。

    贺磊对着萧宁雨和慕轻雪鞠躬道:“多谢两位师姐!”

    这两女不再打扰贺磊他们,退出了这间木屋之后,她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眸子里充满了疑惑之色。

    “慕师姐,我隐隐有一种感觉,小恩公的天赋绝对不简单,他能够突破到初玄境八层,也肯定不是运气。”

    “他竟然将八方天闪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修炼到了完美层次,而且雷火劲又被他修炼出了一缕神韵,隐隐被他接触到了神动层次。”

    “放眼我们整个一重天,或许小恩公不是最优秀的,但绝对可以配得上天才这个称呼。”

    “难道小恩公有激发第一魂印的办法吗?如今被人称之为废魂印,在古老的曾经,这种魂印乃是强者的象征。”

    萧宁雨美眸里异彩闪动,嘴唇微微的抿了抿,若有所思的说道。

    一旁的慕轻雪,神色难以再维持清冷,道:“他确实让人看不透,不过,这次的事情终究莽撞了一些,今后他的路会更加困难。”

    萧宁雨笑了笑,说道:“慕师姐,如若小恩公选择对罗皓天和韩盛海他们低头,恐怕你我嘴上虽不会多说,心里面总会有些失望。”

    “莽撞一些其实挺好,这葛长老好像对小恩公很照顾,或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

    不等慕轻雪回话,她又说道:“慕师姐,如若小恩公能得到你家族的认同,罗皓天他们绝对不敢再有什么念头,我真觉得你和小恩公挺配的。”

    慕轻雪脸色微变,她的身份一向神秘,哪怕和萧宁雨的关系不错,她也没有说出自己真实的身份。

    可如今,根据萧宁雨的这番话,她可以从中判断出,对方绝对知道她的身份和背景了。

    而她却还不知道萧宁雨的背后势力,她明白萧宁雨也拥有惊人的身份。

    她们两个聪明的女人,只是一直心照不宣,谁也没有问起对方的身份。

    慕轻雪沉默了数秒之后,道:“大家族向来冷漠无情,和我扯上太多关系,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或许是深有同感,萧宁雨咬了咬嘴唇之后,不再多言,选了其中一间木屋休息。

    ……

    此时。

    距离木屋千米以外的一片幽静竹林。

    葛万恒端着酒坛,一口一口的往嘴巴里灌,在停止之后,他道:“不屈服,有自己的原则,哪怕明知如此选择,会给自己带来数不尽的麻烦,却依然要一意孤行,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从前的影子。”

    说完。

    背对着沈风的葛万恒,转过了身子,脸上隐隐带着不甘之色,道:“要喝酒吗?”

    沈风刚想要接过酒坛。

    葛万恒手臂一收,没有要将酒坛递出来的意思:“小子,这酒你可喝不惯!”

    沈风神色一阵郁闷,这家伙可真够古怪的,在他心中思忖之际。

    只见,葛万恒手掌一松,酒坛缓缓的落向地面,仿佛有一股力托着一般,最终稳稳的和地面触碰。

    下一秒钟。

    从酒坛之内散发出了一股极致的冰冷,只是一个瞬间,整片竹林全部被冰封住了。

    酒坛上隐隐有纹路浮现,在抑制着其中的冰冷爆发。

    沈风眼眸一凝,感受着空气中的冰冷,身体内的吞天白焰传来了火热。

    葛万恒手掌一探,酒坛再度飞回他手中,其中的冰冷之力不再透出,冰封的竹林也在快速恢复,他继续往嘴巴里灌了一口酒。

    沈风不禁深吸了一口气,酒坛在葛万恒的手里,他丝毫感觉不出其中的酒有什么特殊的。

    但,方才他可以肯定,其实酒坛内的酒极致冰冷,如若他喝上一口,哪怕体内有吞天白焰,身体也会瞬间冰冻,甚至是直接死亡。

    毕竟如今的吞天白焰根本没有成长起来。

    “小子,你说我为什么会不甘心?为什么身体内沸腾的热血始终无法冷却?”

    “喝此酒的时候,我从来不会用玄气去抵御,可身体内的血液却越来越滚烫,好像在告诉我不该如此下去。”

    葛万恒眸子一片清亮,望着头顶的天空,他的神色变得疯狂了几分。

    喝这种酒的时候,竟然从来不用玄气去抵挡?沈风脸上有一种不敢置信,这种酒要比冰还冷。

    如此一直喝着,葛万恒的血液应该变得冰冷无比,可眼下,沈风看到这家伙全身在隐隐冒出滚烫,他甚至感觉到葛万恒体内的沸腾。

    “前辈,你喝这种酒有多少年了?”沈风忍不住问道。

    葛万恒若有所思了片刻后,道:“记得不是很清楚,应该有一千年以上了吧!”

    沈风吸了一口气,断定了眼前这家伙绝对不是普通人!

    千年饮冰,难凉热血!

    心中得要有多么强的执念,才能够让血液始终滚烫!

    哪怕是在无尽的冰封之中,热血依旧能够消融一切!

    这一刻,沈风忽然从葛万恒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东西,他自己心中又何尝没有强大的执念呢!

    在没有成为天域之主,踏碎这天域之前,他身体内的热血,纵使一次次被冰水冷却,依旧会继续不停升温。

    “前辈,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沈风神色恢复了正常。

    葛万恒一笑道:“小子,你又何尝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咱们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