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四十二章 得罪沈风的后果
    沈风脸色淡漠的盯着任骏晖,不等他身旁的周忆瑶开口。

    跪着的云景腾瞬间站起身子,任骏晖并没有觉察到周围的不对劲,他正一脸嘲弄且愤怒的看着沈风,他要让铭纹阁分部的人,将这个小子给直接扔出这里。

    杀气腾腾的气势弥漫而来,任骏晖神色一顿之后,终于看到了如猎豹般冲击而来的云景腾。

    他和云景腾见过几次面,知道对方是顶尖一流势力云家内的嫡系子弟,以往他们的关系倒还算勉强过得去。

    任骏晖不知道云景腾为什么一直跪在大厅内,眼看着始终跪着不动的云景腾朝着这边冲击而来。

    他认为云景腾听到了刚刚自己说的话,这是要对沈风动手的节奏啊!

    毕竟他清楚云景腾性格傲气无比,最见不得没有实力的废物,尤其是敢在铭纹阁撒野的废物。

    在任骏晖看来,有他刚刚这番话说出口,云景腾或许认为沈风在纠缠周忆瑶。

    如今沈风并没有催动玄气,有慕轻雪送给他的玉佩掩盖,别人感觉不出他眼下的修为。

    任骏晖肯定以为沈风的修为,仍旧在初玄境八层,他知道云景腾的修为,虽说只有灵玄境三层,但其战力非常的强悍,甚至可以越级战胜对手。

    这一刻。

    任骏晖脸上的冷笑在无限放大。

    大厅内其余铭纹师看到云景腾出手,他们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为什么自己的反应这么慢,眼前是一个多么好的表现机会啊!

    云景腾冲击而来的速度很快,将自身的气势完全爆发了出来,在快要临近的时候,他一拳直接朝着任骏晖轰出:“破杀拳!”

    滚滚红色玄气,充斥在他的右拳之上,周围的空气变得散乱无比。

    他这一拳极为的霸道,强悍无比的杀气,从他的拳头内冲出,有一种势不可挡的趋势。

    任骏晖见云景腾的攻击是朝着自己而来,他微微一愣之后,脑中顾不得思考,右手掌本能的挡了过去,身体内灵玄境五层的气势冲天而起,手掌之上形成一层浑厚的防御。

    “轰”

    “嘭”

    云景腾的战力果然强大,他竟然直接破开了任骏晖的防御,杀气奔腾的拳头轰击在对方的手掌心内,一阵闷响在空气中回荡。

    随后,只见任骏晖右手掌上鲜血淋漓,整个人倒飞出去的瞬间,从他整条右手臂内,响起了“咔嚓、咔嚓”的声音,身体内一阵血气上涌,嘴巴里“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最终,任骏晖整个人被云景腾这一拳,直接轰飞到了铭纹阁分部的大门外,身体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大厅内的其余人和铭纹师快速集中而来。

    感觉到自己右手臂骨头断裂的任骏晖,脸色阴沉的要滴水了,他强忍着手臂里的剧痛,快速从地面上站起身,心中惊骇云景腾战力恐怖的同时,喝道:“云景腾,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景腾还没来得及开口,站在沈风身旁的周忆瑶,冷着脸娇喝道:“任骏晖,这里是铭纹阁,站在我身旁的人,还轮不到你来对他评头论足。”

    在没有得到沈风的同意之前,她自然不敢公开沈风如今的身份。

    “是谁敢来这里闹事?难道以为我们青州城的铭纹阁分部好欺负吗?老夫倒是有些手痒了,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这不是任大少嘛!你们城主府的手也伸得太长了,现在想要指挥我们铭纹阁分部了?你以为自己是城主府的少主,就有资格在这里撒野吗?”

    ……

    见周围其余铭纹师全部怒目圆瞪,恨不得冲上来一起对他动手,任骏晖心里面一个“咯噔”,早就知道铭纹师的脾气极为古怪,看来果然是如此。

    他猜测有可能是云景腾误会了。

    或许云景腾对周忆瑶有点意思,刚刚他的这番话,让其误以为他在找机会和周忆瑶说话。

    在周忆瑶面前当众贬低另外一个男人,这不就等于是在抬高自己嘛!

    想到此处,任骏晖更加肯定了云景腾忽然愤怒出手的动机,他猜测这些日子云景腾一直跪在这里,心情肯定也非常不好,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才让云景腾如此不顾一切的攻击。

    然而。

    任骏晖的这番猜测大错特错,眼下的云景腾,心里面不知多高兴呢!终于等到沈风来这里,他容易嘛!一定要表现的让沈风满意为止。

    “云景腾,这里或许有些误会……”

    不等任骏晖把话说完,云景腾身上的气势再度飙升而起,喝道:“没有误会!”

    说话之间。

    他施展出了一种玄妙的身法类战技,顷刻间逼近了任骏晖,不等这家伙有所反应。

    “啪”的一声。

    云景腾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使得任骏晖的身体凌空旋转,半边脸颊血肉模糊,嘴巴里的牙齿掉落了一大半。

    云景腾的修为要比任骏晖低,但他的战力却远远超越了任骏晖。

    “嘭”

    待到任骏晖再次摔倒在地之后,他那张原本还算可以的脸,变得有些渗人,觉察到其余铭纹师也跃跃欲试,他心里面一阵紧张,身影掠起的瞬间,不顾一切的朝着城主府的方向逃窜而去,他不能在这里继续停留。

    “好了,今天铭纹阁提前休息,你们明早再来!”

    其中一位铭纹师对着周围的修士说道,在见任骏晖逃走之后,云景腾等人没有去追击,他们不想彻底破坏了今天的拜师宴。

    这些人不敢抱怨,猜测铭纹阁分部可能要商量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在这些修士一个个恭敬的离开之后。

    云景腾把大门给关上了,“噗通”一声,又重重的跪在了沈风身前,完全没有了方才嚣张的模样。

    他在沈风面前如同乖宝宝一般,不敢表现出任何一丝傲气,“嘭”的一声,额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恭敬的说道:“请您收我为徒!”

    恐怕到了这一刻,逃走的任骏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得罪沈风,而引起云景腾等人的众怒。

    如若他看到眼前这一幕,恐怕会直接惊掉下巴!

    沈风看着将额头磕出血的云景腾,想到这家伙如此毅力的一直跪在这里,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

    “既然你这么想认我这个师父,那么从这一刻起,你也算是我的记名弟子吧!”

    “别跪着了,站起身!”

    转而,他看到其余目光灼灼的铭纹师,他急忙认真的说道:“其他人不要效仿!”

    “这次是我破例!如若其他人学着他在这里下跪,哪怕跪上一年,我也不会再改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