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四十三章 铭纹阁分部的能量
    见沈风终于答应收自己为徒。

    云景腾又连续磕了三个响头,眼神无比真挚的看着沈风,恭敬喊道:“师父!”

    在沈风微微点头之后,云景腾才从地面上站起身。

    此时。

    两道身影从铭纹阁分部的深处,快速的掠进了大厅之内,争抢着来到沈风身前,异口同声的喊道:“师父。”

    这两人便是齐文山和潘墨。

    齐文山上次自愿和潘墨一起成为副阁主,真心的把阁主之位让给了沈风。

    他们迟迟没有出来,因为一直在盯着拜师宴的进展,每一道菜肴他们都追求完美,让烹制这场拜师宴的人苦不堪言。

    刚才在任骏晖逃走之后,周忆瑶才想起对自己的师父传讯。

    齐文山和潘墨看到周围一些铭纹师神色有些不对劲,其中齐文山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得罪了我师尊?”

    云景腾站出来说道:“齐师兄,方才城主府的任骏晖……”

    他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而齐文山听到云景腾称呼自己为师兄,他清楚沈风最终还是将这小子收为记名弟子了。

    他没有多想这件事情,得知任骏晖敢在这里对自己的师尊出言不逊,心中的怒火不停的上涨,干枯的手掌紧紧握成拳头,喝道:“任骏晖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对师尊您如此说话,以为青州城真是他们城主府说了算吗?”

    潘墨也吹胡子瞪眼的喝道:“你们一个个干什么吃的?才打断任骏晖一条手臂,这简直是太便宜他了!”

    其余铭纹师听得齐文山和潘墨的暴喝之后,他们不禁愧疚的低下了头,原本他们认为今天是拜师宴,所以才没有把事情做的太过。

    “师尊,让您在这里受到别人的不敬,我们做徒弟的真是罪该万死啊!”潘墨无比恭敬的说道。

    齐文山也随即说道:“师尊,您想要如何处理此事?我们一切都听您的!”

    在沈风思索之时。

    一旁的其中一位铭纹师,小心翼翼,道:“沈阁主,我有一个提议。”

    沈风点头道:“你说。”

    这个铭纹师才继续开口:“我们可以发动每个人的能量,在青州城内去限制城主府的发展,这足够城主府一蹶不振一段日子。”

    “我们王家在青州城也算是一个大家族,从今天起,王家会断绝一切和城主府的来往。”

    在这个铭纹师表态之后。

    其余人也争先恐后的开口了。

    “沈阁主,城主府垄断了青州城的各种灵药和灵液生意,我和青州城陆家的关系不错,能够劝说他们开出一家卖灵药的店铺,以此来和城主府竞争,只要以铭纹阁的名义给他们一些承诺便可。”

    “不错,沈阁主,我和青州城李家有着渊源,我也可以劝说他们开出一家卖灵药的店铺,我们可以打垮城主府的一项产业,这灵药和灵液生意,是城主府最大的玄石来源。”

    “对,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在场的人都和青州城的不少家族有关系,我们干脆让这些家族形成一个联盟,一起断绝和城主府来往的同时,还要一起联手和城主府竞争,从各个方面极致的打击城主府。”

    ……

    可以说在场这些铭纹师的人脉非常广,尤其他们长时间扎根在青州城,他们共同拿出自己的人脉,可以说是极为恐怖的。

    云景腾笑着说道:“师尊,任骏晖敢得罪您,他简直是自己找死。”

    “从今天起,凡是加入城主府的修士,将不能踏入我们铭纹阁一步,再加上其他家族也共同宣布,以后断绝和城主府的一切来往,恐怕很多人会争抢着退出城主府。”

    “我们先来办妥此事,拜师宴暂时挪到晚上。”

    “不知师尊您认为怎么样?”

    沈风随意摆了摆手,道:“你们自行决定。”

    云景腾知道这算是同意了,这里的所有人,包括齐文山和潘墨都行动了起来。

    数个小时之后。

    铭纹阁分部正式对外宣布,从此再也不接待和城主府有关的人。

    与此同时。

    青州城内几乎一大半的家族,一起宣布往后断绝和城主府的一切来往,他们名下的酒楼和店铺等等,也将不再欢迎和城主府有关的人来消费。

    一时间,一股可怕的风暴席卷整个青州城。

    整个铭纹阁分部在青州城的能量太过恐怖了。

    ……

    眼下,青州城的城主府之内。

    那些加入城主府的客卿长老,选择纷纷拂袖而去,他们身为客卿,本身就非常的自由,如今青州城的形势非常不妙,他们不想受到任何牵连。

    至于那些拜入城主府的弟子,在这种形势之下,有人顶不住压力,直接退出了城主府不告而别。

    有了第一个人带头之后,自然有第二个人、第三个人……

    如此一来,整个人青州城的城主府彻底乱套了。

    ……

    此时。

    城主府的议事厅内,主要人员几乎全部到齐了。

    包括半边脸和右手臂包扎起来的任骏晖也在这里。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定格在了任骏晖的身上,他的父亲任北辰神色凝重无比。这是有史以来,城主府面临的最大一次危机,任北辰声音肃穆的质问道:“骏晖,将你在铭纹阁遇到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不能有任何的遗漏!”

    任骏晖心中的怒火奔腾无比,在他看来,全是因为沈风这个该死的废物,要不然他也绝对不会和周忆瑶去说话。

    勉强压制住愤怒之后,他将整件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并且猜测可能是云景腾造成了眼下的局面,言语之中根本没有太过的在意沈风。

    任北辰等人皱起了眉头,虽说云景腾的背景不俗,云家属于顶尖一流势力,和顶级势力之间只差一步,但区区一个云景腾能影响到铭纹阁分部的决定吗?

    可除此之外,好像也想不出其他可能了!

    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想到这场危及城主府的风暴,全部是因为沈风一个人而导致。

    “骏晖,和我一起去一趟铭纹阁分部,如若任由此事发展下去,那么我们城主府会非常的被动。”

    “不过,我任北辰的儿子,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这次齐文山和潘墨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任北辰说出这句话之后,忽然想到了死去的小儿子任骏鹏,心中的憋屈更加的旺盛。

    在他看来,这次的事情也和沈风有些关系,他真想常鸿岳和沈风的决斗立马到来,他非常想要看到沈风惨死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