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四十七章 还不快快出来迎接
    在任北辰的带领之下,

    除了正在闭关的太上长老以外,整个城主府的人全部在门口等待程德年。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

    在城主府右边的街道上,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头和一名身体强壮如牛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这老头健步如飞,其实根本不用拄着拐杖,他便是如今铭纹阁总部的副阁主之一,程德年。

    当初在身上没有化解铭纹反噬的时候,他经常会拄着这根拐杖。

    哪怕是被沈风化解了铭纹反噬,他也习惯了手里的拐杖,而且这根拐杖并不普通,是一件攻击力强大的宝物。

    所以,程德年依旧保持拄着拐杖的习惯。

    当初在极风岛上的时候,他的修为才灵玄境九层,如今却已经抵达了地玄境二层。

    这些年,程德年的修为迟迟无法突破,也是因为身上的铭纹反噬,在被化解之后,体内这些年的积累,自然是全部爆发了出来,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突破到地玄境二层。

    跟在他身旁的中年男人名叫冷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身体又如此庞大,人如其名,真的好像是一座冷冰冰的巨山。

    前不久。

    程德年跨入四阶铭纹师之后,帮眼前的冷山解决了一个麻烦。

    这家伙倒是一个直性子,不依不饶的要跟在程德年身旁,要保护其十年的安全,以此来报答。

    冷山的修为抵达了地玄境九层,在一重天内,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强者了。

    任北辰曾经见过几次程德年,在对方走近之后,他立马迎了上去,笑道:“程老,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

    程德年知道青州城的城主府,一直依靠着程家的三长老,虽说他对程家没有太多好感,但他身体内流淌着程家的血液,有些时候,表面上的事情还是要做。

    正巧,他这些天在青州城附近,得知青州城城主府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只能来这里走一趟。

    程德年对任北辰微微点头,道:“任城主,多年不见,你的修为又提升了不少。”

    “老夫是没法和你比较了。”

    任北辰不自觉的瞟了一眼程德年身旁的冷山,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可怕的气势,每一个强大的铭纹师,果然都能招揽不少强者在身边,他急忙说道:“程老你说笑了,我自然无法和你相比。”

    “别站着了,请到府内休息!”

    他对程德年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站在一旁的任骏晖等人也不敢胡乱说话,小心翼翼的陪在旁边,跟着进入了城主府内。

    程德年在会客厅内喝了一杯茶之后,他道:“任城主,将你们遇到的事情简单对我说一遍。”

    任北辰见终于等到正事了,他道:“程老,在这件事情中,我儿骏晖受了不少的羞辱,让他来对你叙述此事。”

    在程德年点头之后,任骏晖迫不及待的走了出来,恭敬的问候了一声之后,他颠倒是非的将整件事情说了一遍。

    他在的叙述之中,自己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而青州城铭纹阁分部变成了恶霸的角色。

    当然,他并没有提起沈风,他觉得如若让程老知道,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和一个仙界小子有关,那岂不是太可笑了嘛!

    在他看来,只要程老压制住铭纹阁分部的那些人,到时候齐文山等人自然会主动让沈风下跪磕头,他眼下根本不必太过贬低自己。

    听完任骏晖的颠倒是非之后。

    程德年手指敲击着桌面,他对青州城的铭纹阁分部不是太过了解,如若真的是任骏晖说的这样,那么他会帮城主府讨回一个公道。

    见程德年陷入思索之中,叙述完的任骏晖,又说道:“程老,铭纹阁分部的人真是欺人太甚,这次事情根本就是一个误会,他们却如此咄咄逼人,联合青州城的大部分家族,这是要将我们往绝路上逼,请您一定要为我们城主府做主!”

    程德年站起身,道:“走,现在去一趟这里的铭纹阁分部。”

    闻言,任北辰和任骏晖立马在前面带路,其余城主府的人自然不会错过这次好戏,他们也跟着一起去看看,今天绝对是他们城主府扬眉吐气的日子。

    ……

    与此同时。

    青州城铭纹阁分部之内。

    昨晚沈风为了这些铭纹师,指点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

    眼下,沈风在自己房间内休息,没有人敢去打扰他。

    而云景腾毕恭毕敬的站在沈风的房间门口,随时准备听从自己师尊的命令,他必须要有徒弟应该有的样子。

    铭纹阁分部需要运转,所以昨天得到很多感悟的铭纹师,他们不能任性的进入闭关之中,只能继续进行新一天的工作。

    潘墨和齐文山在铭纹阁大厅内巡视,总感觉任北辰不会善罢甘休,隐隐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看着大厅内,前来请求这里的铭纹师,炼制铭纹的修士,他们两个陷入了短暂的思索之中。

    此时,一名这里的铭纹师学徒,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极为气喘的来到潘墨和齐文山面前。

    潘墨率先开口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铭纹师学徒点头道:“潘副阁主,听说任北辰等一行人在往我们这边赶来,根据传来的消息,好像有一名铭纹阁总部的副阁主和他们同行,那名副阁主姓程!”

    齐文山皱眉自语道:“来的真快,看来是最近在总部内,那位炙手可热的副阁主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总部的副阁主确实能压我们一筹,但我们只要坚持自己的原则,我就不信,他能把我们怎么样!”

    潘墨非常赞同,看着大厅内的人,道:“各位,不好意思,今天我们有事情需要处理,请你们先回吧!”

    这些人自然知道昨天,云景腾在这里打断了任骏晖的一条手臂,看来应该是城主府要行动了,他们当然不想被殃及池鱼,不用这里的铭纹师劝说,一个个脚底抹油的离开了铭纹阁分部。

    城主府和铭纹阁分部是青州城内的大势力,他们这些小鱼小虾,可不想夹在其中凑热闹。

    在这些人全部离开之后,所有铭纹师第一时间聚拢了过来,得知眼下的情况之后,他们脸上隐隐浮现一抹担忧。

    齐文山目光扫过众人,道:“暂时先别打扰师尊,这里事情由我们自己来处理。”

    在他话音落下之际。

    任骏晖趾高气昂的声音,从外面传入了大厅里:“铭纹阁总部副阁主程老到此,青州城铭纹阁分部的所有铭纹师,还不快快出来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