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四十八章 别让我说第三遍
    听到任骏晖的声音之后。

    潘墨和齐文山脸色微变,呼吸停顿了数秒之后,缓缓从嘴巴里吐出一口气。

    调整好心中的情绪,他们两个率先向铭纹阁分部的大厅外走去。

    来到门外。

    看到为首的一名拄拐老者,潘墨和齐文山纷纷鞠躬,道:“拜见程老!”

    虽说曾经在总部铭纹师聚会的时候,他们见过程德年几次,但他们和程德年并不熟悉。

    感觉到程德年身旁冷山的气势之后,潘墨和齐文山的脸色越发难看,这是货真价实的地玄境九层强者,恐怕让隐藏在暗处的三位地玄境客卿长老联手,也不一定能够对付得了这个家伙。

    他们感觉眼前的形势对他们非常不利,心里面开始越来越凝重,其中潘墨给周忆瑶偷偷传音,道:“丫头,去通知你师公,让他从后门离开!”

    周忆瑶并没有立马转身就走,这样肯定会引起任北辰等人的注意。

    趁着齐文山等人请程德年进入大厅,周忆瑶才找机会悄悄向沈风房间的方向走去。

    进入大厅之后。

    程德年凌厉的目光,定格在潘墨和齐文山的身上,问道:“你们是这处分部的阁主?”

    “我听说你们仗势欺人?联合青州城其余大家族,想要将城主府逼入绝境,可有此事?”

    齐文山脸上没有浮现慌张之色,道:“程老,此事另有内情,我们并没有仗势欺人……”

    不等他话把说完,任骏晖毫不犹豫的打断,手指指向了潘墨,道:“程老,刚刚这老家伙的徒弟还在这里,而那天打断我手臂的人并不在此,他的徒弟肯定是去通风报信了,不能让他从这里逃走。”

    见潘墨脸色微变,程德年倒是相信了任骏晖的话,对齐文山等人有了一丝反感,道:“冷山,你和他一起走一趟。”

    冷山和任骏晖一起往铭纹阁分部深处走去,齐文山等人自然不敢阻拦,一旦他们动手,等于是说明心虚,到时候任北辰等人肯定会挑拨,事情会对他们越来越不利,他们眼眸之中终于浮现了焦急之色。

    “程老……”

    这次齐文山才刚刚说话,程德年便不耐烦的打断道:“一切等他们回来再说。”

    任北辰看着齐文山和潘墨等人吃瘪的模样,他和城主府的人心里面痛快无比,待会只要他们抓住时机添油加醋,直接引发程德年的怒火,到时候这里的人都要倒霉。

    ……

    另外一边。

    沈风的房间前。

    云景腾依旧恭敬的站立着。

    很快,周忆瑶匆匆忙忙的走进了这处院落,道:“师公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任北辰他们带来了铭纹阁总部的一位副阁主,在这位副阁主身边,还有一名实力强大的高手,形势对我们非常不利。”

    云景腾皱起眉头之时,“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沈风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次不等周忆瑶再度开口,一道汹涌的气势笼罩住了院落:“谁也别想离开!”

    “跟着我走,别逼我动手!”

    出现在这里的冷山,语言非常的简练,他身为地玄境九层的强者,要追寻周忆瑶的气息非常容易,所以能这么快找到这里。

    跟在冷山身后的任骏晖,脸色冰冷的扫了过来,道:“云景腾,今天我看你还如何嚣张?”

    转而,他又看向沈风,喝道:“仙界来的废物,你让我逼不得已,亲手杀了自己的亲弟弟,今天我会让你彻底后悔,之前你所做过的一切!”

    他到现在依旧想不通,沈风和周忆瑶是什么关系?不过,他心里隐隐有一个猜测。

    或许是沈风想要为接下来的决斗做准备,这小子不是和葛万恒扯上了关系嘛!

    葛万恒身上的玄石应该有不少,足够沈风前来铭纹阁分部挥霍。

    沈风从冷山身上感觉到了非常危险的气息,眼下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身影来到冷山面前,表示自己愿意跟着。

    冷山不再多言,在前面带路。

    任骏晖看向跟在后面的沈风等人,他的神色越来越冰冷,今天他要找回属于自己的骄傲,他要将自己丢失的尊严全部夺回来。

    一路来到大厅之中。

    眼下这里的气氛很是沉重。

    冷山带着沈风等人来到这里之后,他随即回到了程德年的身旁。

    在任骏晖想要对程德年开口,说出云景腾是打断自己手臂之人时。

    云景腾快步走前了数步,脸上浮现了笑容,道:“程爷爷,您怎么来这里了?”

    “对了,我听说您成为总部的副阁主了,原来是您来这里兴师问罪了啊!”

    云家和程德年这一脉的程家之人,算是有几分渊源,很小的时候,云景腾去程德年家里住过一段时间。

    从前程德年这一脉比较没落,最近这老头才算有了起色,任北辰等人自然不清楚,云家和程德年这一脉还有此等渊源。

    程德年笑道:“云小子,我倒是差点忘了,你如今在青州城的铭纹阁分部。”

    见程德年和云景腾比较的熟悉,齐文山和潘墨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而任北辰等人脸色微微一变。

    “骏晖,暂时不能对云景腾下手,今天只能先收拾那个仙界小子了。”任北辰对着任骏晖传音。

    任骏晖随即指向沈风,道:“程老,我和云景腾之间有些误会,之前他打断我手臂的事情,我可以完全不追究。”

    “其实此事是因为这小子引起的,他只是区区一个仙界小子,如今攀上了云霄神宗内的一位客卿长老,我想铭纹阁分部的人对这小子并不了解,我今日只想要让这小子当众给我下跪。”

    “如若程老能够得到云霄神宗的同意,那么我想要亲自处置这小子。”

    刚刚程德年的目光集中在云景腾身上,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眼下看到不远处神色镇定的沈风,他脸上的表情猛然一愣,心里面随即浮现喜悦之色。

    他的沈小友竟然还活着?

    其余铭纹阁分部的人无比慌张,他们生怕程德年要对付沈风,那么他们只能拼死一搏了。

    而在任骏晖看来,自己已经不计较手臂被打断,以及之前的一切事情,他把姿态放得如此低,再加上有程老在这里,铭纹阁分部的人这次应该不会多说什么了!为了一个仙界的小子,他们没必要如此。

    只是云景腾急忙说道:“程爷爷,事情……”

    不等他把话说完,程德年直接暴喝道:“跪下道歉!”

    云景腾和齐文山等人脸色一阵难看,而任骏晖和任北辰他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仙界废物,你没听到程老的话吗?立马向我下跪道歉!”任骏晖神色狰狞的吼道。

    然而。

    下一个瞬间。

    程德年布满怒意的目光,定格在了任骏晖身上,他刚刚一时着急,没有说清楚,再次喝道:“我是让你下跪道歉!”

    “千万别让我把话说第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