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四十九章 让你们走了吗
    整个铭纹阁分部的大厅内,骤然间变得寂静无声,很多人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错了,只有沈风脸上浮现意料之中的神色。

    任骏晖面对程德年的怒目,脑中一阵的发懵,根本没有联想到是沈风的原因,他心里面猜测,难不成是云景腾和程老之间,关系深厚到了他难以想象的程度!

    刚刚云景腾毕竟开口了,虽说没有把话说完,但程德年直接打断,可能是知道了云景腾要说的话,接下来,他便直接翻脸了。

    任骏晖越想越是这种可能,如今沈风毕竟在铭纹阁分部之内,如若他让沈风下跪,也算是促使铭纹阁分部妥协了。

    如果云景腾和程老的关系真的非常好,那么云景腾为了不让铭纹阁分部丢面子,要力保沈风也说得过去。

    任骏晖自以为想明白了这件事情,脸上闪过一抹慌张的同时,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此刻,哪怕连云景腾也充满了疑惑,他清楚自己的面子没有这么大。

    而齐文山和潘墨都以为这是云景腾带来的改变,清楚今天铭纹阁分部的危机,应该能轻松度过。

    任北辰觉察到自己儿子询问的目光之后,他传音道:“骏晖,没想到会出现云景腾这个变数,这个仙界小子的运气真不错,铭纹阁分部也只是要护住自己的脸面,等着这小子离开这里,我们再动手吧。”

    他传音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压制不住的怒火。

    任骏晖听到自己父亲的传音之后,一种极致的憋屈在心里扩散,但他好歹也是城主府的少主,从小接受过的训练就不一般,几个呼吸之后,他慢慢调整好了情绪,脸上浮现了一道笑容:“云兄,这次的事情绝对是误会,我在这里向你和铭纹阁分部的所有人道歉,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他自以为如此退让之后,云景腾等人也没有理由追着不放了。

    而云景腾不知道程德年心中的想法,他一时间也不敢借助程德年的势力,胡乱在这里说话。

    当很多人以为今天的事情会如此过去之时。

    程德年右手里拄着的拐杖,微微抬起之后,“嘭”的一声,拐杖的底部猛然撞击在地面上。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以程德年为中心,密密麻麻的裂纹,如同蜘蛛网一般,在石砖上快速的扩散开来。

    “看来,你是真的要让我把话说第三遍了,我让你对我的沈小友下跪道歉,你在这里啰嗦什么?”

    说话之间,程德年手中的拐杖举起,朝着任骏晖的方向随意一挥。

    一道闪电般的劲气,刹那间从拐杖内冲出,

    任骏晖根本来不及躲避,甚至他脑中的思绪转不过来,“嘭”的一声,他只感觉胸口一痛,双脚顿时离地,整个人朝着后面倒飞而去。

    最终他的身体撞击在一堵墙壁之上,整个人陷入了爆裂的墙面之中。

    在其余人震惊之时,程德年一步步走到沈风身前,脸上怒容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和善的笑容,道:“沈小友,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啊!”

    这老头语气中充满了无限感慨,忍不出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沈风的胳膊。

    沈风感觉得出程德年的真诚,随口道:“之前回程家一切顺利吗?”

    程德年笑道:“非常顺利。”

    旁人见程德年和沈风交谈,身上没有任何一点架子,甚至好像是平辈论交,他们瞬间瞪大了眼睛,真怀疑眼前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原来从始至终都不是云景腾的面子,而是沈风自己的面子啊!

    任北辰和一众城主府的人,脸色如同吃了苍蝇一般,这是怎么回事?区区一个仙界的小子,为什么会和程德年有如此关系?

    身体陷入墙面之内的任骏晖,嘴巴里忍不住连续吐出鲜血,看到不远处的这一幕之后,他惊恐的同时,脸上的怒火燃烧到了极致,挣扎着从墙面之中走出来后,他不甘心的喝道:“程老,这小子只是一个仙界废物,他觉醒的也是废魂印,您怎么会和这种人有交集?您是不是被他所骗?”

    程德年如刀子般的目光,看向了一脸不甘的任骏晖,一次次的听到有人称呼他的沈小友为废物,他心中的怒火也彻底蒸腾了起来。

    沈风帮他化解铭纹反噬,在铭纹一途上替他解答了疑难,要不然他也无法跨入四阶铭纹师,有可能早就死在程家的争斗之中了,沈风在他心中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我自然知晓沈小友来自仙界,可这又如何?”

    “我和沈小友一见如故,你三番两次辱骂与他,你这是在挑战老夫的忍耐极限!”

    程德年身上气势奔腾,他身旁的冷山站了出来,凶残的目光看向了任骏晖。

    一旁的任北辰见此,他别无选择,强忍着气吐血的冲动,喝道:“骏晖,下跪道歉!给程老的小友下跪道歉!”

    事情彻底超出了他的预料,没想到自己找来的救援,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这种形势之下,如若任骏晖再不低头,还不知道接下来会演变成什么局面?

    在自己父亲的暴喝之中,任骏晖脸上充满挣扎,在他看到冷山跨出一步,空气中玄气飓风凝聚的瞬间,他的双脚快速弯曲,朝着沈风的方向,“噗通”一声,他跪了下来,低着头,声音非常低:“是我太目中无人,请你原谅我之前的过错!”

    声音回荡在空气中,仿佛是在嘲笑他自己一般。

    任骏晖原本想要找回属于自己的骄傲,夺回自己丢失的尊严,可结果,他的骄傲和尊严在沈风面前,再一次变得支离破碎。

    下跪道歉之后。

    任骏晖从地上站了起来,任北辰掩藏在袖子中的手掌,紧紧握成拳头,道:“程老,我们不打扰你和你的小友相聚了。”

    说完,他想要招呼着任骏晖离开。

    只不过程德年冰冷的声音响起:“我让你们走了吗?”

    “我只说过让他下跪道歉,没说他这么做了之后,就能够直接离开这里。”

    “你们还真以为老夫的小友好欺负吗?”

    众人再度一愣,程德年这是要力挺沈风到底,根本没有要息事宁人,就此罢休的意思啊!

    任北辰脸色一僵,怒火从体内涌出,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程老,你别忘了,我们城主府和你们程家的关系,你别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