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 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
    当任骏晖的身体摔在铭纹阁外之后。

    任北辰和城主府的人不做任何停留,身影接二连三的掠了出去,看着两条手臂和两条腿全部废了的任骏晖,他们有怒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堂堂城主府的第一天才,青州城的天之骄子,如今连一条癞皮狗都不如,躺在地上身子抽搐着,嘴巴里不停吐血鲜血,双眼显得无比的呆滞。

    任北辰将自己的儿子从地上抱了起来,转头看了眼大厅内的沈风等人后,他身上玄气爆发,数秒钟之后,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里。

    其余城主府的人急忙跟了上去,今天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如同一场噩梦,一场让他们心惊胆战的噩梦。

    见这场风波终于平息。

    齐文山和潘墨等人将目光看向了沈风,其中云景腾把铭纹阁分部的大门关上了。

    沈风正想要感谢一番程德年。

    不过,程德年先一步开口道:“沈小友,你我之间不必太过客气,当初如若没有你,那么我根本不可能跨入四阶铭纹师,总之哪怕要说谢谢,也是应该我来感激你。”

    齐文山和潘墨等人听到这番话之后,他们心里面更加的激动和狂热,原来程老能够跨入四阶铭纹师的行列,也全都是因为沈风啊!

    见沈风和程德年非常的熟悉,齐文山也不再隐瞒沈风的身份,道:“师尊,我们真是太无能了,昨天您指点了我们这么多人,理应好好的休息,今天却又让人打扰到了您!”

    程德年听到齐文山称呼沈风为师尊,他在微微一愣之后,心里面似乎猜测出了一些事情。

    随后,齐文山将沈风如今乃是这处铭纹阁分部阁主的事情,以及他们拜沈风为师的事情,简略的对程德年说了一遍。

    闻言,程德年看了眼云景腾,道:“云小子,能够成为沈小友的徒弟,你真是走了大运,将来在铭纹一途上必能有一番成就,到时候云家的人肯定会对你刮目相看。”

    转而,他目光扫过齐文山等一众铭纹师,道:“以沈小友的铭纹造诣,成为这里的阁主绰绰有余。”

    “我和沈小友之间的交情,我想不必我多说,刚刚你们已经看到了。”

    “在必要的时候,哪怕老夫我拼了这一条,也会站在沈小友这一边,你们……”

    不等程德年说完,潘墨认真的说道:“程老,我们都已经知道师尊是来自于仙界,但我们一心只追求铭纹一途,师尊的铭纹造诣让我们很是佩服,我们不会做出任何对师尊不利的事情。”

    云景腾也随即说道:“程爷爷,您的提醒是多余的,今后谁敢对我师尊不敬,我云景腾第一个不答应。”

    见眼前这些人态度,程德年十分的满意,道:“沈小友,你刚刚所说的那场决斗是什么意思?”

    此事说来话长。

    关于发生在品香楼的事情,在场的人也都听说过,云景腾替自己的师尊,将整件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当初在极风岛第一次见面,程德年记得沈风才初玄境二层的修为,如今却已经在灵玄境一层,他心里面真的十分感叹和震惊。

    曾经程德年这一脉的先祖,留下了一幅非常玄妙的画。

    画中的大致意思,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们这一脉的人,会遇到一名带领他们重新崛起的青年。

    根据程德年自己多年的参悟,他隐隐有一个猜测,带领他们这一脉崛起的人,并不是来自于天域。

    当初他就怀疑沈风是不是预言中的这个人?只是后来误以为沈风死了,他就否决了这个猜测。

    如今在这里重新遇到沈风,这让他又想起了这件事情。

    听说要和沈风决斗的常鸿岳,修为在灵玄境七层,程德年不禁担忧了起来,问道:“沈小友,对于这场决斗你有把握吗?真的必定能赢?”

    沈风随意回答道:“面对每一场生死决斗,如若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赢,那么等于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

    “不管如何,我是抱着必胜的心态答应这场比斗的,一旦战败,会丢掉这条命,我没有给自己留有余地。”

    看着沈风坚定的神色,程德年心中叹了口气,虽说沈风提升修为,如同喝水一般简单。

    可毕竟常鸿岳乃是云霄神宗的外门长老,而且修为要比沈风高出不少,这场决斗,在一般人看来,沈风的胜算真的不高,甚至等于是零!

    哪怕沈风的战力非凡,拥有越级挑战的能力,可要以灵玄境一层战胜灵玄境七层,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除非沈风在最近继续不停突破。

    但,在灵玄境之中突破更加困难,如若沈风还能保持之前的突破速度,那么岂不是他能很快抵达地玄境,这可能吗?

    程德年皱了皱眉头之后:“沈小友,映雪那丫头以为你出了意外,她心里面可一直把你当做师父看待,她想要等自己成为高超的铭纹师之后,向一重人内的所有人宣布,她的师父叫沈风!”

    “这次的决斗,你一定要胜啊!明天我送你一件宝物!”

    齐文山等人也在担心沈风的安危,如若今天没有这场意外发生,他们也准备问一问关于比斗的事情。

    在沈风和程德年闲聊之际。

    潘墨小心翼翼的打断,道:“师尊、程老,你们不如去会客厅里坐着叙旧,我们去准备今天的酒宴。”

    程德年自然没有拒绝,对着沈风说道:“沈小友,今天我们不醉不归,一定要喝一个痛快,我能够处理好程家内的事情,这全都是你的功劳。”

    ……

    在铭纹阁分部内热闹非凡的时候。

    青州城的城主府显得格外冷清。

    任北辰抱着自己的儿子任骏晖,来到房间之内后,他立马帮其处理伤势。

    其余城主府的长老站在房间门外,不敢进来打扰任北辰。

    在处理伤口的过程之中,任骏晖难免会感觉到刺痛,他呆滞的脸上恢复了几分神采,身体里积压的怒火差点炸膛,牟足劲,声嘶力竭的吼道:“父亲,我要那个仙界的废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亲眼看着他受尽折磨,我要让他后悔来到天域之内。”

    任北辰神色阴沉无比,声音如同九幽地狱中的厉鬼:“放心吧!下一次他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

    接着,他对房间外的人,说道:“去帮我联系常鸿岳,让他今天来一趟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