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三章 锻造师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身处青州城铭纹阁分部内的沈风,并不知道任北辰等人已经想好折磨他的手段了。

    和程德年痛痛快快的大醉一场之后,他准备明天必须要回云霄神宗的后山了。

    他清楚之后和常鸿岳之间的决斗,任北辰等人肯定会全力帮助常鸿岳,他绝对马虎不得。

    当次日的阳光洒在青州城内的时候。

    沈风推开房门走了出来,昨天他和程德年都没有利用玄气抵挡,所以是真正的宿醉了一晚,今天脑中还有一些晕乎乎的。

    身体内功法运转,驱散了剩余的醉意之后,沈风舒爽的伸了一个懒腰,见潘墨和齐文山已经在门外等候。

    “师尊。”两人同时恭敬的喊道。

    在院落的凉亭里,他们为沈风准备好了早饭,请他走进凉亭,耐心的等待其吃完之后,

    齐文山才开口道:“师尊,此次您和常鸿岳的决斗,必须要事先做好万全的准备。”

    说话之间。

    他手臂一挥,空气中光芒一闪,很快,一把通体银白色的宝剑,出现在了面前的石桌之上。

    “师尊,这把天冰剑乃是上品灵宝,请您一定要收下,到时候在决斗中,或许能够用到。”

    “这是我和潘老头的一点心意!”

    见自己的师尊有些疑惑,他们才恍然大悟,想到了师尊来自于仙界。

    潘墨随即说道:“师尊,在你们仙界之中有炼器师存在,而在我们天域之中有锻造师。”

    “锻造师能够锻造各种不同等级的法宝,在天域之中,同样是受到各大势力的争抢和尊敬。”

    “锻造师的等级划分和炼心师相同,分为一品到九品!”

    “不过,如今在一重天内,锻造师的数量并不多,最强的锻造师也只是四品而已。”

    “至于天域的法宝等级,分为灵宝、玄宝、圣宝和神宝!”

    “每个等级的法宝又被分为下品、中品和上品。”

    “眼下的一重天之中,能够炼制出玄宝的锻造师也不多见,这把天冰剑是我们费了一番周折才获得的。”

    沈风清楚这两个老头送出手的东西,他要是拒绝的话,恐怕他们会难以入睡。

    随手将天冰剑握在手中,感受着从剑柄之中,立马传递而来一股冰冷之意,天域的上品灵宝,果然不是仙界的仙器能够比拟的,其中充满了复杂的玄妙。

    “这把天冰剑上,为什么没有勾画铭纹?”沈风不禁疑问道。

    闻言,潘墨一阵苦笑:“师尊,您有所不知,凡是能够有等级的法宝,想要在其上勾画铭纹非常困难。”

    “因为锻造师在锻造的过程之中,已经在法宝之中锻造出玄妙,而铭纹有很大的几率会和其中的玄妙产生冲突,如若没有把握好,就在法宝上勾画铭纹,有很大的可能会造成法宝彻底报废。”

    “我们两个的铭纹造诣有限,所以在获得天冰剑之后,不敢随意在上面勾画铭纹,生怕毁了这件上品灵宝。”

    当然潘墨说的话也并不是绝对的,那些拥有深厚造诣的铭纹师,在法宝上勾画出铭纹的几率肯定很高。

    沈风之前只是在玉石上勾画铭纹,还没有试着在真正的法宝上勾画过铭纹呢,他不清楚自己能不能一次成功!

    他血红色戒指内,那把陷入圆石中的古怪石剑,依旧无法彻底抽出来。

    眼下获得这把天冰剑,倒是正好可以当做武器。

    在沈风想要更加仔细感应这把天冰剑的时候,程德年走进了院落之中,看到沈风手里的上品灵宝之后,他笑道:“沈小友,还真是巧啊!我要送你的法宝,正好和你手里的宝剑配套!”

    “如今你有了攻击的法宝,正好缺少一样防御类的宝物。”

    “这件玄龙甲乃是下品玄宝,以你现在的修为,虽说激发不了几次,但在关键时刻,绝对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只见程德年拿出了一件黑色马甲。

    这件马甲上除了有一片片类似龙鳞的东西以外,竟然还被勾画了一个二阶铭纹。

    玄龙甲是程德年无意间获得的,其上的二阶铭纹也他所勾画,昨天之所以没有立马送出手,他是想要看看能不能将这个二阶铭纹更加完善一些。

    “沈小友,你们仙界传说中的龙,只是我们天域龙族极致削弱后的一种版本。”

    “当初天域之主和三重天强者创造万千位面的时候,乃是根据天域的一些构造来创建的。”

    “所以说,天域内的龙才是真正的龙,而仙界的龙,在天域的龙面前,顶多算是一条小虫子。”

    “这件玄龙甲上的鳞片,虽说不是真龙身上的,但这是从一头拥有龙族血脉的妖兽身上获得的。”

    “穿上这件玄龙甲参加决斗,你能够多一些自保能力。”

    “至于其上的二阶铭纹,乃是我之前勾画的,粗制滥造了一些,还请沈小友不要见怪。”

    程德年说话之间,脸上洋溢着化不开的笑容。

    在一重天,能够在玄宝上勾画铭纹的人,十根手指都能数的过来,越是高等的宝物,越难在其上勾画铭纹,难怪程德年会有几分得意。

    一旁的齐文山和潘墨,一脸羡慕的看着玄龙甲上的铭纹,他们非常羡慕程德年的铭纹造诣。

    在沈风想要感谢之时。

    一道极为嘲弄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真是浪费了一件下品玄宝!”

    “这老头很有自知之明啊!这样的二阶铭纹,确实够粗制滥造的,真亏他有脸拿出来。”

    “本王真是看不下去了,这件玄龙甲上的二阶铭纹,你必须要在本王的指点下,细致的改造一次。”

    小黑的声音中充满了嫌弃。

    如若被陷入自满中的程德年听到这番话,恐怕这老头非得要郁闷的吐血。

    沈风用神魂之力和小黑沟通,道:“在法宝上勾画铭纹真的很难吗?”

    小黑回答道:“对于本王来说轻而易举,你小子也是时候要试一试,在真正的法宝上勾画铭纹了。”

    沈风暗自答应了一声之后,他看向齐文山和潘墨,正在和程德年交流心得。

    毕竟没有规定,铭纹师必须一定要会在真正的法宝上勾画铭纹,之前齐文山等人请教的疑难,也都不是关于这一方面的。

    看到程德年和他两个徒弟聊的热切,沈风真不忍心去打击这老头儿,他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去破坏程德年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