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七章 被打击的差点吐血
    “小子,能否让我感应一下,你所开辟出来的心之空间?”

    葛万恒见沈风从地上站起身之后,他实在是忍不住问道。

    沈风感应着自己心脏内开辟出的心之空间,以及被收入其中的白色天火药鼎,他点头同意了。

    再怎么说也是葛万恒让他能这么快开辟心之空间的,做人不能忘恩负义,而且葛万恒应该没有什么恶意。

    在看到沈风同意之后,葛万恒伸出右手,其食指点在了沈风心脏的位置,感知力快速的渗透进去。

    大约三秒之后。

    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精彩,沈风所开辟的心之空间内,有着一条条不同的纹路,完全和白色天火药鼎上的纹路相同。

    这个心之空间不管是高低,还是宽度,甚至每一个最小的细节,都和白色的天火药鼎契合。

    要知道一般开辟一个心之空间,只会大致的开辟出存放天火药鼎的高度和宽度等等,不会连天火药鼎的每一个细节都考虑进去。

    而且初次开辟心之空间,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如若要在意每一个细节,最终有极大的可能会造成开辟失败。

    当然如若在此等情况下能开辟成功,那么开辟出来的心之空间也可以称之为完美无瑕。

    这便是葛万恒再次控制不住情绪的原因。

    沈风不仅凝聚出了完美无瑕的天火药鼎,现在又开辟出了完美无瑕的心之空间,这真的是要成为天域炼心一途中的第一人啊!

    缓了数分钟之后。

    葛万恒才从嘴巴里吐出一口气,道:“小子,你开辟了完美无瑕的心之空间,如若你现在的情况传开,绝对能够沸腾整个天域炼心界!”

    “不过,做人还是低调一些的好,我当时就是不懂内敛光芒,最后落得如此废人的下场,你一定要引以为戒。”

    “在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前,你身上的很多秘密都不能被别人知道,否则可能你还没有成长起来,就会被人给直接抹杀。”

    沈风知道这不是葛万恒在危言耸听,他道:“前辈,你的教诲,我会记在心里。”

    葛万恒摆了摆手,道:“好了,先不说这些,既然你开辟了心之空间,那么可以试着炼制灵液了。”

    “这是一种一品灵液的药方,你先看一遍之后,马上开始炼制一下给我看看。”

    沈风接过了葛万恒递过来的药方之后,仔细的看了一遍,得知这种灵液名为玄元液,乃是一种补充玄气的灵液,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对初玄境和灵玄境的修士最为管用。

    好一会之后。

    见沈风看得差不多了,葛万恒拿出了炼制玄元液的五种玄草,道:“小子,控制心脏内的空间之力,将这五种玄草收入心之空间的药鼎之内。”

    “你要记住,药鼎是由天火所凝聚而成,当炼制的物品被收入药鼎内的那一刻,就立马要进入炼制状态,否则会影响到各种灵草,或者天材地宝的药性。”

    “关于炼制玄元液的方法,在药方上有详细的记载,你刚刚应该都看到了,现在是时候立马试一试炼制玄元液!”

    虽说炼心师要比炼药师高档上很多,但这两个职业也算是殊途同归。

    毕竟仙界等万千位面是天域之主和三重天的强者,根据天域的法则所创造出来的。

    可以说炼药师算是炼心师的一种极致削弱版本。

    曾经沈风在仙界的时候,抵达了炼药师的巅峰,他的一些基础还是在的。

    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之后,他分别拿起一株株的玄草,让心之空间内的力量透出,被拿在手里的玄草,很快消失在了掌心,来到了心之空间内的天火药鼎里。

    当然。

    在第一株玄草进入天火药鼎的瞬间,沈风体内的玄气便往心之空间内集中,不停的注入到天火药鼎之内。

    而且注入的玄气必须要有一种规律,整个天火药鼎在心之空间内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不过,这是沈风第一次炼制,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好一会之后。

    他脸上浮现了无奈之色。

    一旁的葛万恒看到之后,道:“小子,不必灰心,第一次炼制灵液,难免会失败的,继续努力就好。”

    沈风摇头道:“前辈,我没有失败,只是炼制的过程之中,出了一些差错,促使炼制出来的玄元液严重减少。”

    听到沈风第一次就炼制成功,葛万恒脸上一喜,拿出了一个小瓷瓶,道:“将你炼制的玄元液装入其中。”

    沈风接过瓷瓶之后,左手食指放在瓶口,很快,一滴又一滴的绿色液体,从他的指尖内溢出,不停的滴落在瓷瓶内。

    从这种绿色液体中散发出一种让人舒服的气息。

    眼看着一个瓷瓶快要装满了,沈风道:“瓷瓶不够!”

    葛万恒脸色一变,随即拿出了第二个瓷瓶,一般来说,第一次炼制一品灵液,能够炼制成功已经非常不错。

    而且哪怕是品级高的炼心师,一次炼制出五小瓶左右的玄元液,这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数字了。

    可当第二个瓷瓶快要装满,沈风继续讨要瓷瓶的时候,葛万恒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

    随着时间推移。

    当第五个瓷瓶装满,葛万恒拿出第六个瓷瓶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彻底麻木了。

    这才是沈风第一次炼制一品灵液啊!他记得自己第一次炼制一品灵液的时候,只有形成三瓶灵液,可纵使如此,当初已经足够轰动了,他记得那时候自己的师父,足足好几天没有能平息情绪。

    那时候,他被誉为炼心一途中,十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第六个瓷瓶装满。

    在第七个瓷瓶也装满的时候,沈风终于是收回了手指,道:“前辈,我只能炼制出这么多的玄元液,我想下次注意一些,我能炼制出更多的一品玄元液。”

    葛万恒一脸便秘的表情,他被打击的差点吐血,如若说他在炼心一途上,乃是十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那么沈风得要是多么无敌的天才啊!

    和沈风这小子待在一起,虽说能见证一次次的奇迹,但总被这么无情的打击,他气的牙疼!

    不过,葛万恒心中更多是欣慰,以及对未来的一种期待,他想要看着沈风一路在天域内成长起来。

    或许眼前这个小子能够开创出一个不同的时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