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眼瞎的人太多
    原本看在俞青梅是苏水月师父的份上。

    沈风倒是愿意把姿态放低一些,可谁知俞青梅一见面便以气势压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和苏水月无关,这丫头一直天真的以为自己的师父会出手相助。

    况且,从始至终,沈风都没有想要让俞青梅帮忙的意思,他是无法拒绝苏水月才来这里走一趟的,竟然又遇到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人。

    沈风脸上的神色冷了下来,感受着压迫而来的层层气势,他清楚俞青梅的修为绝对抵达了地玄境,脚下的步子没有退后,身体内玄气运转,他四周的空气一阵阵扭曲了起来。

    感觉到沈风身上的气息之后,俞青梅脸上没有任何惊讶之色,仿佛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她喝道:“觉醒了废魂印的人,能够突破到灵玄境一层,说明你的气运十分不错。”

    “只可惜,废魂印终究只会成为你的累赘,你接下来哪怕再遇到其他机缘,也不可能跨入地玄境的层次,穷其一生只能在灵玄境内徘徊。”

    说话之间。

    俞青梅身上扩散出来的气势变得更加浑厚,不停的向沈风压迫而去:“我刚刚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

    “水月拥有着无限可能的未来,你这个注定很快要死的人,别在临死前拖累她。”

    “而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你不要对水月提起,否则我不清楚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放在桌面上的右手,浮现了一层红色的玄气。

    “咔!咔!咔!咔!咔!——”

    紧接着,以她手掌位置为中心,桌面如同蜘蛛网一般碎裂了开来。

    最终“嘭”的一声。

    整张桌子化为了一堆木屑。

    整个过程之中,俞青梅始终淡漠的盯着沈风,完全没有把这个仙界小子放在眼里。

    对此,沈风耸了耸肩膀,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道:“威胁吗?你是在威胁我吗?”

    “我要不要远离水月,恐怕不是你说了算!”

    “云霄神宗的五长老果然是够威风啊!在这里单独威胁一名外门弟子,你就这点能耐吗?”

    “看来你根本不配成为水月的师父!”

    闻言,俞青梅身上的气势变得更加汹涌,如疯狂暴雨一般朝着沈风袭来。

    感受到极致的压迫力后,沈风眉头紧紧一皱,脸色微微有几分苍白,可他双脚如同黏在了地上,根本没有移动半步。

    俞青梅眼眸里杀意滋生,道:“我要取你性命,和碾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

    她身体内的杀气在不停暴涨着,身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布满了戏虐之色。

    沈风却还是面不改色,道:“你尽管可以动手!”

    “如若我死在这里,或者是少了一根头发,我想葛前辈不会放过你。”

    “况且如今距离我和常鸿岳的决斗越来越近,你在这个时候将我打伤,甚至是取走我的性命,别人会怎么看待此事?”

    “所以,你敢杀我吗?你敢对我动手吗?别说一些自己根本做不到的事情,你在吓唬谁呢?”

    他目光直视俞青梅,脸上是桀骜不驯之色。

    此番话传入俞青梅耳朵里,她身体内的怒气直线飙升,手掌骤然间握成拳头,拼命的压制着怒火,差点喷出一口鲜血来。

    这种时候,她确实不敢对沈风动手,而且葛万恒的身份特殊,如若她真的不顾一切打伤沈风,甚至取走其性命,她自己也会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沈风没兴趣和俞青梅多费口舌,转身朝着门外走去,看来他和常鸿岳的决斗,看好他的人真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不过,这样挺有意思,他很期待自己将常鸿岳踩在脚下之后,这些人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俞青梅想要阻拦住沈风,可她没有了阻拦的理由,原本她认为以自己五长老的身份,应该可以将这小子压住,最起码能够让这小子远离苏水月。

    很显然,眼下事情超出了她的预料。

    在门外等候的苏水月,看到沈风走出来之后,她急忙上前问道:“怎么样了?我师父是不是有办法取消这场决斗?”

    不等沈风开口。

    一名中年男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走进了院子。

    沈风看到这两人之后,眼眸一凝,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

    来人赫然是任北辰和任骏晖这对父子。

    坐在轮椅上的任骏晖,眸子里弥漫出狠毒之色,目光紧紧的定格在了沈风身上。

    从最开始的青州宴,到城主府的人带着程德年去铭纹阁分部。

    虽说任骏晖并不知道沈风乃是铭纹阁分部的阁主,但他清楚所有的事情全部是因为沈风,无论是他亲弟弟的死,还是他如今落得这般下场,都是拜沈风所赐,他心中的怒意如何能够不奔腾。

    任北辰毕竟是一城之主,他身体内的杀意隐藏的非常好,只是目光冰冷的看了眼沈风。

    “俞长老。”任北辰见俞青梅从大厅内走出来之后,神色平静的打了一声招呼。

    俞青梅也恢复了正常,对任北辰点了点头,道:“任城主!”

    站在一旁的苏水月,脸色随即微微一变,她听说了关于青州宴的事情,沈风好像和城主府的人结下了仇。

    虽说她没有见过青州城的城主,但她知道那位城主就是姓任!

    眼下任北辰来这里找自己的师父干什么?苏水月靠近了沈风两步,无论如何,她都是站在沈风这一边的。

    俞青梅早就从任北辰口中得知,沈风如今拥有灵玄境一层的修为,所以她刚刚没有任何惊讶。

    任北辰这一次势必要将所有怒火释放在沈风身上,自然是将沈风的底细彻底调查清楚了。

    知道了沈风曾经是玄剑谷的杂事房管事,和云霄神宗五长老的弟子苏水月好像关系不错。

    任北辰自然不希望有意外发生,所以他前两天便来拜访过俞青梅了。

    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

    在俞青梅看来,一个仙界的废物小子,根本是死不足惜,完全没资格和自己的徒儿走在一起。

    沈风摇了摇头,盯着俞青梅,道:“你真的没资格做水月的师父。”

    他在想葛万恒肯定能够给苏水月安排一个好去处,眼下不必再多说任何的废话了。

    “水月,跟我走!”

    沈风牵起了苏水月温暖白皙的手掌。

    “嗯!”苏水月低头应了一声,脸颊一阵的泛红,她无条件的相信沈风,完全将俞青梅这个师父给忘了。

    见沈风无视在场所有人,拉着苏水月的手想要离开这里。

    坐在轮椅上的任骏晖,忍不住咆哮道:“小杂种,你即将面临必死之局!你在这里得意什么?”

    沈风没有理会任骏晖,嘴角浮现一抹不屑的笑容,真的是必死之局吗?

    天底下眼瞎的人太多了!

    这些人为什么这么肯定他必死呢!

    真是一群瞎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