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秀存在感
    眼看着沈风快要走到院子外。

    俞青梅脸色难看的开口道:“水月,你真是让为师失望!”

    “这小子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你跟着他能有未来吗?况且他只是一名外门弟子。”

    既然沈风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那么她没必要遮掩自己的态度了。

    沈风猜到了俞青梅和城主府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他才连最后一点面子也没有给俞青梅。

    被沈风牵着手的苏水月,脚下的步子一顿,看向了满脸怒容的俞青梅,她并不是一个愚蠢的女人。

    城主府的人出现在这里,刚刚沈风又如此说话,她知道恐怕自己的师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帮忙。

    不但如此,她的师父还和城主府的人勾结在了一起,她心中一片冰冷,没想到自己这个师父会是这种人。

    “水月,我母亲说的不错,你跟着这小子离开,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正当这时,一名长相普通的青年,从院子内的其中一个房间走了出来,他是俞青梅的儿子俞贤文,修为在灵玄境三层,如今也是云霄神宗的内门弟子。

    据说,俞贤文的父亲当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亲手被俞青梅给杀了,所以俞贤文一直是跟着俞青梅姓俞。

    俞贤文平时也住在这处院子的一个房间内,刚才他在房间里修炼,听到了沈风的口出狂言。

    他清楚自己的母亲非常看好苏水月,如若将来苏水月能够成长起来,绝对能够跨入地玄境之上,成为真正的强者。

    所以,他的母亲有意要撮合他和苏水月。

    苏水月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最重要这种成熟的风韵,真是男人吞咽口水啊!

    在他心里,已经把苏水月看作是自己未来的女人了。

    见自己的女人被沈风牵着手,俞贤文自然不会有任何好脸色,他又喝道:“小子,松开水月的手,你只是区区仙界来的废物,你根本没有摆端正自己的态度,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沈风心里面十分恼火,这个世界上脑子有问题的人真多啊!

    他松开了苏水月的手掌,朝着俞贤文跨出了一步。

    见此,俞贤文一脸嘲弄,以为沈风听从了自己的命令。

    只是下一秒钟,沈风身上玄气爆发,喝道:“我要和你生死决斗,现在就可以开始。”

    “你敢接受这场生死决斗的邀请吗?”

    灵玄境一层的气势在他身上滚动,他眸子里凌厉的光芒如刀子一般锋利。

    俞贤文脸上的表情僵了僵,之前青州宴上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据说沈风以初玄境八层的修为,战胜了灵玄境二层的修士。

    虽说那名灵玄境二层的修士,只是任骏晖的奴仆,会的战技和底牌肯定没有他多,但那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灵玄境二层修士啊!

    沈风如今的修为跨入了灵玄境一层,而他俞贤文也才灵玄境三层罢了。

    跨入灵玄境之后,沈风的战力绝对是大涨,他现在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可以说他知道自己的胜算很低。

    他称呼沈风为废物,那是因为沈风来自于仙界,觉醒的又是废魂印,根本没有想过自己和沈风之间的差距。

    如今被如此点破。

    俞贤文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沈风一脸预料到的表情,平淡道:“口口声声把我称之为废物,怎么现在怂了?”

    “连你口中这个废物提出的挑战都不敢接受?那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还内门弟子呢!刚刚的气焰去哪里了?别在我面前秀存在感!你只是一个连废物都不如的人罢了。”

    一句句话传入俞贤文耳朵里,他怒的额头上青筋暴起,在他想要冲动答应的时候。

    俞青梅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股温和的玄气注入,以此来平息他的情绪。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逞口舌之利,很有意思吗?”俞青梅声音阴沉了下来。

    沈风丝毫不惧,道:“好啊!那别说太多废话,让你儿子来和我进行一场生死决斗,如此绕弯子,你真有意思!”

    俞青梅手背上青筋暴起,她真的要怒气攻心了。

    沈风重新拉起了苏水月的手,道:“走吧!这里有太多虚伪之人!”

    在他们刚刚跨出两步,俞青梅再度喝道:“慢着!你走可以,水月是我的徒弟,她必须要留下。”

    “如若她要和我脱离师徒关系,那么这一身修为得要留下!”

    苏水月看着脸色阴狠的俞青梅,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师父这种模样,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

    沈风将苏水月挡在身后,道:“今天,我必须要带她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

    俞青梅冷然道:“你可以尽管试试!”

    “强行要带走我的徒弟,有了这个理由,我想我现在能对你动手了。”

    说话之间,她体内的玄气如飓风一般冲出,在她要跨出步子的时候。

    天地之间,忽然拍下来了一层劲气,“轰”的一声,直接将气势非凡的俞青梅给拍在了地面上。

    她如同一只被拍死的苍蝇一般,身体和地面紧紧贴合着,四周的石砖出现了密集的裂纹。

    不过,俞青梅虽说模样狼狈无比,但她并没有受太过严重的伤势。

    “在云霄神宗之内,谁规定徒弟和师父脱离关系,徒弟必要留下一身修为的?”

    “况且你这个徒弟才收没多久,你只是耗费了一些资源,你教给她什么本事了?”

    空气中回荡着一道肃穆的声音,沈风听得出是葛万恒。

    在后山的葛万恒,应该分出了一部分神魂之力,在留意云霄神宗这里的动静。

    葛万恒身上有荒古铭纹限制,相隔这么多距离将俞青梅拍在地上,肯定耗费了他不少功力,沈风心里面一阵感动。

    坐在轮椅上的任骏晖,喝道:“葛前辈,今天的事情可以到此为止。”

    “不过,这小子和常长老的决斗,如若他败在常长老手里,那么你会插手此事吗?”

    没多久之后。

    空气中再度响起葛万恒的声音,道:“只要决斗中公平,我绝对不会参与到此事之中。”

    闻言。

    任骏晖和任北辰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同时,俞青梅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冰冷道:“你们可以离开了。”

    这两天任北辰和任骏晖一直在云霄神宗,他们想要再次得到葛万恒的肯定,让他当众说出不会插手这场决斗。

    毕竟葛万恒的身份十分神秘。

    原本今天是任北辰他们负责引出葛万恒来亲口承诺。

    不过,事情最后演变到了,俞青梅将葛万恒给引了出来。

    原先俞青梅根本没想到苏水月,竟然会和她脱离师徒关系!所以,她才答应了帮任北辰他们这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