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两百九十章 性命垂危
    那名二流势力的宗主和楚海祥聊了很久。

    在离开包间之前,他还再三邀请楚海祥,等有空了去他的宗门内做客。

    待到那名宗主离开之后,包间里再度安静了下来。

    当初沈风从萧宁雨那里,知道了不少关于慕轻雪的事情。

    这次天骄宴的主角换为慕轻雪同父异母的姐姐慕菱语,要说这其中没有古怪的话,沈风是绝对不相信的。

    “师尊,您先别多想,我去探查一下慕轻雪的下落,不知如今我们云家的人有没有来到风剑城了?”

    “不过,哪怕云家的其他人没有到,我也算是云家内的嫡系,和慕家的内的某些人有过接触,或许我可以打探到一些蛛丝马迹。”

    云景腾看着紧皱眉头的沈风说道。

    师父的的事情,便是他的事情,他自然要竭尽全力的去想办法。

    沈风点了点头之后,让云景腾先去打探消息,他和楚海祥留在包间内等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楚海祥知道沈风没心情,他也没有开口说话。

    待到夜幕逐渐降下的时候。

    云景腾才匆匆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没有缓一缓急促的气息,说道:“师尊,慕轻雪在慕家以前的老庄园内,如今的慕家所在地,是在近数百年内重新建造的。”

    “至于她为什么会在慕家的老庄园内,我也没有能具体打探到,那些人让我不要插手这件事情,看来其中真的隐藏了怪异。”

    闻言,沈风从椅子上站起身,问道:“慕家以前的老庄园在哪里?”

    云景腾回答道:“也是在风剑城内。”

    “不过,如今那片区域已经荒废了,周围几乎是荒无人烟。”

    沈风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你给我带路,现在立马去一趟慕家的老庄园。”

    云景腾不敢劝阻,随即在前面带路,而沈风和楚海祥则是跟在身后。

    夜晚的风剑城灯火通明,尤其是天骄宴马上要举办,这座修士城池的热闹程度,越来越高涨。

    慕家以前的老庄园,在风剑城西面的地方。

    沈风他们在夜色之中一路快速前行,越往西面行走,灯火在越来越少,他们逐渐远离了这座城的中心。

    在很久之前。

    风剑城的西面也非常热闹的,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有一天晚上,从地底之下不停地溢出鲜血来,哪怕天玄境的强者也找不出原因。

    而且这种血液有非常剧烈的腐蚀性,从那之后,西面的人全部往其他地方迁移,哪怕是慕家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不过,从地底下溢出的鲜血,只持续了六天左右的时间。

    但,很多人觉得这里极为的诡异,久而久之,这片区域彻底的荒凉了起来。

    在一路往西面行走的时候,沈风从云景腾口中了解到,很多关于风剑城西面这片区域的事情。

    又过了好一会之后。

    他们看到在前方数百米外,有一处残破的庄园,周围长满了密集的杂草。

    整个庄园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

    沈风他们来到庄园前之后,看到两扇厚重的木门,也开始腐朽了。

    轻轻一推,门自主打开。

    一道木门发出的“吱咯”声,回荡在夜色之中,空气里有一种发霉的味道。

    走进宽敞的前院之中。

    在右侧的角落里,有一对散发着幽光的瞳孔,很快,一阵劲风朝他们袭来,其中夹杂着凶残之意。

    楚海祥右手臂迅猛探出,澎湃的气势顿时爆发,从他掌心内弥漫出的玄气,击散了冲击而来的劲风。

    只见一只浑身皮毛呈现绿色的猫,被楚海祥的玄气限制在了半空之中,距离沈风等人只有三米的距离。

    这乃是一只灵玄境一层的妖兽,被楚海祥限制住之后,在半空之中连挣扎也做不到。

    “嘭”

    楚海祥手臂随意一甩。

    这只类似于猫的妖兽,身体撞击在了墙壁上,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不敢再对沈风等人发动第二次攻击。

    正当此时。

    一抹身影从庄园内的大厅里掠了出来。

    此人身穿一袭墨绿色的长衫,衣衫上绣着慕家的标记,他双眸中警惕的目光,定格在了楚海祥和沈风他们身上。

    这名中年男人身上的气息,有一种锋利之感,他的修为在地玄境九层。

    “深夜造访,不知所为何事?”这名中年男人没有因为楚海祥是天玄境修为,而有任何的畏惧之色,有一种一言不合,立马会动手的姿态。

    楚海祥神色平静道:“我乃云霄神宗的宗主,听说慕轻雪在这里,我前来看一看。”

    随后,他看了眼沈风,继续说道:“我身边这位小兄弟,和慕轻雪是比较好的朋友。”

    这名中年男人神色闪动,目光集中在沈风身上,疑问道:“你叫沈风?”

    见沈风点头没有否认,这名中年男人转过身,朝着庄园的深处走去,同时他声音也传来了:“我带你们去见轻雪。”

    沈风等人随即跟了上去。

    一路在残破的庄园内行走,来到深处的某个院子之后。

    这里打扫的非常干净,和庄园内的其他地方有些格格不入。

    那名中年男人推开了院子内房间的门,沈风他们紧随其后。

    房间内点着灯。

    微风从外面吹进来之后,火光不停的颤动着,使得房间内忽明忽暗。

    待到那名中年男人关上门之后,这里的光亮才恢复了平稳。

    沈风的目光第一时间,其中在了房间内的一处地方。

    只见在那里,慕轻雪闭着双眼躺着一动不动,她脸上的神色苍白无比,呼吸非常的虚弱,仿佛随时都会断去一般。

    慕轻雪应该是陷入了昏厥之中,要不然推门进来的动静,早就将她从睡眠中吵醒了。

    哪怕是陷入昏厥,慕轻雪的柳眉也紧紧皱着,脸上布满了痛苦和绝望的神色,口中自语的说着梦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沈风走近了数步,来到慕轻雪的身旁,神魂之力从体内释放,片刻之后,他可以确定如今慕轻雪性命垂危,如若不想办法救治,恐怕一个月内必死无疑。

    他心中隐隐的有怒火在滋生,慕轻雪对他真的非常不错,哪怕是被带回慕家之前,还在为他考虑。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沈风将目光看向那名中年男人,问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不是觉醒了紫凤神体吗?”